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水电费!!!(1,求推荐!)
    (上一卷最后9章已修改,感觉接不上的可以重新看一遍)

    回来的时候,封寒被鹿叔叫到了他的车上,同行的还有鹿婶和大熊,而鹿幼溪自然是被叫到了老韩和梅凤巢的车上,有她堂姐鹿皓歌陪着。

    大熊看着封寒露出蜜汁微笑,这笑容里传递出来的内容是:没想到啊没想到,一生好兄弟,最后还成了连襟。

    鹿叔就那么好脸色了,这算是第二次嫁女儿了,心情有些沉重,在车上就开始问他和溪溪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些问题封寒和鹿幼溪早就统一了口径,按照剧本说就是了。

    ~

    “阿姨,其实在封寒住院的时候我们就见过了,”另一边,梅凤巢也问了相同的问题,鹿幼溪一一回答,“其实那会儿我就对他有点一见钟情了,只是他看到我就吓得跑掉了。”

    “啊,为什么啊?”梅凤巢好奇道,这么漂亮的小姑娘。

    ~

    “我能不跑吗,你是不知道当时她那张脸啊,太吓人啊!”现在想想,封寒都全身颤栗。

    鹿为马表示理解,“那会儿溪溪刚回到东扬就出了水痘,没想到你们那会儿就认识了,真是有缘。”

    “对啊,她还跟我开了个玩笑呢,”封寒笑道,“她说自己是大夏最美脸蛋top1,给我一个亲她的机会。”

    “你亲了吗?”高乔阿姨笑着问。

    “我傻啊,我才不亲呢!闭着眼都下不了嘴啊!”

    ~

    “后来他肯定后悔死了吧!”梅凤巢哈哈大笑道,鹿皓歌也跟着笑,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有这段经历,竟然都不告诉我!

    鹿幼溪点点头,“对啊,所以后来他每次见到我就唉声叹气,悔不当初。”

    梅凤巢又问,“那你们的感情是怎么到现在这种程度的?”

    “阿姨,你可能不知道吧,其实我不是封寒的第一任女朋友。”

    ~

    封寒:“其实我在幼溪之前曾短暂地谈过一次异地恋。”

    “啊!”鹿为马惊诧一声,熊迪倒是非常欣赏封寒这种坦白的态度。

    封寒叹息道,“但是异地恋嘛,而且对方比我大一些,所以,幼溪就趁虚而入了。”

    ~

    鹿幼溪,“那时候他们在异地恋嘛,他总是见不到女朋友,而且两人感情基础也不是很深,平时总是看到我这样的漂亮女生,就把持不住了。”至此,两人的说法开始出现了一些出入,不过基于各自立场,倒也不算bug。

    梅凤巢惊讶于儿子的感情经历之丰富,才16岁就已经有两个女朋友了,现在的小朋友都这么厉害嘛!自己以后可得看好了苏苏啊~

    不过她还是握着鹿幼溪的手,“放心,有我在,那小子绝对会好好对你的,等你们结了婚,他肯定会收心的。”

    ~

    “小寒啊,等结了婚,你可得收收心,要好好对溪溪那孩子,她是个苦命的孩子啊。”鹿为马感叹道。

    “叔,我肯定的!”封寒真诚道,更鹿幼溪混久了,他已经摸到了表演的门槛,“对了叔,溪溪的爸爸是怎么没的啊?”鹿幼溪不说,他只好问鹿叔了。

    “哦,车祸。”鹿为马给出了和鹿幼溪相同的说法。

    高乔就不高兴了,“你对溪溪隐瞒,对小寒也不说实话吗。”

    “这里面有什么隐情吗?”封寒好奇问道,“昨晚我问起溪溪父亲的事,她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有心事?”高乔疑惑道,“老鹿,你说那丫头会不会是已经知道了?”

    “不会吧。”鹿为马也心里一突。

    “怎么不会!”高乔道,“那件事当初闹得多大啊,新闻很好找的。”

    封寒大熊对视了一眼,“到底什么事啊?”

    鹿为马叹了一声,“小寒,以后你就是溪溪的丈夫了,如果她真的知道了真相,你要好好引导她,忘记仇恨,要往前看,如果她不知道,你可一定要保密。”

    封寒重重点头,然后听到了当年的事情真相。

    听完之后,封寒唏嘘不已,一个父亲,被烂赌鬼妻子连累,为了保护襁褓中的女儿,遭两个逼债人失手杀死,何其悲壮。

    鹿幼溪本来可以有一个如此深爱自己的父亲,却被母亲带走,而母亲又那么坑,他有点理解鹿幼溪对母亲的态度了,这种人扔在戒毒所都是好的。

    “那两个杀人凶手呢?”封寒问。

    “其中一个不是直接杀人的,自首之后宽大处理,不到三年就放了出来,另一个是主凶,杀人后就潜逃了,后来在一个废矿里发现了他,他在那里藏了两年多,昼伏夜出,不和人接触,也真是个狠人,后来还是被抓住判了18年,”鹿为马一直关注着那个家伙,“不过后来因为表现良好,减了三年。”

    也就是说,他的刑期只剩两年多了。

    “这样啊,”封寒承诺道,“我肯定好好疏导她。”

    “如果她不知道实情更好,这样反而能过的开心一些。”鹿为马最后叮嘱道。

    说话间,他们到了韩家,顺便接上了放学的苏苏,两家人今天一起聚在韩家别墅讨论两个孩子的婚事。

    “什么?不办婚礼!”梅凤巢。

    “什么?也不拍婚纱照!”鹿为马。

    鹿皓歌跟熊迪嘀嘀咕咕道,“我还想当伴娘呢。”

    苏苏自言自语道,“那还给红包吗?”她之前听妈妈说,哥哥举行婚礼,嫂子会给她红包的。

    鹿幼溪毕竟是演员,能说会道,举出几个例子,成功说服了几位家长。

    “一呢,一场婚礼从准备到举行,要花很多时间和心思,而我们现在课业正紧,也不想耽误学习,所以是想着等毕业的时候再正式举办婚礼,搞得隆重一些。”

    “二呢,我的粉丝现在很躁动,如果婚礼大操大办,我怕他们受不了,我毕竟还是一个艺人,需要考虑比较多。”

    封寒也跟着应和,“对啊,我是个作家,我的女粉丝也很躁动啊。”

    “去你的!”梅凤巢走到鹿幼溪身边,“那婚纱照总要抽时间拍一下吧!不然你们的婚房里挂什么啊?”

    鹿幼溪急了,“阿姨,我们还小,圆房这种事不急的。”

    鹿为马也道,“对啊,溪溪肯定还是住我家的啊!”

    苏苏听后,也急了,“嫂子不来我家住,那谁给我们做饭刷碗洗衣服拖地交……”

    梅凤巢红着脸捂住了苏苏的嘴,但还是能听到她激动的小奶音“……水电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