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城主一怒为封寒,过江娇龙遭阻拦
    封寒虽然有几个闲钱,不过距离下一届奥运会还有两年,两年时间在一个顶级运动员身上的投入是巨大的,这是一个会让他心疼的数字,况且,自己一旦夺冠,不仅是他一个人的荣誉,那也是地方政府的功绩,所以他决定敲曾乐心的竹杠。

    曾乐心此时已经回到了婺城,准备和郁彤大干一场,还把凑上去谈合作的焦急风也带了回去共商大计,此时他们早就化干戈为玉帛了,有利益,就是朋友,这是焦急风一贯的处事原则。

    曾乐心喜欢这种有原则的商人,只不过她想象中的横镇影城项目太过巨大,焦急风一个人肯定吃不下,甚至连大股东都不可能是他,想必他也有自知之明。

    在大夏当官,有一条重要的潜规则,虽然官位是组织研究决定的,但一定不能忘了,上有皇恩浩荡,下有百姓供养。

    最后一句是场面话,前面的“上有皇恩浩荡”最重要,当官,一是要让百姓满意你的执政,再有就是让皇家有钱可赚。

    正是基于这项原则,所以国内几乎什么赚钱的产业背后都有蓝氏皇族的影子。

    曾乐心自然也不能免俗,想想自己相熟的皇室成员,有谁对影视娱乐产业感兴趣呢?

    正想着,封寒的电话打了进来。

    “喂,什么事啊?”曾乐心瞬间切换成了日常模式,封寒一点都听不到官腔官调,甚至还有一丝软糯。

    “哦,曾城主,是有个情况,我想反映一下~”封寒却开始拿腔作调,一副说公事的姿态。

    然后他讲了自己所在东扬一中游泳馆设施装备陈旧,而且也没有专业的营养师和按摩技师,想他封寒在京城披荆斩棘为杨州队夺得八块金牌,上头体育局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这样自己将来也好继续为州队再创佳绩啊。

    “不就是要钱嘛~”

    “这么说就俗了,我还是更喜欢把这解读成为了体育事业的蓬勃发展而做的回报更高的投资~”

    想到封寒给自己出的价值千金的影城计划,曾乐心大方道,“好,准啦!”

    “谢城主大人!”封寒笑笑,“改天再去你家吃炸蛤蟆~”

    “我先炸了你~”曾乐心嗔笑道。

    挂了封寒的电话,郁彤敲门进来,说了一大堆关于影城计划的正事,最后漫不经心地提了一句,“哦,那个,封寒的市三好学生被否了。”

    “怎么回事儿?”曾乐心黑着脸问。

    见老大果然重视,于是郁彤添油加醋讲了教育局某局长给封寒穿小鞋的经过。

    ……

    市教育局的郑淑芬副局长虽然是副的,但因为老公元凯是区长,属于实权重职,前途不可限量,所以郑副局长在局里也是说一不二的,再加上有程本顿等一批属下溜须拍马,奉承着她,所以从来都是以正局长自居的。

    前些天,她儿子参加某故事大赛,她本来也没想让儿子抛头露面,可既然都已经参加了,以他儿子的冰雪聪明,从容睿智,倜傥不羁,巧舌如簧……不拿第一,还有天理吗!

    可结果就是没拿到第一!

    她问负责这事的程本顿,老程自然是把所有责任都推给封寒,“就是那小子故意跟小骅过不去,他有个关系户也在那个比赛里,所以给小骅的分数远低于平均分!”

    “这谁啊,这么嚣张,管得住他吗?”郑副局长问。

    “咱们正管他,那小子就是东扬一中的一个学生,因为写了几篇文章,所以在外面有点名气。”程本顿简略道。

    郑淑芬副局长大手一挥,“办他!”

    也是巧了,市三好学生的名单下来了,这是由学校提名,最终经过教育局审合才能通过生效的,封寒是个例外,他是城主亲自提名的,不过在名单上并没有显示。

    一般三好学生名单是多余名额的,需要教育局酌情去掉一部分,于是封寒就被酌情掉了。

    这本是微不足道的小事,结果被郁彤这个有心人发现了,于是汇报给了曾城主。

    曾乐心是个讲理的人,你郑副局长不是仗着老公有权有势吗,那我就拿你老公开刀!让他无权无势!

    她是过江龙,在当地的工作本就受到了一些本地势力的懈怠阻挠,之前她一直和气生财,勉励周旋,今天,她决定不惯着他们了,先查开发区的账目,她就不信区长元凯是干净的!

    在官场这么多年,曾乐心发现,还就是她这种有硬背景的二代三代们底子最干净,因为他们不缺钱,缺的只是那个攀登高峰的机会,权利对他们的诱惑比金钱大得多!

    而且,家族也会有专门的人搞钱,不需要经他们的手,他们只要努力一步一步往上爬就好。

    见老大为了小男友对本土势力大开杀戒,郁彤已经开始脑补了100万字的霸道女总裁小言文,接着她又问,“那三好学生这事?”

    曾乐心挥挥手,“直接推荐他参选州三好学生,而且必须选中。”

    “好的嘞!”

    ……

    阎乐和顶峰文化达成合作后,他首先开始将库存的童装进行二次加工,添加卡通图案,其中最主要的自然是韩小苏喵,其次他比较看好的是那个罗小黑,或许小男孩会比较喜欢。

    忙活了一天,晚上回到家里,阎乐那个惹人厌的大舅哥又来了,如果他再敢让自己掏钱冠名活动,自己就豁出脸面把他赶出去!

    然而很意外,这次程本顿竟然没有趾高气昂,一进门就唏嘘不已,“元区长这次危险咯!”

    “哦,他爸爸不是退休的区长吗,他不是在婺城人脉很广吗~”阎乐慢悠悠道。

    “有个屁用,城主要动他,有个区长爸爸屁用没有,更何况还是退休的,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惹到曾城主了,反正城主要收拾他,最幸运也是降级使用了,说不定……”程本顿看了一眼练习插画的阎萝,做了一个咔嚓的手势,“以后仕途就没戏啦!”

    程本顿是感受到唇亡齿寒了,如果元凯牵连到了郑副局长,那会不会牵扯到自己呢?

    阎乐连看他笑话的兴趣都提不起来,准备了两件新式童装,“这个给你家咬咬吧,小男孩应该喜欢。”

    “这是什么鬼,黑漆漆的?”

    “这是罗小黑,是一只……嗯,就是一只猫。”阎乐突然变成自言自语,一只猫,会不会太单调了点,要不要给它加点人设?

    ps:感谢lueng的千赏!第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