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看《国家宝藏》,涨知识还能装波衣
    徐沫虽然不是追星族,不过她觉得像鹿幼溪这种在国际上都有一定知名度的女明星如果能出现在今晚的拍卖会,甚至为某件拍品充当介绍人或者模特,肯定会格外地刺激竞拍者的积极性。

    于是她跟封寒换了位置,坐到了鹿幼溪身边,不过她没忘请教,“鹿小姐,你和封寒的关系是?”显然她并不知道如今大夏传的沸沸扬扬的鹿寒结婚事件。

    鹿幼溪甜甜一笑,把羞涩和甜蜜拿捏得恰到好处,“夫妻。”

    “呀!”徐沫大吃了一惊,在米国大部分州女孩子法定结婚年龄都是18岁,而且普遍结婚晚,看鹿幼溪的年纪也就是一个高中生而已,竟然都已经结婚了!

    封寒夹在曾乐心和程思归之间,插嘴道,“昨天刚结的,前段时间不小心被人发现了,于是一发狠,干脆把手续办了,省的以后在学校里难做。”

    见妻子一脸不解,惜字如金的程思归给她解释,“在大夏,上高中一般是不可以谈恋爱的,必须把学业放在首位,严格的学校甚至会以此为借口开除学生,除非你们是受法律保护的夫妻,校规大不过国法。”

    徐沫大开眼界,“还能这么玩!”

    惊叹过后,徐沫俏俏跟鹿幼溪说起了悄悄话,先把关系搞好,然后她才会提出自己的请求。

    而那边,封寒也跟程思归聊了起来,得知是光华大学的教授,封寒自然要问问,“程老师,如果想考你们光华大学,除了高考的高分数,还有什么捷径吗?”

    前世上的是普通一本,今生他也想过过名校瘾,就像矮大紧,虽然是肄业了,说起来也是咱清华如何如何,更别提一个叫史炎的言必称交大交大,恨不得在自己脸上刻上魔都交大的校徽。

    而说起大夏的名校,光华大学和国立文定大学是首当其冲的知名学府,封寒在高中同学嘴里听到最多的心怡学校就是这两所。

    程思归对封寒毫不了解,不过能被一个漂亮女明星看中的,自然不会是碌碌之辈,于是问,“你是京城户口吗?”

    封寒乐道,“巧了,虽然我在东扬长大,不过户口却是京城的!”

    程思归摊摊手,“这就是捷径啊,这比什么少数民族和三好学生都好用!”

    封寒:“可我平时测试只能考300多分,也好用吗?”

    “三,三百多分,”程思归抹了把汗,安慰他道,“其实学门技术也不错啊!”

    封寒心道,这是把我往专科推呢。

    曾乐心也在专心听两人的谈话,她也非常希望封寒能上一所好大学,最好就是她的母校,于是隔着封寒问老同学,“他学习成绩确实差点,不过他有特长,不能走特招吗?”

    “什么特长?”程思归问。

    “那可多了!”曾乐心如数家珍道,“首先,他是游泳体育健将,得过全国冠军,打平过全国记录!”

    “嚯,这么厉害!”程思归惊叹道,“那你应该被大夏体育大学特招啊?”

    曾乐心又道,“但是除了体育,他还会写诗写歌,现在大夏最火的两首歌都是他作词作曲的!”

    “那应该找大夏音乐学院接收的。”

    “不只是歌,还有诗呢,那首两情…,…暮暮你听说过吧,就是他写的!”

    “什么,他写的!”正在和鹿幼溪交谈的徐沫突然强势插嘴,“你逗我呢!”

    作为一首传诵经典的名篇,这首诗,尤其是这最后一句传到同样有中华文脉流传的米国,可谓烽火燎原,封寒和鹊桥仙很多人或许可以不知,但不知道这最后一句话的却非常多,尤其是徐沫这种有文化有情调的女人。

    当确定封寒就是那位大夏的神秘天才诗人后,徐沫拍着鹿幼溪的手,感慨道,“妹子,你真是找了个如意郎君啊!这首词就是写给你的吧~”

    鹿幼溪羞道,“他是那么说的,可谁知道是不是别的女孩不喜欢,又拿来骗我的~”

    封寒好想呵呵她一脸,本来这首诗并没有故事女主角,得,现在被鹿幼溪窃取了,而且她很可能随着这首词流芳千古。

    然后曾乐心又极力宣传推荐封寒的《悯农》和《静夜思》两首文字简单,却隽永的小诗。

    程思归是搞历史研究的,对古文化也是涉猎颇广,听了封寒的几首诗作后,他感觉这家伙如果放在诗歌盛行的唐朝,绝对是一代文豪,说不定能和王勃、徐牧羊这些家相争辉。

    程思归急着问,“你还有什么作品吗?我竟然茫然不知大夏诗坛出现了你这么一号人物!”

    然后封寒已经面世的几首诗词,以及自己在萌芽上连载的长篇小说《三重门》都被他云淡风轻地讲了出来,高手气度顿显无疑。

    “哦,对了,我还同时连载了一部科幻惊悚长篇小说,叫《侏罗纪公园》,是因为我和城主姐姐一起发现了一具完整的巨型恐龙化石,由此得到了灵感,发表在《故事斋》,好像就是今天正式发布。”

    程思归听那几首诗词已经被折服了,如今听他还在连载两部长篇小说,简直惊为天人,“我一定要向光华大学中文学院的同事推荐你,说不定某位教授会直接向你发出邀请函,到时候你就可以直接上大学了!”

    这就相当于特招了,没想到真的有这种好事,“程老师,不管成与不成,我都要感谢你!等会儿看完马戏,我做东!”

    然后另一边徐沫也提到了自己的一个不情之请,“今晚我会主持一场拍卖会,幼溪小姐能不能帮忙做一下展示呢,放心,事后绝对有重谢!”

    鹿幼溪很会做人,“虽然我说过要息影两年,这两年都不接工作,不过这算是帮朋友的忙,应该不算食言,那需要我展示的是什么呢~”

    程思归忙掏出一本宣传册,放在第一位的就是徐沫想要鹿幼溪展示的文物,“就是这个袖珍熏球,据说是唐朝后宫妃子们使用的熏香物件,非常精美有趣,到时候你换上古装,再配上这个,肯定美死了!”

    封寒也凑过去看了起来,刚刚看过国家宝藏的他脱口而出,“这哪是熏球啊,这东西叫香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