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自画像
    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鹿幼溪,封寒就忍不住嘴角上扬。

    这姑娘看起来精明,可却在最重要的事情上犯糊涂,她喜欢上了一个女孩,而且一下子就喜欢了八年!可把封寒乐坏了。

    他现在就期待着小舞姐回来后,自己把她介绍给鹿幼溪,也不知道她能不能认出来那就是自己深爱了八年的小武哥。

    那场面,肯定爆炸极了!封寒有点迫不及待了,甚至想喊韩舞下次过周末的时候回家。

    到了家门口,封寒首先注意到隔壁焦急风家开着门,停着车,看来这位大土豪又回家体验陋室生活了,和他临安、沪城的大房子相比,还是这种小地方住着有人文气息啊。

    封寒刚要完美路过,就听到里面传来喊声,“小寒同学,来来来~”

    是焦急风,不仅他,还有封寒的三位同学,原来他们在封寒家外等着,恰好焦急风也回来了,身为邻居,又是朋友,就把他们请到了自己家。

    焦急风第一眼就认出了鹿幼溪这位大明星,虽然他不太关心娱乐圈的事,不过他的新任女朋友算是个三线女明星,对这个女孩的经历自然有所耳闻,在东扬见到她并不觉得奇怪,只是惊讶于她竟然还是封寒的朋友。

    封寒同学果然不简单!

    为了显摆自己的文化底蕴,焦急风自然要让大家看他那副曾老亲笔的“陋室铭”,现在人们都已经知道,这篇文是封寒的作品,在文人圈子里已经小范围传播开了。

    大熊小鹿鹿幼溪三人都不是对书法感兴趣的人,不过在人家做客,还是要懂点事,应和着跟他聊聊书法,夸夸他的藏品。

    直到封寒出现,他们才觉得得到了解脱。

    谁知封寒也不急着走了,还跟焦急风聊起了天,“焦总,你老家好像是横镇的吧?”

    “对啊,我的老家就在那个镇,我是镇里土生土长的人,别看镇子不咋大……”

    “我知道我知道,有山有水有树林嘛,”封寒抢了话道,“那你知不知道,曾城主打算开发横镇,把横镇打造成全宇宙最全面的古装影视拍摄基地。”

    “啊!谁说的?”焦急风焦急地站了起来。

    “我说的啊,这是我给她的建议,政策应该马上就能落实了。”封寒一点也不谦虚的把功劳安在自己身上。

    焦急风其实一直心系老家百姓,这次回来也是想着要不要再搞点事业,让家乡百姓能有点事情干,省的大家都游手好闲。

    没想到还没回去,就从封寒这里听到了这种利好消息,如果是真的,那他说什么也要掺和一脚!

    封寒告诉他,也是这个目的,横镇影城的项目需要的资金太多,政府不可能掏全部的钱,他们出地皮出政策,主要还是要吸引社会上的资金热钱,就像焦急风这样在富豪榜上有一号的人物,绝对是拉拢的主要对象,封寒是在帮曾乐心,也是在帮焦急风。

    别说焦急风了,就连一旁的鹿幼溪都有点心动,这些年她走遍了几乎全国各地的影视城,知道影视城对于剧组是强势的一方,有时候只给你那么长的拍摄时间,到了时间就轰人,牛的厉害,毕竟古装戏是国人最喜欢的类型片,这就造成了古典影视城的强势地位。

    只是他们公司的钱暂时都变成了投资,面对横镇影城这种大项目,也只能眼馋流口水了。

    和封寒再三确定了曾乐心此时就在横镇后,焦急风等不及了,“你们玩着,我要出去一趟,老王,备车!”

    “我们也要走了,祝焦总能有所收获。”

    然而焦急风并不乐观,“曾城主可不是善茬儿。”看来上次的教训让他心有余悸。

    鹿幼溪的关注重点一直在小糯米身上,可直到进了封寒家,她也没看出这孩子长得像谁,说起来,这孩子还是像妈妈多一点,很有沈琉星婉约的气质。

    封寒去拿他的奖牌,他一个没留神,鹿幼溪就跟着玩躲猫猫的苏苏小糯米进了小舞姐的房间。

    “看吧,这就是我的奖牌!”封寒咣啷啷随手一扔,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还有一块是给女朋友了。”

    鹿皓歌笑道,“你还真是舍得投入啊!”

    “一块金牌而已,又不是一块金子,而且这种东西以后我肯定不会缺,”封寒无所谓道,“对了,鹿幼溪呢,她不想看吗,我还想让拍几张照片发到嘤嘤上呢。”

    “现在已经开始出现你们的绯闻了,你还嫌不够热闹啊~”小鹿哼道。

    听说自己和鹿幼溪闹绯闻,封寒兴致盎然地刚要细问,鹿幼溪突然从韩舞的房间跑了出来,激动道,“房间里的画像是谁?!”

    封寒猛地拍了一下大腿,坏了!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苏苏就已经回答了鹿幼溪的问题,“那是姐姐啊。”

    大熊小鹿肯定是无法理解此时鹿幼溪内心汹涌澎湃的感觉,封寒跑进去把苏苏丢了出去,“你们先玩着,我有点话跟她说。”

    在韩舞的房间里,贴着一副韩舞13岁的自画素描像,那时的她还是短发打扮,不过整体气质已经很女性化了,胸部开始发育,衣服也是女装款式,一颦一笑都是一个漂亮的短发小姐姐。

    鹿幼溪一进来就被这幅画吸引住了,这画上的人,不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吗!

    那会儿韩舞刚接触素描,但画工不错,之后就一直挂在墙上,作为自己贯通东西方绘画的佐证。

    只剩他们俩了,鹿幼溪急着问,“刚才苏苏说这是她姐姐,这是怎么回事儿?”

    她仍没想过小武哥其实是小舞姐,反而开始脑补小武哥是不是有个龙凤胎姐妹之类的剧情。

    之前封寒是想看鹿幼溪笑话的,不过此时他在鹿幼溪脸上看到了激动、喜悦、狂热、焦灼这些外显的表情,他也不好意思再瞒着她。

    还是实话实话吧。

    “你说的那个小武哥是端木樱的孙子,韩小龙的儿子,那你知不知道我继父叫什么?”

    “韩士群?”

    “对,韩士群,艺名,韩小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