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1章 吃瓜看戏(5,求全订!)
    (为堂主夜丶莺加更)

    俗话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可封寒更深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鹿幼溪突然就爱上了他,非要献身给他?

    这不可能的,所以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阴谋!

    虽然想不到阴谋是什么,但预防阴谋的办法是有的,就是不要被人牵着鼻子走!

    终于,在鹿幼溪脱自己裤子的时候,封寒推开了她,他此时只有一个念头,不是守身如玉,而是绝不能让她看到自己内裤上的hellokitty!老妈也真是,在内裤上绣这个~

    鹿幼溪神色如常,她拉上了窗帘,那些镜头已经够用了,福利画面到此为止。

    不知道为什么,看不到了,余小呆反而松了口气,否则以他的敬业,他肯定会全都放到网上的,这样也好,给她留些颜面。

    不过他没有立即走,他有种预感,鹿幼溪肯定还会打开窗帘的。

    鹿幼溪靠在沙发上,看着有些狼狈的封寒,挑衅道,“怎么,不想睡我吗?”

    听听,这是一个正经女孩子该说的话,要不是看在鹿皓歌和鹿叔叔的面子上,封寒肯定要给她一巴掌,他站起来,捡起自己的衣服,“鹿幼溪同学,请你自爱!”

    “哟,渣男还知道自爱呢。”鹿幼溪嘲笑道。

    “你才渣呢!”

    “脚踩两只船,你不是渣男谁是渣!”鹿幼溪厉声道,“我为小舞姐感到不值!”

    “我……”封寒可以反驳,可以说他的女人只有苏嬛一个,但他不想骗自己的心,他的心已经被两个最优秀的女孩分割了,他说不出为自己反驳的话,或许只有当自己拿到爵位,他才能厚着脸皮说:老子就是踩两条船了,老子合法的,要你管!

    见封寒无话可说,鹿幼溪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做法,她一定要拆散封寒和苏嬛,倒不是为了帮韩舞争取封寒,而是为自己争取韩舞。

    最后渣男封寒会一无所有!

    “你走吧!”鹿幼溪对封寒道,接下来她还要有一番操作。

    “你神经病吧,把老子叫来就为了强我未遂!”封寒要疯。

    “怎么,未遂你觉得很遗憾?”鹿幼溪讥讽道,占了小舞姐的身子还想占我的?你以为百合姐妹花那么容易上手啊!痴人说梦~

    “好,我走,你自己待着吧!”封寒拉着行李箱,走到门口,“本以为最近你变得正常了,善良了,没想到还是发病了!以后我们绝交,再有不会的语文题,你别问我!”

    封寒走后,鹿幼溪打开窗帘,那个狗仔还在,她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对方会怎么编排刚才那段她出道以来的第一场激情戏,会是怎样耸人听闻的标题,会是什么样惊掉眼球的内容呢?

    不管了,只要他能尽快发出去就好。

    她看不清对方,但对方是专业人士,肯定看得清自己,于是鹿幼溪掏出手机,指了指手机上的嘤嘤网,然后转身坐到沙发上给方瓜瓜打电话,叫她上来。

    当窗帘再次打开,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余小呆是个男人,深知,就算再快,也不可能比他还快,刚才那点时间什么都不够,所以拉上窗帘之后,就没有继续了?那个男的已经走了!

    但鹿幼溪的意图很明显,要自己把这件事曝光出去,曝光什么呢,自然是小仙女鹿幼溪长大了额,谈恋爱了!

    刚才她指了指手机,屏幕上好像是嘤嘤网,所以她的意思应该是,如果你不给我曝光,我就自爆。

    不过这种事自爆肯定不如被狗仔偷拍来的有轰动效应,很多娱乐圈人士想要说点事,有时候为了轰动也会选择找狗仔合作。

    但狗仔的报道往往会不可控,甚至会自带几分明星黑属性,鹿幼溪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都不认识自己,就敢让自己偷拍,完后还暗示自己尽快发出去!你是真不把自己的演艺生涯当回事儿啊!

    余小呆完全进入了鹿幼溪的剧本,虽然看得明白,但又不愿跳出剧本,他当即现场作业,拿出笔记本把刚刚拍到的视频重新剪辑,并撰写文本。

    余小呆不会把所有视频发上去,这样对鹿幼溪的形象损失太大了,不知为何,自己竟然会心慈手软,果然是个可怕的女人。

    这位资深老狗仔只剪辑了两人亲吻、鹿幼溪拉窗帘的片段,脱衣服推倒的部分省去了,显得鹿幼溪没那么急色。

    另一边,方瓜瓜上去了,开口就问,“我见封寒急匆匆拉着行李箱走了,你们见面啦?”

    “嗯。”

    “他和你的小武哥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方瓜瓜猜测道。

    “瓜瓜姐,没有小武哥,只有小舞姐?”鹿幼溪情绪低落地讲了她和韩舞的错位爱情,她依然固执地认为这就是爱情。

    可听完他们这条线后,方瓜瓜就明白了,这几掰根本就不是爱情,但这种时候你千万不能否定她的爱情,尤其是鹿幼溪这种性格的人,她对自己极度自信,你否定她的爱情,她还说你不懂爱呢。

    所以方瓜瓜表现的很平静,她甚至想鼓励鹿幼溪继续展开对小舞姐的追求,等她自己把这套玩腻了,然后再冒出一个不错的小哥哥,估计就能扭过来了。

    “然后呢,封寒在你们的感情中又是什么角色呢,我见他好像有点生气。”方瓜瓜问。

    “属他最坏了,我以前真是瞎了眼,没想到他这个渣滓竟然脚踩两只船!”

    “等等,我知道他有个女朋友,你说过的,那么另一只船,难道是他异父异母的姐姐,你的小舞姐!?”

    鹿幼溪点点头。

    “所以你们是情敌关系啊!”方瓜瓜一副吃瓜看戏的样子,这错综复杂的关系,贼鸡儿刺激啊!

    鹿幼溪再次点头,“而且还不止,他还是我的男朋友,未婚夫。”

    “什么?”方瓜瓜猛地站了起来,这又是什么剧情?然后她不经意间看到对面的窗户上有个黑色的“ok”。

    “溪溪,对面是不是有狗仔?你们是不是被拍到了!”方瓜瓜紧张地问。

    鹿幼溪扭头看了一眼,这个狗仔很聪明啊,看来应该搞定了,她云淡风轻道,“对哦,而且好像我和封寒亲热的场面也被拍到了,这下惨咯,不承认都不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