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闷得儿蜜(3,求订阅)
    (上个月月票近600加更!)

    余小呆确定了鹿幼溪所在的楼层后,在那层楼发现了三户人家。

    幸好鹿幼溪拉着行李箱,而楼道开着窗户,地面上落了一层土,于是显出了车轮印迹,是这间!狗仔不易,还要兼具侦探的功能。

    贴着门,什么都听不到,出来的匆忙,忘了带“隔墙有耳”,记下门牌号后,余小呆下楼了,然后开始在外面标记那套房子的位置,并在对面的一栋居民楼找到了最佳观察点。

    ……

    鹿幼溪看着韩舞笑出声来,“小舞姐,你没必要用这种方法来拒绝我吧,你觉得这么漏洞百出的谎话我会信吗?”

    “你为什么不信?”

    “你是说,你和你弟弟乱抡了?”鹿幼溪做了个摇滚抡手式。

    “又不是亲的!”韩舞理直气壮道。

    “好好好,你开心就好。”鹿幼溪好笑地摇摇头,恐怕小舞姐还不知道封寒来京城就是和女朋友私会的,还跟我在这装呢。

    见鹿幼溪这副样子,韩舞很气愤,“我没开玩笑,我和封寒真的在一起了,你想想啊,我们年纪相仿,我美丽,他帅气,我腿长,他强壮,从小一起长大,耳鬓厮磨,血气方刚,难免冲动啊,就在前段时间他来参加比赛的时候,我们突破了禁忌,彻底走到了一起!”

    韩舞发现自己也有写小说的天赋啊,不就是天马行空的瞎编吗,说谎的重点就是,一定要有细节,这样才能取信于人,“本来这种事我不想跟人说的,可既然你这么咄咄相逼,我就只好实话实话了,那一晚,是我的第一次,也是他的第一次!他只坚持了,三分钟!”韩舞比了个“ok”的手势。

    “泥垢了!”鹿幼溪有些气愤,就算她是为了骗自己说出这种话,也够可恶的,她嘲讽道,“要不要再说说你们用了些什么姿势啊,怎么不录下来给我看啊!”

    “诶呀,你提醒我了!”韩舞灵光一闪,“虽然没录下来,不过我画下来了啊!”

    此时韩舞无比庆幸那一晚自己的大胆,她进卧室里翻了一会儿,从一个带锁的橱柜里翻出一个素描本,掀开其中一页,递了过去。

    鹿幼溪接过来,刚看了一眼,就捂住眼睛,“啊,我的眼!”辣到了!

    韩舞奇怪道,“我画的还不错啊,你这是什么反应。”

    “那个没穿衣服的男人是谁?!”

    “当然是小寒啊!”韩舞好笑地翻了起来,“你看,我画了好几张呢。”

    这绝对是她这一生做的最大胆最有想象力的一件事,那晚封寒喝醉,她让封寒给自己做了一次模特,而且没经过他同意,这绝对是她现存的最大的一个秘密,但今天为了鹿幼溪,她故作轻松地拿了出来。

    鹿幼溪睁开眼,仔细地看起了画中的**男子,果然是封寒没错!

    天啊!鹿幼溪捂住嘴巴,封寒躺在床上,姿态各异,分外妖娆,有的用被子挡住了中间,有的则大胆外露,有的闭着眼睛,有的则注视着画外,一共五六张!

    至于睁着眼睛的那两张其实是韩舞想象中的眼睛,如果是专业人士肯定能看出眼睛和整体的不协调。

    但鹿幼溪不是,绘画她只是略懂,但她也知道这些画绝对不是韩舞凭空想象出来的,肯定是对照着模特画出来的。

    如果封寒真的脱光光了任由韩舞来画,那么他们的关系,他们的关系……

    “难道你不知道,不知道……”鹿幼溪想告诉韩舞,难道你不知道那家伙在你之前就已经有女朋友了,你的是第一次,他早就不是一手的了!

    见鹿幼溪欲言又止的样子,韩舞自以为很懂地拍着她的肩膀,“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我们这样是不好,有些人可能接受不了,但是我不怕,他也不怕,我们相信,只要我们自己过得快活,还管什么舆论滔天!”

    韩舞虽然不是演员,但奶奶和爸爸都是影帝影后级的人物,她也算是根植于基因的戏精了,演的声情并茂。

    看到韩舞这副深情而陶醉的模样,鹿幼溪信了,信了之后反而更加不敢说实话了,她怕韩舞接受不了真相的残酷,封寒,在脚踩两只船!

    “好了,幼溪,现在你都知道了,我很幸福,所以,你也不愿意看到我不幸福,对吧,”韩舞指了指门口,“你放弃吧,去寻找你自己的幸福。”

    鹿幼溪走了出来,突然反手关上门,“先别出来!”

    “干嘛啊?”韩舞被困在封寒的房间,她有点担心,这孩子不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吧?

    过了一会儿,鹿幼溪把韩舞放了出来,“好了。”

    韩舞见客厅的窗帘被拉了下来,害怕道,“大白天的,你不会是,不会是要那什么吧,我告诉你,你再这样,我真的生气了!”

    鹿幼溪轻声道,“你走吧。”

    “啊?”

    “你先走,我想静静。”

    “哦,好啊!”韩舞松了口气,“反正你自己有钥匙,那你什么时候想走了就自己锁门吧。”

    韩舞把那本素描本一起带了出去,她必须提前告诉一声封寒,好让他帮自己演好这出戏,她猜鹿幼溪下一步肯定会找封寒确认的。

    韩舞走后,鹿幼溪看了一眼窗帘外,她知道,那里隐藏着一个狗仔!

    当韩舞拉起窗帘的时候,余小呆就知道,自己暴露了,对方也是常年和他们这种人打交道的老油条,这种时候,自己就该撤了,可惜,机器刚架好。

    然而当余小呆准备收拾东西的时候,窗帘却被打开了,他忙又放下摄像机调距离,然后他看到一个背影,应该是鹿幼溪的背影,她背对着落地窗坐着,一动不动。

    这是在玩什么,余小呆又重新坐了下来,再看看好了。

    ……

    封寒正在和苏嬛闷得儿蜜,突然一个电话打进来,破坏了氛围,见来电显示是韩舞,封寒忙挂掉。

    他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让鹿幼溪把行李箱放回家,那岂不是意味着小舞姐就知道自己来京城了!

    诶呀,大意啦!

    “谁啊?”苏嬛问。

    “哦,没谁,我姐,找我准没好事,不理她。”虽然他和韩舞清清白白,但他的心里是不清白的,总有种心虚的感觉。

    苏嬛整了整头发和衣服,问,“就是你继父带来的那个姐姐?”

    “啊,哦,”封寒忙转移话题,“好了,不说她了,诶呀,又来了。”

    然而这次是鹿幼溪的电话,她想明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