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漫天王的野心(1)
    《漫天王》韩舞是知道的,十大漫之下,也算是很有名的漫画杂志了,主打男性向漫画,曾经有一段时间,中二爆表的封寒很喜欢《漫天王》上连载的热血漫画,韩舞跟着看过几眼,也就哄哄不成熟的小男生罢了,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苏景溦解释道,“没错,不过我之前在《优漫》杂志工作,你的投稿最先是发到我的邮箱的,我跟之前的同事打听过,你的《流星花园》和优漫好像没有谈妥,所以现在想问问,有没有和其他杂志签约?”

    韩舞躺在床上,“可是流星花园不适合漫天王啊?你们有女读者吗?”

    “我们有男读者,男读者看完可以给他们的女朋友看啊!”苏景溦笑道。

    韩舞挖了挖耳朵,“喜欢看热血漫画的宅男能有女朋友?”

    “额……”太伤人了吧,苏景溦,“其实是这样的,韩舞小姐,我被漫天王的龍总编从优漫挖了过来,龍总编就是看中我在言情漫画上的优势,想让我把漫天王从纯粹的男性向漫画杂志打造成综合性漫画杂志,我也是入职之后才知道的,所以第一时间联系了您,我觉得《流星花园》和此时的漫天王绝对是天雷勾地火的搭!”

    苏景溦所言句句属实,当她得知龍总编让她搭建《漫天王》的女生版块的时候,她也非常意外,然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曾经错过的《流星花园》,如果有这种质量的言情漫,肯定能在惨烈的漫画杂志市场杀出一条血路。

    纵观十大漫,除了《生生漫》是纯粹的女性向言情漫,而且还排名垫底,其他几个都是综合性漫画杂志,可见,在漫画领域,只有男女通杀才能拿到更多的销量,单独的男性或者女性都很难支撑百万以上的销量。

    听完苏景溦的解释,韩舞来了兴趣,“那我也有个要求。”

    “说来听听。”苏景溦道。

    “漫画的其他版权我要独立运营,你们无权干涉!”韩舞早就想好了,交给梅姨和封寒的顶峰文化,她放心。

    “这……”苏景溦有些迟疑,如果对方是漫画大神,那自然没问题,但韩舞只是一个新人啊。

    “不答应就算了,反正漫语、炫漫天地都在联系我,他们的销量更高些~”韩舞也学会威胁人了。

    “等等,我想问个问题,”苏景溦迟疑了一下,“请问剧本创意上的那个封寒,是不是最近很火的鹿幼溪的未婚夫封寒?”

    韩舞承认道,“是那个写了鹊桥仙的封寒。”她不喜欢这种封寒被当做鹿幼溪附庸的说法。

    “还真是他啊,那请问两位的关系是?”苏景溦又问。

    “我是他……姐,”韩舞说了实话,“之前就已经合作过了,比如葫芦兄弟。”

    苏景溦以为是表姐、干姐之类的,兴奋道,“所以说,这个故事的创意很大一部分来自封寒,是吗?”

    “主体框架是他的,细节都是我自己填充的。”韩舞据理力争道,听她这意思,好像显得自己很无能一样,虽然事实上确实有点,没有封寒,自己根本画不出流星花园这么狗血又刺激的故事,那家伙的大脑跟普通人不一样,什么故事都能信手拈来。

    有了封寒这个大红人,苏景溦更加认定《流星花园》大火的潜力,此时的一些让步绝对是值得的。

    “那好,我答应你!”苏景溦拍板道。

    “那到时候我会让我的经纪人跟你谈合同的事。”韩舞道。

    “你还有经纪人啊?”

    “啊。”就是梅姨喽。

    之后韩舞联系了经纪人梅凤巢,把自己的事讲了一下。

    最近家里好事不断,梅凤巢心情很开怀,“厉害了,我的舞!不比小寒那小子差嘛,到时候我肯定是你的铁杆读者,那个,男主角是照着我儿子画的吧?”

    “阿姨,我这里可是有四个男主角的哟。”

    “这么多,你好贪心~”

    “故事是你儿子写得,你找他啊~”韩舞笑道。

    “行了,这件事交给我,肯定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对了,你注意一下银行短信,我给你打过一笔钱。”梅凤巢道。

    “啊?给我钱干嘛,不要不要,我现在已经能自力更生了!”韩舞断然拒绝道,葫芦兄弟的稿费不是一笔小钱,她已然是班里的小富婆了。

    梅凤巢解释道,“这是你应得的,葫芦娃和宝葫芦是你画的吧,现在我们已经授权出去了,虽然授权费不高,但授权商家多啊,积少成多,也不是个小数。”当然,比葫芦娃更受商家欢迎的是韩小苏喵。

    “这怎么能给我呢,故事是封寒写的,葫芦娃的形象也是外婆画的,宝葫芦是小寒指点我画出来的,你把钱给他们就好了,我不要。”

    “放心,又不是只给你一个,你们三个都有份,你爸说的对,女孩子要富养,所以小寒的钱我帮他管着,你的就自己拿着,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没了再管阿姨要!”梅凤巢大方道,跟对儿子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韩舞感动的哗哗的,特别想叫一声妈,要不是封寒不肯给她爸叫爸,她早就改口叫妈了。

    ……

    另一边,封寒鹿幼溪已经在乌县机场的vip候机室等待了,然后看到了早一步到的曾乐心城主。

    大家都是熟人,鹿幼溪笑颜以对,封寒更是热情地凑过去喊道,“城主姐姐,你要去哪儿啊?”

    然后曾乐心随手拿起杂志,挡住了封寒和她的眼神交流,然后鼻孔发出“哼”的一声。

    察言观色是鹿幼溪从小练就的技能,她心思也复杂,此时就在想,为什么曾乐心对她的示好视而不见,是自己做了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了吗?对啊,肯定是自己结婚的突然计划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于是鹿幼溪坐过去解释,“曾城主,对不起,我结婚这件事确实有点突然,作为婺城形象大使,如果给婺城旅游业带来什么损失,我们夫妻会负责的。”

    “一人做事一人当!”封寒大义凛然道,“所以你还是一个人当吧,我又不是什么大使,关我什么事~”

    曾乐心显然是气到了极点,直接高跟鞋踩到了封寒脚上,“就是你的事我跟你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