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老人女人和小人
    曾广贤喜欢小孩,看着眼前两个比他孙子顺眼无数倍的小姑娘,他笑得嘴巴合不拢,“你这个小丫头叫苏苏,是韩士群的小女儿,我记得,你又是谁啊?”

    “她是小糯米!”苏苏代为回答。

    小糯米此时正占着嘴对付一只油炸蛤蟆,见里面的鸡蛋糖心顺着她的下巴流了出来,贴心的苏苏忙伸头过去舔了下她的下巴,避免流进脖子里。

    看到这有爱一幕,小胖宝的心都碎成渣了,哎呀,自己慢了一步啊!

    小糯米冲苏苏笑了笑,以示感谢,还问曾老,“爷爷,这是什么呀,好好吃!”

    “哦,这是炸蛤蟆。”

    “蛤蟆是什么啊?”小糯米又问。

    曾宝禄抢答道,“我知道我知道,就是青蛙,小蝌蚪长大后就会变成青蛙!”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他可不是白看的!

    “啊?炸,炸青蛙!”听到自己吃的竟然是这种恶心的动物,小糯米第一时间把手里的油炸蛤蟆扔在了桌上,太过分了!他们把青蛙炸了,青蛙还怎么发明信片啊!

    见小女孩如此可爱,曾广贤开怀大笑,忙捡起来跟她解释炸蛤蟆只是比喻,“这是面做的,里面打了一个鸡蛋,没有青蛙蛤蟆,你看这样子像不像一只趴着的青蛙?”

    小糯米捏了捏外面的面皮,这才敢吃,苏苏则一边吃着一边跟小糯米讲,“其实真正的青蛙很好吃的,锅锅是这么说的,还说以后要带我去地里抓青蛙吃呢,谁让它们到处旅游啊!”

    见苏苏跃跃欲试的样子,小糯米好伤感,妈妈你到底你在哪儿呀,虽然做的东西不好吃,但她起码不会产生吃青蛙这种怪想法啊!

    估摸着封寒差不多得手了,曾广贤招呼曾宝禄,“孙子,去拿两个小碗。”如此一来,一碗粥就变成了两碗粥。

    然而小胖子手一抖,碗碎了,仅有的两个小碗没了,还是苏苏机灵,建议曾爷爷,“可以添水啊~”

    加了水,又咕嘟了咕嘟,封寒出来了。

    见稀粥让封寒不满,曾老直接把苏苏卖了,“这是你妹妹的主意,这孩子真聪明!”

    封寒见苏苏对自己做鬼脸,一不做二不休,“曾老,看我妹妹这么喜欢您家的早饭,要不把她送给你吧,等会儿我只把小糯米带走就好了。”

    “那太好了,我正想要个孙女呢!”曾广贤其实更想要的是外孙女。

    然而这样恐吓的话并没有吓到苏苏,反倒把小糯米吓得不轻,她油乎乎的小手拉着苏苏的袖子,冲着封寒可怜道,“不可以啊,如果非要送,可不可以送给我啊~”

    这下子连刚刚出门的曾乐心都笑疯了,看着双胞胎模样的两个四岁小女娃,曾城主一手一个捏捏脸蛋,“好可爱啊,跟我小时候一样一样的!”

    封寒没想到世上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但没想到苏苏更无耻。

    “哇,姐姐你好漂亮,和我姐姐一样漂亮!”苏苏拍着马屁道,哼,也不知道一个幼儿园学生拍市长的马屁有什么用,难道还能提你做班级小组长啊~

    见曾乐心笑得更开怀了,封寒及时泼冷水,“苏苏,这位你应该叫阿姨的~”

    见女儿不开心,曾老还火上浇油,“就是就是,如果早点结婚,孩子差不多也该有这么大了。”

    曾乐心脸色更难看了,“不想让我吃饭,那我继续睡觉去啦~”

    “吃吃吃,还给你剩了碗粥,”曾老无可奈何道,“我再给你们炸俩蛤蟆去~”

    封寒和曾乐心面对面喝粥,不约而同冒出一个想法:真水!

    曾乐心穿着睡衣,没洗脸,更没化妆,但并不显得憔悴,封寒在全素颜的她脸上并没有找到半点瑕疵,这就很厉害了,真是完美的脸蛋,无死角美颜!

    曾乐心吸溜了两口粥问,“苏老的画呢?”

    “包里呢,现在要看吗?”

    “给我。”

    封寒小心地递过去,曾乐心打开看了一眼,然后不走心地“哇”了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曾老端着刚出炉的炸蛤蟆出来。

    “爸,你看!”曾乐心指着蝌蚪图,“这是苏伯伯送你的,我太喜欢了!”

    曾广贤早就知道这幅画会被封寒送来,不过看到真迹后依然惊喜,“你喜欢我还喜欢呢,不给!”

    “爸,你就送我吧,我平时就挂你这,又不带走,你给我好好保存就行。”曾乐心道。

    封寒大概明白曾乐心的意图了,一旦画名义归了她,父亲为了守护这幅画,也会跟她外公抗争到底的,可如果画是曾老的,说不定他就轻而易举送出去了。

    这丫头,还是有些智慧的。

    “对了,曾老,苏老没给你题字,他说你的字更值钱,让你自己写点什么。”

    “好好好,我拿去书房,你们接着吃,小封,吃完记得洗碗。”

    “啊,凭什么啊,我是客人啊!”封寒不可思议道。

    曾广贤笑笑:“可我是老人啊~”

    曾乐心耸耸肩,“我是女人~”

    曾宝禄指指自己,又指了指苏苏小糯米,“我们是小人啊~”

    所以,这世界唯老人女人和小人难养也!

    蹭饭的封寒最后还要洗刷刷,不过干活的同时,封寒还注意到饭后的曾乐心竟然带着侄子练起了太极拳,至于两个小丫头出于好奇去看爷爷写字了。

    封寒隔着窗户问曾乐心,“城主姐姐,你爸还练吗?”

    “练啊,他是起床后练,我是饭后练,就当消食了。”曾乐心呵呵道。

    “可你练的不是很标准啊,想看创始人版本吗?”

    曾乐心打完收功,对封寒勾勾手指,“你过来啊~”

    擦了擦手,封寒将太极二十四式行云流水地打了一遍,为了确保自己创始人的权威,他平时在图书馆看书休闲之余也没少练,果然看的曾乐心一愣一愣的,这一套组合拳耍的实在太漂亮了,比老爹慢吞吞的打法养眼太多了!

    最后,封寒还告诉她,“我还有最后一招叫做推手的功夫没教你爸,想学吗?”

    曾乐心以女人之心揣度封寒,“有什么要求你先提出来吧。”

    “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过来啊,可好玩啦~”封寒诱惑道~

    (ps:月票破三百了,明天加更。感谢yt90、一霎车尘生树杪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