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我认识她的时候,他是男的
    回家的路上,韩士群还关心了一下封寒的恋情,问他和京城那姑娘发展的怎么样。

    “挺好的啊,上次去京城比赛还聚了几次。”封寒不敢看老韩的眼睛,毕竟京城不止一个姑娘。

    “你少了一块金牌,是送给她了吧?”

    “韩叔圣明!”

    封寒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叔,你看你当年在影视圈也算是很牛叉的存在了,别说同龄人了,就算老戏骨获得的荣誉都没你多,怎么你就没得到过爵位呢?”

    “其实那时候国家包括皇室对影视娱乐产业并不够重视,那时候大夏的口号是打造地球第一强国,把生产力和商业放在最重的地位,我是错过了好年代。”韩士群自嘲道。

    “当然,即便现在,皇室对演员的重视程度依然不高,像我母亲,集齐了国内三金,国际三大得其二,在国内的女演员中,她算是头一份了,但也没有得到过爵位,其他重量级演员,得到爵位的也非常少,倒是编剧、导演这些人的地位更高,导演界的几位大拿全都是爵爷。”

    “你怎么突然对爵位感兴趣了?”韩士群奇怪问道。

    “哦,我的新书里有个重量级角色就是有爵位的。”封寒搪塞道。

    “我认识的人,除了我爸,还有一个人也有爵位在身?”

    “谁啊?曾老?”

    “不不不,是轻歌。”

    “哦,就是写夜味的那位啊~”封寒对这位首印30万的作者没啥好感,写得不咋地嘛,跟他家嬛嬛比差远了。

    “他怎么会得到爵位呢?难道他的书成就很高?”封寒不解道。

    “因为大夏在文化产业上比起欧美有些落后,而轻歌的小说在米国曾很长时间霸占了销售榜,也是近现代在国际上知名度最高的大夏作者之一,是大夏文坛在国际上的一面旗帜,所以尽管年轻,但依然荣誉加身。”

    原来这样啊,这经历听着怎么有点耳熟啊,好像在哪儿听过。

    “对了,轻歌是男是女啊?”封寒随口问了一句。

    “呃,”这个问题把韩士群难到了,他想了想,“我刚认识她的时候,他是男的~”

    ……

    韩士群现在是春风得意,石一拓的心情正相反,经过了前几期的销量暴增之后,蔡蝶飞的新书已经无法带来新的读者了,在最新的一期,销量甚至出现了小幅度的下降。

    “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明明我们的订购用户变多了,读者群开始全国各地开花,为什么这一期销量却降低了,是哪里出了问题!”石一拓狠狠地拍着桌子。

    面前都是他最忠诚的部下,大家有一说一。

    “还能有什么,还不是蔡蝶飞的新书,这书的质量根本就不行,他准备的太仓促的,每次把稿子给我们,我们都能挑出一大堆错别字,至于句式结构的错误就更多了,这还是小事,最重要的是这部小说的吸引力太差了,情节构架不成章法,和萌芽的三重门根本没法比。”一个编辑直言道。

    “我让你夸对手了吗,我让你说自己的问题!”石一拓怒道。

    “我们自己的问题就是蔡蝶飞了~”

    “我也觉得给蔡蝶飞的价格太高了,这本书的质量根本不值这个价儿。”有人落井下石道。

    当然也有反对意见,“蔡蝶飞这部书肯定没法跟那部百万销量的比,可确实有很多读者是因为他才认识了我们东扬文艺周刊,我们现在每期的销量都维持在40万册,只是可惜没能跟慕容牧搭上关系,发行渠道打不开,销量肯定是有天花板的。”

    石一拓:“那萌芽怎么就打得开渠道!”

    “他们是运气好,和启明书店搭上了关系,启明是西部地区最大的图书商家,有了启明的帮助,几乎就打开了整个西部市场,但即便有西部市场,萌芽的销量依然不足我们的一半,可见我们的优势依然很强。”有人得意道。

    “可对方只有两期而已!”石一拓眯着眼,“谁知道下一期他们会不会达到三十万的销量,下下次会不会达到四十万,同志们,形势不容乐观啊,为什么我们这次的销量降低了,就是因为在学生群体,我们存在冲突,而对方比我们更有竞争力,一旦学生群体完全放弃我们,我们请来蔡蝶飞所积累的优势将荡然无存,所以,新的一期,我们要把庄御的新书推出去,你们都认可庄御这部书的质量,韩士群也大力推崇,那我们只能寄希望于韩士群的眼光了!”

    “石总,可这样一来,我们杂志每期就有三部连载的长篇小说了,这个比例太大了,会挤占其他版块。”副主编道。

    “其他版块不变,增加杂志的厚度吧,我们的利润本就比萌芽高得多,这点投入不算什么,我不希望看到萌芽杂志销量超过东扬文艺周刊的一天!如果真有那一天,你我都会成为全城的笑柄!”

    ……

    第二天,鹿幼溪见了封寒就让他快点转发她的嘤嘤,最好让吴王也转发一下,她在嘤嘤上发状态推荐了《体面》,毕竟是自己的生意,鹿幼溪为了电影的宣传是真急了。

    封寒比她还急,这首歌的收入有他的,可没鹿幼溪的,一首《葫芦娃》就让封寒唱到了写歌的甜头,以《体面》在那个世界的风靡程度,肯定也差不多。

    果不其然,封寒转发后在鹿幼溪的评论区看到很多夸奖的声音。

    小卷毛毛不卷:这首歌太惊艳了,这是本年度听到最好听的一首歌,就凭这首歌,这部电影我也肯定会看!

    笨笨爱笨笨:歌曲有点忧伤,但我却听了一遍又一遍,有点想前男友了~

    筱筱笨笨猫:听完这首歌,想到了前段时间刚刚分手的女孩,看着身边36d的现女友,诶,幸亏分的早啊!

    恋旧又拧巴的我:这是溪溪唱的吗?为什么会有一种恋爱的感觉,我要用它做我的起床铃声!

    如果不是方瓜瓜买的水军,那这首歌真的算是没什么差评了,更是有不少人因为这首歌对这部没有大明星大导演的小成本爱情电影产生了兴趣。

    封寒随口问了一句,“这部电影什么时候上映啊?”

    “快了,11月7号。”

    “哦,那可以宣传一下光棍节啊!”

    “光棍节,那是什么鬼?”

    “哦,这是我自创的节日,11月11日,没有男女朋友的单身男女的节日~”

    (ps:第二更,稍后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