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她大舅她二舅,都是她舅,她三舅四舅就无所谓啦
    中午封寒做东请大家吃了顿饭,而且非常上档次,现在结交光华大学的老师,说不定有朝一日就能成为光华的学生,人脉需要尽早建立。

    回到房间,正好做完检查的六只小奶猫也被送了回来。

    下午鹿幼溪早早就被徐沫叫走,说是要试装,因为香囊是唐朝时期发现的,所以特意为她这个大牌模特准备了一身漂亮的唐装,还要做头发,由她装扮成唐朝美人携带香囊登场。

    闲来无事的封寒就和曾乐心去下面的赌场转了转,虽然两人都不好这口,但封寒还是很想长长见识的,这对他将来的写作有好处,曾乐心是被他强拉过去的。

    进门处,可以兑换筹码,封寒知道来赌场,十赌九输,赢的那个,如果赢得太狠,可能还会上赌场黑名单,所以赌场这玩意太特么暴利了,只能你输给我,不能我输给你。

    所以封寒就没想过能赢钱,既然要输钱,那就只兑换100美刀好了。

    这么抠的游客服务人员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可封寒竟然要100个最小面额的1美刀筹码,一个大筹码都不要,这还是让服务人员很寒心的,之后封寒又分了一半给曾乐心,“城主姐姐,咱们看谁先输光,怎么样。”

    带上曾乐心玩,也是为了用豪赌的记忆覆盖掉昨晚有些暧昧的记忆,让有些尴尬的两人恢复到原来的相处气氛。

    然而曾乐心却不爽道,“你能不能有点志气,为什么要输光,就不能赢吗!”

    “好好好,看谁最后赢得多,哇,那有老虎机!”封寒拽着曾乐心过去玩。

    封寒是想着把所有的类型都玩一遍的,所以只投了一个筹码,啥都没中,就弃了。

    曾乐心也投了一下,按下,之后哗啦啦,吐出了10个一美刀筹码。

    封寒:有黑幕!

    “哈,这个好玩!”曾乐心乐此不疲地准备继续投筹码。

    “那咱俩分头行动吧,最后在门口集合。”

    玩的正尽兴的曾乐心挥挥手,“你去吧,别管我!”

    封寒开始在赌场徘徊,现在还没到晚上,不是赌场最热闹的时候,但也已经有不少人了。

    他注意到,赌场是没有窗户,也没有钟表的,封寒看着一些黑眼圈的游客,心想这些家伙该不会是赌的忘了白天黑夜吧!

    确实,这都是赌场在设计时候搞得小心机,除此之外,这里会提供免费的酒。

    酒水其实没几个钱,廉价葡萄酒而已,但是喝了酒精饮品,脑子就会不清楚,就会冲动,被赌场赢钱赢到最后一条裤衩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还有地上的地毯也是非常花枝招展五颜六色的,按照心理学的说法,这些图案不仅能够起到刺激消费的作用,还能将玩家的心态长时间保持在一个兴奋状态。

    另外兑换筹码的地方只有一个,而且很不好找,这就增加了离场的难度。

    走到21点的区域,封寒想起凯文·史派西的一部电影,叫做《决胜21点》,讲的是几位麻省理工大学的数学天才通过算法从赌场赢钱的故事,项目就是21点。

    他先小试了一把牛刀,然后输掉了10美刀。

    心痛啊!

    然后又去图书馆看了一遍这部电影,可惜看完之后,好像还是无法把胜率升上去。

    想到自己已经在一个项目上输了这么多,封寒突然警惕起来,妈的,刚开始怎么想的,怎么稀里糊涂就玩了这么多把!

    看看表,他已经在这个项目上耗了一个多小时,而且毫无察觉,赌博果然太可怕了!

    封寒果断走掉,把所有项目看了一遍,快速玩了一遍,然后空空如也地回到起点,曾乐心还在那里,不过看到她,封寒愣住了!

    只见曾乐心身边堆满了筹码,而且不仅有一美刀的,甚至还有不少10美刀的,100美刀的大额筹码也看到了几个。

    “城主姐姐,你该不会是传说中的赌神吧!你怎么赢了这么多!”

    曾乐心回头道,“我输光了啊~”

    “那这些是?”

    “哦,是我舅舅送我的,这些是他赢的其中一部分,你也拿点吧,”曾乐心回道,“刚才更多,已经见少了。”

    果然没有奇迹出现,他问,“你舅呢?”

    “上楼了,说是要参加拍卖会,”玩得正进行的曾乐心也突然醒悟过来,“哎呀,我们也要参加拍卖会,快走!”

    最后结算的时候,两人带走了2018美刀的钱,工作人员那叫一个不爽,她记得两人就兑了100美刀。

    不过钱不算太多,还不至于出动保安,如果100美刀进来,几十万美刀出去,那说什么也要调查一番的,总之,赢点零花钱可以,想赢大钱,甭想!

    出了赌场,两人才知道天已经黑了,升至十五楼,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徐沫早就搞定了两人的入场身份。

    曾乐心拉着封寒找到了她二舅舅宋拓天,刚刚的筹码就是他赠送的。

    曾乐心的母亲是宋阁老的第一个孩子,下面才是四个舅舅,这四个舅舅中老三宋磊天比曾乐心略大,老四宋肇天比曾乐心还小一岁,他们平时相处更像是兄弟姐妹,只有大舅宋宁天和二舅宋拓天还稍微有些长辈尊严。

    “舅舅,你想买什么啊?”曾乐心问正在翻看宣传册的宋拓天。

    “当然是马踏飞燕了!”宋拓天坚定道,他们的父亲宋阁老就是文雅之士,买来自然是讨老爷子喜欢的。

    封寒吸了一口气,程思归是代表国家想要买回国宝的,这老舅自然是自己买,这种东西搞不好要上亿的,他有那么雄厚的资本吗?

    曾乐心“哦”了一声,似乎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然后跟他介绍,“舅,这是我朋友,封寒。”

    宋拓天一身巨贾气派,不过待人倒是和善,笑着跟封寒招招手,“小朋友好。”

    “宋叔叔好。”

    宋拓天没有详细问封寒的来龙去脉,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封寒正相反,他帮鹿幼溪占好座,问曾乐心,“怎么没见程老师啊?”

    “估计是参与鉴定了吧。”想到他,曾乐心忍不住提醒宋拓天,“舅,我看你还是放弃马踏飞燕吧,国博也志在必得,我们没必要自己人哄抬物价啊。”

    宋拓天笑笑,“国博的经费有限,这种场合,他们没戏的,最后还得看我的,你不信,那好,等国博出不起价儿了我再参与竞价,如果他们能拿下,我就不掺合了,可以吧~”

    说着宋拓天把自己的竞标牌交到曾乐心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