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满门戏精
    化妆是演员必备的技能之一,尤其是女演员,因为你不可能保证化妆师随时在你身边,但你必须保证自己时刻都是美的。

    鹿幼溪是此中高手,她本就已经极美了,但听到韩舞来了,她还是用鹰的眼睛盯着门,用豹的速度及时给自己补上了妆。

    此时在韩舞几人眼中,鹿幼溪唇红齿白,面若桃花,眼中神采奕奕,简直光鲜照人!

    “溪溪,你怎么了?我听妈妈说你脸色不太好,你这……”

    鹿幼溪醒悟过来自己还在装病,急忙补救,“哦,是啊,不过听到有客人来了,所以补了个妆,我可不想让人看到我病怏怏的样子。”

    鹿皓歌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病入膏肓,回光返照了呢~”

    韩舞:“说什么呢,乌鸦嘴。”

    鹿皓歌自己“呸呸呸”,然后介绍道,“对了,还没给你介绍,这就是我们经常跟你说的小舞姐,封子和苏苏的姐姐!漂亮吧~”

    鹿幼溪点点头,封寒保证守口如瓶,所以她知道韩舞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知道她就是当年的小武哥了。

    这层窗户纸留给鹿幼溪自己捅破。

    于是演员鹿幼溪上线,她稍歪着头,疑惑地看着韩舞,“小舞姐你是哪个武啊?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韩舞没想到自己变化这么大,连性别都换了,这丫头还能记住,还真是不可磨灭啊!

    她笑嘻嘻道,“自然是跳舞的舞,我奶奶以前想让我学舞蹈,于是我成了一名美术生~”

    只要她再多嘴问一句,你奶奶哪位,韩舞就全都告诉她。

    果然,鹿幼溪还是有这点默契的,“你奶奶是那位耍皮影戏的老奶奶吗?”

    “不是,那是外婆,”韩舞看了一眼熊鹿,“你们俩先出去一下,我和幼溪有点话想单独聊聊。”

    熊鹿惊奇地看着小舞姐,你们俩有什么可单独聊的?

    “乖啦~”韩舞催促道,她实在不想那件事搞得人尽皆知,毕竟欺骗小女孩算不得光彩。

    等把两个小的轰出去后,韩舞的心跳开始加速,做了亏心事,确实是紧张的。

    她先诱导鹿幼溪,“你为什么说看我眼熟啊?”

    “那说出来你可不要生气,”鹿幼溪小心翼翼道,“我小时候曾经认识一个小哥哥,和姐姐你长得非常像,我不是说姐姐长得像男人,是那个小哥哥长得太漂亮了。”

    这话韩舞听了高兴,于是问,“那既然他那么漂亮,你为什么会认为他是小哥哥,而不是小姐姐呢?”

    “我刚开始也觉得他可能是小姐姐啊,可是他奶奶叫他乖孙子,我也就跟着叫哥哥,他也答应了。”鹿幼溪老实回应道。

    原来是这样啊!韩舞终于搞明白了,鹿幼溪醒来之后,直接就叫她哥哥,是因为听到奶奶喊她乖孙子,这都是因为奶奶老家那边的称呼习惯,对第三代,无论男女,都称呼孙子。

    这倒是自己错怪她了,正因为鹿幼溪的一声哥哥,于是韩舞决定隐瞒自己的性别,等离开的时候再告诉她,给她一个惊吓。

    结果入戏太深,直到离开,韩舞都忘了自己是个女的,之后也没机会解释清楚。

    韩舞有些不好意思,“你说的那个奶奶是不是叫端木樱啊?”

    “对啊!”鹿幼溪垂死病中惊坐起,还猛咳了几声,“小舞姐,你也见过小武哥吗?”

    鹿幼溪抓着了韩舞的手腕,韩舞反手握住她的双手,“如果,如果我说我就是小武哥,你信不信?”

    “别开玩笑了,他是男生,你是女生啊,”鹿幼溪先是一笑,随即脸色严肃起来,“你不是说真的吧?”

    韩舞紧紧抓住鹿幼溪想要抽掉的手,无比认真道,“小溪溪,八年了,你已经长成大姑娘了,不再是那个打雷天要和我睡一个被窝的胆小鬼了。”

    见韩舞都已经说出他们睡一个被窝的往事了,鹿幼溪也不再装,她的嘴巴变成o型,“天啊,天啊,我们在一起睡了那么多天,我竟然都没发现你是个女生!我怎么这么傻啊!”

    若不是自己已经被她睡过,鹿幼溪也不会用情如此之深。

    见鹿幼溪没有特别愤怒,韩舞松了口气,爽朗笑道,“那是因为我演技好啊!虽然比不过现在的你,但唬住当时的你还是绰绰有余的,我可是影后的孙女,影帝的女儿啊!”

    “嗯,满门戏精!”鹿幼溪总结道。

    韩舞宠溺的摸摸鹿幼溪的头发,“你不生气就好,以后改口吧,要叫小舞姐知道吗~”

    “小舞姐,能再遇到你真高兴!”鹿幼溪投入韩舞的胸怀中,蹭了蹭,好q弹!

    鹿幼溪没有当即表露自己的感情,她怕刚见面就说那话会把韩舞吓跑,而且她对自己也有点迷茫,变成女性的韩舞,还是自己深爱的,仿佛找到依靠的韩武吗?

    不过可以确定的时候,但自己的脸蛋触到韩舞的胸上时,鹿幼溪的心跳是加快的,有点刺激~

    韩舞完全没想到这是在吃豆腐,感觉鹿幼溪好热情啊!

    “我也很高兴啊,而且没想到你竟然是小鹿的堂妹,我们真是太有缘了,哦,对了,你还是封寒的同桌对不对,他平时在班里有没有欺负你?他在学校表现好吗?”

    韩舞几乎是本能地就把话题转移到了封寒身上,虽然自己对鹿幼溪是很重要的童年记忆,但鹿幼溪对她,不过就是一个年少无知时搞过恶作剧的漂亮女孩,若非她一直活跃在影视圈,韩舞可能早就忘了这件事了。

    毕竟,和韩舞跟封寒从小到大的斗争比起来,这又算什么呢~

    所以韩舞跟鹿幼溪其实没什么共同话题,硬找的话,她觉得封寒不错。

    很巧,封寒也是鹿幼溪近些年遇到的最有趣的家伙,说起这个人,鹿幼溪也有很多话,“他可没少欺负我,尤其是刚来的时候,不过后来好多了,而且……”

    鹿幼溪还把封寒帮她写电影主题曲的事讲了一遍,她越讲越觉得奇怪,明明是一对青梅竹马的久后重逢,为什么她们一直在说一个不相干的人,好扫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