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八年后的初相见(求订阅!)
    临近11月,网上突然出现了很多关于11月11日光棍节的倡议。

    回家的灰机上,韩舞看着这种新闻哭笑不得,单身就已经够可怜的了,为什么还要过节示众,非要往伤口上撒盐吗,这个社会怎么看不到一点温暖呢!

    也不知道是哪个脑残想的这种节日,韩舞不漏痕迹地日常怼封寒。

    到机场的时候,因为老爸和梅姨都在忙工作,是苏苏接的她。

    呃~

    才怪!

    是伍陆三十哥带着苏苏接的她,见到她人后,伍陆松了口气,“小舞啊,孩子归你了,我还要赶飞机去京城出差,外面有你爸的车,停在……”

    韩舞没想到自己落地的那一刻开始就要带娃了,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拒绝施雅颂去登长城的提议,反而万里迢迢回家带孩子的!

    哦,想起来了,好像是为了避开封寒,同时能看看当年的小溪溪变成什么样了。

    哈哈,想到自己一骗就是八年,韩舞已经迫不及待看到鹿幼溪呆如木鸡的吃惊模样了。

    想到这,韩舞兴高采烈地抱起苏苏,“小宝贝儿,走咯!”

    其实韩舞很喜欢带孩子,苏苏多可爱啊,跟个布娃娃似的,在通往停车场的路上,她已经把小丫头的脸蛋蹂躏了十个会合,“听说你得了故事大赛第一名,真厉害啊!”

    “姐,你这样我没法跟你好好说话的~”苏苏郁闷道。

    韩舞又吧唧吧唧亲了几口,“好了,开车就不揉了。”

    “对嘛,交警叔叔说过,开车不揉脸,揉脸不开车~”

    这孩子,是学相声了吗,俏皮话一套一套的,等等,相声是啥?

    开着车,韩舞带苏苏先是回了母校东扬一中,这个时间,学校应该放学了,本想邂逅一下鹿幼溪,给她一个浪漫的重逢场面,结果她只看到大熊小鹿丧丧的一起出来。

    “喂~”韩舞喊道。

    “小舞姐!”两个曾经的小跟屁虫颠儿颠儿地跑过去,脸上挂满惊喜,自从韩舞去上大学,他们已经近两个月没见了。

    鹿皓歌:“小舞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好不巧啊,封寒那小子不在家啊!”

    熊迪:“刚走~”

    “我又不是回来看他的,小鹿,听说你堂妹是鹿幼溪,而且跟你们一起生活,她人呢?”韩舞还在瞅后面呢。

    小鹿解释道,“哦,是这样的,我们今天月考,她上午考完语文就突然不舒服,而且吐得厉害,后面的自然科学都没考就回家休息了,我们正要回去看她呢。”

    熊迪:“在家养病呢。”

    “啊?怎么不去医院啊,那我也跟着去看看吧。”韩舞担忧道。

    于是两人弃了自行车,跟韩舞坐车去了鹿家。

    真让封寒说着了,鹿幼溪真的临考生病了,她这病临床表现是看到试卷就恶心呕吐,离开考场就清心明目,要想痊愈只有一个办法——考试结束!

    鹿幼溪虽然学习渣,但数理化这些是渣中渣,语文史地这些还凑合,所以考完语文,她就开始装病了,将来就算名次低,也可以说,我只考了一科而已,低也正常。

    作为一个演员,想要骗过所有人,让他们以为自己真的生病了,这是易如反掌的事,她可以通过心理暗示就让自己把早饭吐了出来,就连医务室的医生都给她开了药,让她回家休息,试可以不考,身体不能垮掉啊!

    于是考完语文,鹿幼溪就结束了这次月考,当然,装病要装彻底,不然二叔和婶婶该叨叨自己了。

    但也不能装的太过,那样就该把她送去医院了,就算不送医院,如果把熊爸爸请来,也够她受的。

    所以现在鹿幼溪躺在床上,面色有些苍白,嘴唇没有血色,头发略显凌乱,好在精神正常,没有胡言乱语,行动可以自理,也没有发烧发寒等症状。

    当婶婶问她怎么样了的时候,她会委屈中带几分倔强,不甘里又有一丝刚强地说,“我能行,下午我还要考试!”

    然后刚起身就开始身体发飘,摇摇晃晃恍恍惚惚。

    吓得高乔忙拦住,“还考什么试啊,医务室老师不是开了药吗,今天就吃药休息,什么都不要想,试可以不考,身体不能垮掉啊!”

    背对高乔婶婶的时候,鹿幼溪差点笑场,竟然和医务室的姐姐说的一样,但专业演员的素养要求她一镜到底,中间绝不ng,反正婶婶是被她唬住了。

    “妈,我回来了,你看谁来了!”耳聪目明的鹿幼溪一下子就听到堂姐的声音,估计是把大熊姐夫也带回来了。

    高乔出去相迎,不一会儿就传来了热闹喧嚣的声音。

    “阿姨好~”

    “诶呀,小舞怎么来了,阿姨可是好久没见你了!哦,还有小苏苏~”

    “是啊,这不去燕京上大学了嘛~”

    “变化真大,上了大学更漂亮了!”

    “有吗,哈哈,没觉得呀~”

    “有没有带男朋友回来啊?”高乔热络地问。

    “没有呢,才刚上大学,不急的。”韩舞尴尬道。

    是她,是韩舞!

    鹿幼溪知道肯定没错,是她回来了!

    好你个封寒,你姐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

    怎么办,现在要怎么办,鹿幼溪照着镜子,这副憔悴的鬼样子怎么能见人呢!

    外面的韩舞已经和婶婶聊到了她。

    “阿姨,我是来看鹿幼溪的,她怎么样了?”

    “这孩子啊,跟她妈的时候肯定没少遭罪,肠胃搞出了毛病,今天肯定是为了月考,早饭吃的急了,结果考完第一场全都吐了,这不正在里面休养的吗,脸色可憔悴了~”高乔叹道。

    “妈,你先做饭吧,今天中午小舞姐和苏苏在咱家吃,我们去看看溪溪。”鹿皓歌道。

    高乔点点头,然后用疑惑的眼神看向熊迪,如果这货也在家吃,那中午的饭需要double(加倍)。

    “妈,我一会儿回家吃。”

    高乔松了口气,不需要额外买米了。

    “溪溪,给你介绍一个新朋友,就是我们常跟你说的……呃,小舞,姐。”鹿皓歌看到鹿幼溪的样子,一时间有点呆住了~

    刚刚老妈好像说过她面色憔悴的吧,可是谁家的面色憔悴是这个样子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