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出柜啦(第二更)
    “我小舞姐人美腿长嘴巴甜,当然追求者无数,不过她眼高于顶,自然是没有男朋友的。”封寒谨慎地看着鹿幼溪,果然从她的表情中捕捉到了一丝欣慰的笑意,她什么意思,女人也不放过吗!

    不过封寒并不怵她,如果自己连女人都争不过,还谈什么给小舞姐幸福,有本事尽管放马过来!

    正当两人僵持着,突然,衣柜里发出一阵细碎的声音,像是有只小耗子。

    正脑补美好画面的鹿幼溪吓了一激灵,封寒勇敢地挡在她前面,随手抄起一个平底锅,“别怕,大耗子而已!”

    柜子里的响动更大了,封寒准备把门打开,只要里面的东西冒头,自己肯定把它拍扁!

    然而,封寒刚要动作,鹿幼溪突然想起了什么,拉住封寒的胳膊,“别闹,是小糯米。”她见两个女孩进来,但最后只有苏苏出去了。

    “啊?小糯米吗?”封寒打开衣柜,果然见里面藏着一只小萝莉,在黑暗中露出一排小白牙。

    “糯米啊,你出柜吧。”封寒劝道。

    小糯米摇摇头:“不行,会被苏苏找到的。”

    “哦,在玩捉迷藏啊!”

    “对呀。”

    “那我们出去帮你打掩护,你好好藏着。”封寒拉着鹿幼溪出去,鹿幼溪则偷偷拿了一张韩舞近期的照片。

    这小动作根本没逃过封寒的眼睛,不过封寒没揭穿她而已,八年痴恋,就当是留给她的纪念吧,就算她晚上对着照片撸,也是韩舞应得的,谁让她欺骗人家感情呢。

    封寒鹿幼溪两人一走,米糯刚要关上柜门,借着外面的光,突然她看到柜子内侧贴着一张大照片(海报),照片上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好像是妈妈!

    只是妈妈的造型有点蜜汁尴尬,虽然变化很大,但小糯米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妈妈,可是,妈妈怎么会出现在苏苏家呢,而且她旁边这个阿姨是谁呢?

    带着这种疑问,小糯米关上柜门,等待自己被苏苏发现。

    ……

    鹿幼溪不愧是资深演技派童星,走出那道门,脸上笑容洋溢,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大熊小鹿看着,很难不怀疑,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封闭的房间里都发生了什么。

    小鹿刚要问,就被大熊拉住了,这个媳妇儿话太多,有时候不是什么好事,“算了,别问了,真有事儿,小溪会跟你说的。”

    封寒含笑指着金银铜牌,“有喜欢的吗?”

    “干嘛,舍得送给我们啊?”鹿皓歌问。

    “不是,有喜欢的就合个影吧,拍完照我还要收藏起来呢。”

    鹿皓歌:“切~”

    这时从楼上找了一圈的苏苏问,“锅锅,见到小糯米了吗?”

    “没……”

    封寒刚要否认,鹿幼溪突然悄悄指了指韩舞的房间,苏苏会心一笑,马上溜了进去。

    封寒不高兴了,“鹿幼溪,你干什么啊,你忘了刚刚对小糯米的承诺了吗?”

    鹿幼溪耸耸肩,“那是你的承诺,又不是我的。”

    “你不高兴,别人也别想开心对吧!什么人啊~”封寒哼道。

    “没错,我就是这样的人,你才知道吗!”鹿幼溪胸里憋着一股气,毕竟以前她喜欢的是个男孩,现在变成了喜欢女孩,她心理建设还不完全,所以想吵架,封寒是个不错的对象。

    外面战备升级,房间里找到小糯米的苏苏,和被苏苏找到的小糯米两人却欢天喜地,见到打开柜门的苏苏,小糯米终于出柜了,还感慨苏苏真厉害。

    苏苏脸皮厚,才不会说自己是受人指点,心安理得地接受小糯米的表扬,“那当然了,我平时和锅锅姐姐玩捉迷藏,从来都是我赢的!”

    小糯米急着走完了表扬程序,拿出衣橱里的大照片问,“苏苏,你看这是不是我妈妈?”

    苏苏看了一眼梳着一头脏辫,衣着夸张酷炫的画中人,使劲摇头,“不是不是,这怎么会是米老师呢!”跟个怪物一样~

    小糯米歪着头,“可这明明是妈妈啊?”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如果是你妈妈,那怎么会在姐姐房间呢?她们又不认识。”苏苏辨道。

    小糯米都要哭了,这怎么就不是妈妈了呢,虽然造型天差地别,但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妈妈就算去了高丽,自己也不会认不出来啊!

    见小糯米委屈巴巴的样子,苏苏忙大方道,“好啦,可能这就是你妈妈吧,这个送给你,等米老师回来了你问她吧。”

    小糯米这才重新阳光灿烂,“谢谢你苏苏。”

    苏苏抱了抱小糯米,“轮到你找我了~”

    外面终究没有吵起来,见势头不妙,小鹿急忙拉着大熊和鹿幼溪走了,到了外面,性子急的鹿皓歌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小溪,封子是不是对你干了什么啊?”

    鹿皓歌的问题很有诱导性,鹿幼溪刚要习惯性撒谎,比如说,他亲了自己,他对自己露出小jj之类的话。

    可话到嘴边,鹿幼溪幡然醒悟,说那些有什么用,加剧他和堂姐他们的误会?让封寒更讨厌自己?好像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于是鹿幼溪笑笑,“没有啦,我是在里面看到一幅素描人像,觉得很漂亮,想跟他买,可是封寒说那是他姐姐画的,不肯卖呢,真是气人。”

    “这是原话?”大熊问。

    鹿幼溪点点头,“怎么了姐夫?”

    鹿皓歌惊奇道,“封子这家伙竟然称呼小舞姐为‘姐姐’,天啊,看来两人的关系真的缓和了不少呢!”

    熊迪欣慰道:“他终于长大了~”

    鹿幼溪这个有心人记下来,封寒那家伙原来和小武……小舞姐关系不好的。

    “姐,你跟我说说那个小舞姐呗,她人怎么样?”鹿幼溪缠着堂姐问道。

    “小舞姐,当然好啦!”鹿皓歌眼睛里都开始冒星星了,“你是不知道,小舞姐可厉害了,小时候经常带着我们打架,原来我们住一个小区,她,我,还有大熊,我们就是小区三霸,都是因为小舞姐战斗值高,还有还有……”

    说起小舞姐小时候的光辉事迹,鹿皓歌神似网文写手,没完没了水个不停,而鹿幼溪则时刻嘴角含笑,听到别人夸她的小舞姐,就好像自己得了小红花一样开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