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8章 所有的空姐都轮了一遍
    鹿为马当然不愿意,好不容易通过自己和幼溪的共同努力把侄女的监护权收回来了,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多好啊,怎么现在连她也要出嫁啦!

    “你犯不着学鹿皓歌,你们不一样啊,你姐和大熊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你和小寒才认识几天啊。”

    “认识的时间不在乎长短,彼此情投意合最重要,而且我们也做好了和彼此共度余生的打算。”说着鹿幼溪还深情地看了封寒一眼,她的表演风格就是催眠自己,让她相信自己扮演的角色,现在她坚信,自己深爱着身边的男子。

    “而且,就算我出嫁了,我也是住家里啊,就像我姐一样。”

    鹿为马知道幼溪是个有主意的孩子,她决定的事自己一个刚认识的亲叔叔是阻止不了的,只好无奈点头,自我安慰道,“那我这算是跟老熊和老韩家都有亲了,也不错。”

    至此,封寒和鹿幼溪的婚姻之路再无障碍,封寒也接了鹿皓歌的电话,她是知道封寒情史的。

    封寒表示和前女友早就分道扬镳了云云,此时心里只有溪溪,算是安抚了两位老友揍他的心,鹿幼溪对他这段的表演评价是龙套级别的,不过朽木不可雕,她也懒得教。

    终于到了鹿幼溪家,想想自己家的那两居室,再看看这三层高,前后小院,四个车库的别墅,封寒内心谴责了一下大夏国巨大的贫富差距,然后心安理得地住了进来,还跟方瓜瓜要了全新的床上三件套。

    把封寒安顿下来后,方瓜瓜给他们制定了接下来的计划,那就是尽量低调,不接受任何形式的采访,直至11月10号飞去拉斯维加斯,在11号这天领了结婚证,并在嘤嘤上晒一下结婚照就全部ok了。

    什么婚礼形式啦,都不存在。

    “以后你们除了有个夫妻的名义,其实和平常也没什么区别,各回各家就行。”

    “那为什么非得11号啊,早点结了不行吗~”封寒烦躁道。

    鹿幼溪哼道,“这么急着娶我啊。”

    “我是想着早结早散!”

    方瓜瓜怕他俩又闹起来,坐在两人中间,“这不还得为光棍节做宣传的嘛,刚才那些院线大佬们都夸咱们做事厚道呢,把结婚的时间定在了这么一个有意义的日子里。”

    “这破日子真没意义。”封寒有点后悔自己发明了光棍节。

    “怎么没意义,起码好记啊!”方瓜瓜笑道,“以后你们过结婚周年纪念日的时候,肯定忘不掉。”

    “还纪念日,还周年,半年就散伙了,到不了周年了,”封寒补充道,“还有,领了证咱们就直接飞长安吧,我奶奶和姥姥一直念叨孙媳妇儿呢。”

    “那飞米国之前你也跟我去我爸墓前磕头吧!”鹿幼溪不甘示弱。

    “对了,你爸是怎么没的啊?”封寒问,作为人家的假女婿,怎么也得了解一点吧。

    刚刚还神采飞扬的鹿幼溪突然沉静了下来,“不用你管!”

    随即她拉着方瓜瓜到一旁,问,“那个人进去了吗?”

    “快了,我找的私家侦探一直在关注着他。”

    “重点是能不能让他们关到一起?”鹿幼溪问。

    “这个不难,婺城就一所监狱,不出意外,肯定会让他们在婺城监狱聚首。”方瓜瓜保证道,她也希望这件事能尽快解决,解了幼溪的心结,她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复仇这种事真不适合她,虽然她做的很棒。

    “喂,你们又背着我说什么呢,还有没有把我这个未来的一家之主放在眼里啊!”封寒装起了大头蒜。

    鹿幼溪理论道,“在这个家里,谁赚的钱多谁是一家之主!”

    方瓜瓜拦住鹿幼溪,做起了和事佬,“好了,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其实我们正讨论买小说版权的事呢。”

    “哦,什么小说啊?说不定我看过呢。”封寒的图书馆里有价值几万的本位面图书,而且他基本都看过了,这方面他很权威。

    方瓜瓜随口道,“苏坏的《高三派》,听说过吧。”

    “啊?哦,”封寒意味深长地笑着,问道,“拿下了吗?”

    “还没呢,她的小说版权现在身价高,而且比较看重合作方的影视化资质。”方瓜瓜道,至于鹿幼溪的私人邮件,自然还没回复。

    “祝你们成功!”封寒心想,能成功才怪,嬛嬛怎么可能把自己亲生的处女作卖给前男友老婆的公司,这不符合她对自己被甩女人小怨妇的定位。

    诶呀,也不知道苏嬛和韩舞她们俩怎么样了,虽然她们都是迥异于鹿幼溪的那种大气女子,但苏嬛知道自己对韩舞有心,尽管她没说什么你不许喜欢她之类的话,不过她刚刚愿意让自己嫁给鹿幼溪,估计也是因为韩舞这个意外因素对她刺激太大了。

    封寒试着打了一下苏嬛的电话,结果打不通,也对,拒接前男友电话是国际惯例,封寒理解,于是又打了韩舞的电话,什么情况,还是不通,占线中。

    此时的韩舞和苏嬛蓝芝玩嗨了,她们根据封寒提过的“真心话大冒险”,仅仅靠字面解释就推导出了正确的玩法,而韩舞正在接受大冒险任务,给陌生人打电话,推销一种壮阳产品,她反正是不想说真心话的,怕被问到关于封寒的问题。

    第二天一早,封寒和鹿幼溪没有联系苏嬛韩舞,她们分头行动,突破了机场重重狗仔的包围,最终成功上机,在头等舱有两个挨着的位置是他们的。

    不过在飞机上也不安生,明明空姐已经服务过了,可是没过一会儿又有一个过来,好像所有的空姐都轮了一遍。

    你们这偷看的也看明显了吧!

    鹿幼溪没事人一样,蒙着毯子就是睡,这种事见的多了,只是这次她是和未婚夫在一起,两人又是此时的舆论中心,所以格外引人注目。

    除了空姐,还有不少乘客听说鹿幼溪和封寒在这架飞机上,也纷纷跑来看稀罕。

    封寒还不习惯这种被人指指点点偷看的生活,这时候他的眼睛变得格外锐利,听觉也变强大了,总能听到感觉到其他人对自己的关注,这种感觉不太爽,直到落了地,拽着鹿幼溪出了机场,才好受了些。

    这次的接机阵容也很强大,韩士群夫妇、鹿为马夫妇以及熊鹿夫妇都来了,后面那两个还是翘课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