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总结、归纳、梳理、思考
    梅凤巢这种心情,大概就相当于另一时空20世纪七十年代,米国大妈的儿子要去燕京旅游一样,这哪是旅游啊,分明就是探险!还不一定能囫囵个的回来~

    唉,都是偏见啊!

    好在有老韩站在他这边,“男儿志在四方,我比他还小的时候就一个人在威尼斯打飞的回来了,他都十六岁了,而且去的地方也不是非洲腹部或者亚马逊雨林,只是东南亚而已,那里的人几乎都会说汉语,有什么可怕的。”

    “就是就是,”封寒添油加醋道,“如果不看看那里的风土人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下笔了,这对我来说,可是非常重要的一部作品啊!”

    “那你去多久?”梅凤巢问。

    “应该也就一周左右吧,放心,危险的地方我肯定不去。”

    “那你必须每天早晚各打一个电话!”梅凤巢坚定道。

    “中中中,都听你的,”封寒无奈道,“小时候我一个人去外婆家你都没这么不放心。”

    “废话,那是在国内,国内这么安全,我怕什么,国外能一样吗!”梅凤巢紧锁眉头,感觉这个母亲节过的一点都不快乐。

    “那你什么时候走啊?”

    “后天吧。”明天还要跟祖老师和安熹教练请假,买机票,他这也算是说走就走的旅行了,之前并没有做详细计划,都是游子吟逼的啊。

    第二天,当祖骁老师听到封寒的请假计划,他脱口而出,“从明天开始,请假一周?你该不会是为了避开月考吧!”

    咦,好像还真是巧妙地避开了月考~

    “祖老师,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是怕考试的人吗,你不要把我和鹿幼溪混为一谈好吧!”封寒严肃认真道。

    “反正人家鹿幼溪最近没有请假计划~”

    “保不齐考试那天她就闹肚子考不成了呢,”封寒说着风凉话,“而且我是为了新书采风的,是为了写出更动人的故事,你难道不希望你的弟子能在文坛占据一席之地吗?”

    “啊?又要写新书啦?会不会太高产了一些?”祖骁又担心又羡慕,自己可是写个豆腐块都能磨半年的。

    “你知道我的偶像是谁吗?”不等老祖猜,封寒就直接说了,“是苏坏,他十**岁就有销量百万的长篇小说,我也不想落后于人,甚至想要在十**的时候有两本销量百万的小说,把我的这位偶像彻底的压在身下!”

    “好志气!”祖骁赞了一声:“那苏坏是北方学子,你如果真能有超过他的成就,也算是给咱们南方学子长脸了,放心去吧,有什么事,你韩叔替你兜着!”

    咦,前面说的那么慷慨激昂,怎么后面,“怎么是我韩叔啊?不应该是祖老师你吗?”

    “诶,我兜不住,你韩叔跟校长关系很铁,他面子大,出了事算他的,你去吧。”

    呦呵,这是激将法啊,不过对封寒没用,“反正我韩叔已经同意了,那就让他兜着吧,谢谢祖老师成全!”

    对了,离开之前还要告诉嬛嬛一声,省的她到了月底会在机场等自己,跟个望夫石似的。

    “啊,你要去大马来亚啊?”

    “对啊,”这是封寒确定的目的地,处在赤道附近,岛屿众多,居民以华人为主,交流方便,最重要的是,他们的新教材引用了他的作品,也算是一种缘分了,“怎么,是不是很羡慕我可以随便请假~哈哈!”

    “是啊,很羡慕。”很羡慕男朋友的创作欲会如此强烈,自己为啥就这么咸鱼呢,每天不是上课就是想他,根本提不起写作的冲动,原本想一篇小文章投给《萌芽》,算是支持未来公爹,结果半个月才写了几百字,失败!

    “诶呀,你兴致不是很高啊?”

    “会高才怪,你一个人去旅游,月底也不来看我了。”苏嬛怨气满满道。

    “小笨蛋,”封寒宠溺道,“我请了那么多天假,回来的时候我可以先飞回燕京,然后再回东扬啊!”

    “所以你还是回来看我的?”

    “当然,其实我更想邀请你跟我一起去大马来亚,只是觉得你可能会没时间。”封寒实话道,如果能和女朋友来一场浪漫的异国游,肯定能更加夯实他们的感情。

    “我……”苏嬛很想冲动的答应,可他们还有拍片计划,这几天正是关键的时候,“我还是在京城等你吧~”

    “嗯,那里那么热,你那么白,还是不要去了。”封寒给苏嬛找了个理由。

    苏嬛认真叮嘱:“那你也要注意别晒太黑,不过就算晒黑了我也不嫌弃,但是不可以胡吃海塞,如果吃成大胖子就不可原谅了……”

    虽然明白即便封寒去了大马来亚,也不影响两人的日常交流,但这次他们还是打了很久很久,直到一方的电话开始有些发烫,这才结束。

    挂了电话的苏嬛决定晚上去姐姐那里一趟。

    苏嬛的姐姐苏嫣是嫣然文化出版公司的老板,嫁了一个画家老公,此时正大着肚子,她姐夫去疆区采风了,所以她们姐俩儿的情况差不多。

    姐夫已经走了一段日子,平时懒得动弹的苏嬛还知道常来看看寂寞的姐姐,今天更是格外的想跟她聊聊,毕竟自己走上写作之路,姐姐是她的引路人。

    苏嫣也是他们家唯一一个知道苏嬛恋爱的人,苏嫣见妹妹陷在沙发里神情呆滞,只好大着肚子给她沏茶,同时道,“你知道你写作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

    “是什么?”

    “是你不会写你自己没经历过的东西,”苏嫣认真分析道,“写《高三派》那是因为你经历了高三,写《傀儡》那是因为你在雍州观察过很长时间的皮影,《懒猫团》是我给你的命题作文,你说你写不来,于是养了那么多只猫,事后就丢给了爸妈,结果导致咱家的老鼠彻底绝迹,我说的没错吧。”

    “这些话你早就跟我说过好多遍了,可我现在这算什么情况嘛,我在谈恋爱啊,怎么就是写不出言情小说呢?”苏嬛苦恼道。

    苏嫣继续分析,“前段时间你说要写言情小说,我说你写不来,因为你都没谈过恋爱,前面三本书也都没过多涉及感情,结果呢。”

    “结果确实写不出,但我后来谈恋爱了啊,可我还是写不出啊?”

    “傻妹妹,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瓜笨蛋,就像在迷雾里行走,迷雾就是爱情,身处其中只会晕头转向,你根本看不到爱情的本质是什么,只有失恋了,抽身离开,站在外面才能看得清,才会对自己的恋情进行总结、归纳、梳理、思考,写作的灵感也正源自于此啊,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