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灌水
    饭桌上,韩士群问封寒,“听说你给鹿幼溪写了电影主题曲?”看来网上那些事他也在关注。

    梅凤巢抢着道,“这事儿我知道,我儿子太厉害了,一晚上就搞定了两首歌,而且你肯定猜不到是谁来唱的!”

    韩士群,“该不会是小米老师吧?”

    梅凤巢,“你这样有意思吗!”

    “要不我再猜一遍?”

    梅凤巢秀眉一挑,恶狠狠地加了块自己做的红烧肉给老公。

    米璃笑笑,算是默认,而小糯米则很羡慕的样子,好希望自己也有爸爸陪妈妈吵嘴。

    临走前,米璃首先道歉,“梅姐,那明天一早我就把小糯米送过来,这几天就麻烦你了。”

    “这么见外干嘛,我看小糯米和苏苏这么好,以后咱们两家就当亲戚走动,你明天还要起大早,要不今晚就把小糯米留在我这好了,明天可以直接坐车。”梅凤巢建议道。

    “那可不行,没有我给她唱摇篮曲,小糯米睡不着的~”米璃摇头道。

    封寒不合时宜地出现,“小米老师,小糯米和苏苏累的睡着了,要叫醒她吗?”

    米璃:“……”

    梅凤巢:“……”

    米璃像个孤寡老人一样独自离开了韩家,又是坐车又是玩闹了一整天的两只小萝莉抱在一起酣睡成眠,梅凤巢给她们盖了被子关了灯,旁边还躺着苏苏比赛赢来的毛绒玩具。

    第二天,米璃给封寒发来消息,说自己已经出发了,让他帮忙照顾小糯米。

    醒来后,梅凤巢也对封寒说了类似的话,让他帮着照顾孩子们。

    “妈,那你干什么啊?”

    “和水木童装的合作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觉得我们的公司应该招兵买马了,我一个人哪应付的过来啊!”

    没错,他们的公司就是皮包公司,只有他们母子两人,梅凤巢现在终于想起招员工了。

    封寒不能在这个时候拖老娘后腿,他看着两个迷迷糊糊挣扎着起床的萝莉,“妈,你放心地去吧!有我在,她们不会有事的!”

    小糯米醒来后,见身边没有妈妈,眼睛登时就红了,“麻麻呢?”

    小糯米很懂事,封寒直接说了,“麻麻去录歌了,她走之前说小糯米超级乖,会听哥哥的话,对不对?”

    小糯米点头,擦掉了泪珠,“那,那我吃什么啊?”

    没想到失去麻麻后,她问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个,好一个实在的小姑娘,封寒看了看老妈留下的早餐,于是征求两个小丫头的意见,“要不咱们去别人家蹭吃蹭喝吧,怎么样?”

    小糯米扭捏道:“不太好吧~”

    苏苏激动道:“去哪里去哪里!”

    十分钟后,封寒带着两个打扮一新的小萝莉出现在曾家,很好,早饭还没撤,爷孙俩正在外面的院子里吃早饭。

    两个小丫头看到人家丰盛的早餐,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颜色很鲜艳浓稠的粥,油炸蛤蟆,里面的鸡蛋还流着糖心,还有小盘子里的各色榨菜。

    “曾老,早上好啊,小宝,给叔叔盛碗粥,还有两个妹妹也盛上~”

    曾广贤白了封寒一眼,小胖子是那么好用的吗~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看到两个妹妹后,小胖子麻溜地盛了两碗粥,“给你们,这是我爷爷熬的,里面有花生,有葡萄干,还有很多很多,非常好喝!”

    “没我的啊?”封寒看了一眼小胖宝。

    曾宝禄不客气道,“还剩一碗是给姑姑的。”

    “哦,你姑回来了啊,怎么没见她?”

    曾老道,“小封啊,你去把曾乐心叫起来,保证等会儿一碗粥变两碗粥。”

    曾乐心在睡懒觉,老曾头有点不敢惹。

    “哦,这么神奇吗?”封寒指着一扇门,“那是她的房间吧。”

    “对对对,快去吧。”一老一小催促道。

    封寒好了伤疤忘了疼,早就忘了曾乐心的起床气很重,他大大咧咧地进了房间,见桌子上还摆着公文,还真是人民的公仆啊,摆在桌子上不会是故意让人看到的吧,不是都已经放假了吗?

    封寒扫了一眼,是关于横镇闲置土地开发的建议书。

    横镇,就是前世鼎鼎大名的横镇啊,怎么现在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发呀?

    建影城啊!

    封寒脑子里首先冒出的就是这个想法,前世的横镇影视基地太有名了,以至于横漂成为专业名词,这里也是国内最早建立标准群演制度的地方,演员证这种东西在首都、魔都的群演圈都没有,只有横镇演戏需要持证上岗。

    他详细看了一下,原来之前横镇有大片土地是在做造纸厂的,后来关了,现在要重新开发这片土地,封寒去图书馆找了找关于横店的书籍,好像这个工厂的位置就在明清宫苑那里,是横镇影视基地的其中一个组成部分。

    “喂,你怎么进来了?”封寒正看着,突然听到曾乐心的声音。

    他这才注意到,曾乐心床上还有一只超级大的大狗熊毛绒玩具,刚刚在曾乐心身后,现在被她抱着挡在身前。

    好神奇,堂堂一城之主,竟然睡觉还抱着玩具!

    封寒挑挑眉,对防御状态的曾乐心笑道,“城主姐姐,你裸睡啊?”

    “才没有!”为了证明,曾乐心从床上跳了下来,她身穿银色睡衣,不是很性感,一点也不暴露,但因为人漂亮,再加上气质成熟有风韵,往床边一站,就像一只柔软的金丝猫,特别想撸。

    当然,撸猫有风险,入行需谨慎,怕自己受不了诱惑,封寒忙转移话题,“你今天怎么起床这么爽快?”

    “因为我要上厕所!你还不出去!”

    果然,能对抗被窝的只有晨尿。

    见曾乐心夹着腿,封寒却慢了起来,“哦,对了,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进你的房间吗?”

    “哦,等会儿再说。”

    “还是先说清楚吧,不然我怕等会儿你又睡着了~”

    “我过周末,我睡觉怎么了!”

    “果然还想睡,所以我要说出我进来的目的啊!”

    “好,说吧!”曾乐心无奈地摆着手。

    “这话要从头说起,早上我起得晚,我妈和我叔早早就去上班了,让我照顾妹妹和朋友的女儿,我妈……”

    “你特么这是在灌水!说重点!”

    “好吧,重点是我妈做的早饭不太好吃,我就来你家蹭饭了,然后你爸就让我把你叫醒,叫醒了就有我的饭。”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出去,我马上就去吃饭!”曾乐心狠狠地瞪着封寒。

    封寒不敢把城主逼得太紧,适可而止地出了门,然后看到锅里果然是两碗粥的分量,只是变得稀稠了不少。

    他看着笑眯眯的曾老,愤慨道,“曾老,您这才是灌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