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同床(第一更!)
    帮米璃母女买到心仪的钢琴后,天色更加阴沉了。

    韩舞提议送鹿幼溪回鹿家,可她怎能甘心,这一天过的,都没有两人独处的空间。

    “小舞姐,梅阿姨,我晚上再回去吧,我和小舞姐那么久没见,还有很多话想说呢!”

    “可这天气~”韩舞犹犹豫豫道。

    梅凤巢是很喜欢鹿幼溪这孩子的,看着机灵又漂亮,这会儿又知道她和小舞多年前就有过一段渊源,自然乐的招待她。

    “对对对,你们姐妹俩多聊聊,如果下雨就在家里住下嘛,可以住小寒的房间~”梅凤巢笑道。

    梅阿姨这么好客,鹿幼溪干脆直接给婶婶打电话,说自己在韩家住下,今晚不回去了,省的等会儿不下雨,自己还要再找理由留宿。

    鹿皓歌就在妈妈身边,奇怪,昨天溪溪就和小舞姐神神秘秘的,现在又住人家家里,她明明是个很见外的人啊!

    小鹿极度怀疑这丫头是不是移情别恋了,难道多年前的小武哥终究不敌封寒的魅力,所以现在争着抢着要在未来大小姑子面前表现?

    吃晚饭的时候,韩士群才匆匆回来,截止目前为止,《萌芽》第二期的印数成功突破20万,市场反应良好,虽然还有很多州区没打通销售渠道,但这也意味着萌芽的潜力还有很大,所以萌芽也开始招新人了,当初公司的规模是按照10万级销量的杂志来构架的。

    而伍陆这些开业功臣也都外派了出去开疆拓土,就连美术总监齐轨也不闹着辞职了,那厮觉得自己似乎是上了一条不错的贼船。

    看到鹿幼溪还在,韩士群开心道,“幼溪今晚就不要走了,让叔叔给你们露一手,这一期销量这么高,你要居首功!”

    “爸,做饭的事还是交给女人吧,你和小溪聊会儿天。”韩舞把老爸推了过去,她和鹿幼溪说话已经说得口干舌燥了。

    鹿幼溪浅笑道,“小龙老师,你这么说,我就不敢当了。”

    只有韩家人在,鹿幼溪直呼小龙老师,这可是他们童星界的活化石啊,中午碍于米璃在,她一直没什么表示。

    “还是别叫小龙老师了,我早改行了~”韩士群朗笑道。

    好的岳父大人,鹿幼溪听话道,“那就叫叔叔吧~”

    “对对,叫老师太见外了。”

    一个是曾经的第一童星,一个是现在最知名的童星,两人坐在一块,本能地聊起了电影的话题。

    虽然韩士群远离了娱乐圈,但电影一直是他非常喜爱的,他喜欢写作、文本,甚至希望有一天能像父亲那样做一个编剧。

    女主人梅凤巢在厨房里忙碌着着,大女儿韩舞打下手,并负责了所有大菜主菜的烧制工作,小女儿偷了条炸鱼干一口吞后美滋滋地舔着嘴唇,男主人韩士群则陪着客人鹿幼溪唠嗑。

    如此和谐场面很像吾家有女初长成,第一次带傻女婿上门的画面,韩士群刹那间会有这种感觉,甚至生出这个女婿很聊得来,但休想带走我女儿的对抗心理。

    唉,女儿大了,父亲总会想,如果孩子能一直留在家里多好啊,可如果女儿真的不走了,看你怕不怕~

    饭桌上,心情不错的韩士群喝了点小酒,看到这,鹿幼溪懊恼不已,第一次来韩家,自己怎么能空手呢,早知道就该从京城空运几瓶好酒过来,失误了!

    酒酣耳热的韩士群开始跟老婆孩子分享一件趣事,“萌芽第三期知道我们主打的是谁吗?”

    “还有主打作家吗?”韩舞含着筷子问。

    好可爱,鹿幼溪笑了笑,反问,“总不能还是我吧,我暂时可写不出东西了~”而且她是演员,深知东西写多了就该不值钱了。

    韩士群哈哈大笑,“你们肯定猜不到,是苏坏!”

    “啊!”韩舞。

    “啊!”鹿幼溪。

    “啊!”苏苏,“被鱼刺卡到了~咳咳~”

    梅凤巢忙捶背倒醋,“小祖宗,慢点吃~”

    韩士群很满意女儿和鹿幼溪的表情,“就在我刚要下班的时候,突然收到了一份稿件,对方声明自己就是苏坏,虽然我无法确定真假,不过从文章质量来看,年轻作家中能写的这么好,恐怕也不屑于冒充别人吧。”

    “爸,稿子呢,我能看吗,我超喜欢苏坏的!我是她的粉丝啊!”韩舞激动道。

    鹿幼溪不爽看到韩舞这副对其他人迷妹的样子,小脸一板,“上午你好像还说过你是米璃的粉丝吧~”

    “又不冲突,唱歌我是米璃的粉丝,小说我是苏坏的粉丝,书法我是曾老的粉丝,绘画我是苏老的粉丝!”韩舞振振有词道。

    鹿幼溪马上满怀期待地问,“那演戏的人里,你是谁的粉丝?”

    韩舞直勾勾地看着鹿幼溪,“那还用说嘛?当然是……我爸啦!”

    苏苏一怔,“爸爸会演戏吗?”她可不知道老爸曾经的辉煌。

    调戏了鹿幼溪一把,韩舞马上看着她,真诚道,“不过我爸不演戏了,所以我又迷上了另一个人~”

    鹿幼溪觉得自己希望来了,马上正襟危坐。

    韩舞:“就是我奶奶啊!”

    这下子连韩士群和梅凤巢都不厚道的笑了,鹿幼溪那小脸委屈的哟~

    连着跟鹿幼溪开了几个玩笑,韩舞渐渐找到了小时候陪她玩的感觉,状态越来越好。

    鹿幼溪也是这种感觉,之前还有点隔阂,默契也不是很足,现在,她感觉时机到了,所以当梅凤巢收拾客房给她住的时候,她忙拦住,“阿姨,我和小舞姐一起睡就好了。”

    “啊?”

    “我们小时候也是在一张床上睡的,没问题的!”鹿幼溪坚持道,然后不等韩舞同意就进了她的房间。

    除了苏苏,韩舞已经很多年没有和同性睡一张床了,感觉有点不自在,“幼溪,要不你去封寒的房间,我怕我睡觉不老实?”

    “我不怕,你不嫌我不老实就好。”鹿幼溪直勾勾盯着韩舞,她心里也没着没落的。

    “啊,你裸睡啊!”见鹿幼溪全脱了,韩舞更尴尬了。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你不是都看过了吗,”鹿幼溪拍拍床边,对梳妆台前的小姐姐道,“快来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