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骗鬼呢(1,前文修改)
    (看着不连贯的读者建议从218重新加载看一下,开头写着“已改”就是修改后的)

    鹿幼溪的声明一出,最高兴的是当属院线老板们,没想到鹿幼溪这么仗义,为了宣传光棍节,竟然要把自己嫁出去,而且把婚期定在了11月11日来造势,她好像才刚到法定结婚年龄吧,血性,敬她是条女汉子。

    现在光棍节经鹿幼溪这么一搞,年轻人怕是都知道了,等11月11日那天,鹿幼溪一结婚,全国万千少男少女同时失恋,然后他们携老扶幼走进电影院,看一场开心的《失恋物语》,最后成双结对地走了出来,直奔快捷酒店,嗯,完美!

    但是那些鹿幼溪的铁杆粉丝就痛苦了,一天之内,偶像先是有了男朋友,接着又有了老公,而且都不是自己!

    虽然鹿幼溪奉劝粉丝们理智,绝大部分也能做到理智,要么就粉转路嘛,但仍有很小的比例是克制不了的,基数太大,所以人数不少。

    他们不好在鹿幼溪的嘤嘤下面叫嚣,就全都跑到封寒的嘤嘤下面狂吠,字眼之不堪入目,让封寒都恨不得拿小本本记下来,以后骂战的时候都能用上啊!

    此时封寒的嘤嘤粉丝已经突破了100万,怕是有很大比例是鹿幼溪的粉丝来宣泄不满的,还有很多不认识封寒的来看热闹。

    此时“封寒”这个名字已经火遍网络了。

    据说鹿幼溪的结婚公告发出半个小时后,“封寒”两字就空降了当日网络搜索第一,之前封寒这个关键词的搜索量有几个小高峰,都是他出作品的时候,但最高也就十几万,但这次一下子达到了200万,无数大牌明星和热门新闻被他压了下去。

    封寒大概知道自己有多火了,嘤嘤网的热搜上好几条都是他和鹿幼溪的破事儿,那么多古今贤者的诗词歌赋没有让他天下闻名,倒是和演员的结婚消息做到了。

    这时苏嬛的电话响了,电话那头异常愤怒,正是蓝芝,她已经看到封寒和鹿幼溪的结婚消息了。

    韩舞问,“谁啊?不会是家长吧?”

    她是担心封寒给苏嬛的家里人留下坏印象,封寒笑道,“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的家长?”

    “我?”

    “是你二叔的女朋友,叫蓝芝的。”

    听到封寒的话,苏嬛也怔住了,“你是韩澈的侄女?”

    韩舞不好意思道,“我二叔是叫韩澈~”感觉自己辈分一下子就矮了。

    苏嬛马上雀跃道,“芝芝,我和封寒已经分手了,这件事你就别管了,等会儿我带个人给你认识认识好不好。”

    自家闺蜜和身为男朋友心上人的姐姐竟然有这种关系,苏嬛觉得世界真奇妙,一定要她们认识一下,“小舞,你要不要认识一下,韩澈可是非她不娶的,很有可能以后她就是你婶婶了。”

    “那就见见~”

    韩舞和苏嬛已经找到自己的事做,封寒死缠道,“不带我一个吗?”

    苏嬛板着脸,“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是和你未婚妻玩吧。”这就开始演上了。

    方瓜瓜看了一眼阳台下面,“这个小区好像已经暴露了,封寒,你和幼溪也要转移了!”

    “我们?”

    鹿幼溪:“当然是我们,去我家吧,高档别墅小区,方圆十里之内狗仔寸草不生!”

    “哟哟哟,在京城有别墅看把你牛的,有本事你买个四合院啊。”

    “倒是也有一个,就是小了点,而且不怎么经常住,要去那里吗?”方瓜瓜问。

    “算了,当我没说!”封寒很忧伤,鹿幼溪这么有钱的啊,自己得什么时候才能赶上她啊!

    苏嬛韩舞先一步离开,去赴约蓝芝。

    然后封寒又随鹿幼溪和方瓜瓜转移阵地,当他们出现在楼下的时候,原本风平浪静的小区马上涌出一大批长枪短炮的娱乐记者。

    方瓜瓜有过提示,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要说,该说的在嘤嘤上已经说的够清楚了。

    所以封寒和方瓜瓜一左一右,拦住众人护送娇小的鹿幼溪上了车。

    方瓜瓜前面开车,封寒和鹿幼溪各坐在后座的两边,中间留着老大的空闲,一副嫌弃彼此的样子。

    封寒率先开了手机,看到那些未接来电,他问,“对大熊他们要不要说实话。”

    “这种事知道真相的人越少越好,就今天我们几个知道就行。”方瓜瓜道。

    鹿幼溪也是这个意思,“人多嘴杂,而且以后他们可能也会成为狗仔的目标,知道真相不利于他们演好自己的角色。”

    “那就统一口径,我和前女友分手了,然后和你日久生情,等半年后离婚就是因为日久生厌了。”封寒准备先给老妈回个电话。

    鹿幼溪白了封寒一眼,变态!

    “妈,没错,网上是真的,我和鹿幼溪确实要结婚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这不方便吧,我们还小呢,不准备办婚礼了,领个证就行……啊,这样啊,那我们商量一下吧。”

    挂了电话,封寒能感受到老妈那毫无掩饰的喜悦,但他却犯了愁,“鹿幼溪,我帮了你这个忙,你也帮我一个忙吧。”

    “什么?”

    “我奶奶让我带新娘子回老家祭祖,到时候你得跟我走一趟。”

    “不去!”鹿幼溪直接否了,又不是真的跟你结婚,还祭祖,要不要给你生个儿子传宗接代啊。

    封寒其实也不想回去,带鹿幼溪去那不是欺骗祖先嘛,俗称骗鬼呢,但鹿幼溪的态度让他很不爽,“不去是吧,停车,我现在就去跟那些记者说道说道,以你为我想结这个婚啊!”

    方瓜瓜给鹿幼溪使了个眼色,这婚还没结呢,就不能让着他点~

    鹿幼溪也算识相,“去去去,跟你去还不行吗。”

    “记得到时候有点眼力见,见到长辈要知道叫人,我们雍州那边的风俗比较传统,该下跪下跪,该磕头磕头~”封寒吓唬道。

    鹿幼溪咬着唇,只好忍着,实在忍不住了,反击道,“那你也要去我爸爸墓前磕头,你去我就去!”

    封寒被反将了一军,变色道,“咱们这么骗鬼有意思吗~”

    鹿幼溪:“你跟我去骗,我就跟你骗,夫妻之间的权利义务应该是公平的,对吧。”

    这时鹿幼溪也开了手机,第一个打进来的电话是鹿为马的,“对了,能不能结婚还要经过叔叔的同意。”

    大夏法律,十六到十八的婚姻,需要经过监护人的同意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