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白雪公主:世上只有妈妈好
    皮诺曹,又叫匹诺曹,为了让他更像是华夏人,封寒用了皮。

    原著《木偶奇遇记》是意大利作家卡洛·科洛迪创作的童话,于1880年发表,当时并没有引起广泛关注和轰动,直到老卡死后,1914年才被读者和评论界重视,被誉为“意大利儿童读物的杰作”,甚至与《神曲》、《十日谈》这些意大利巨著并称于世。

    该书不仅在意大利广为流传,而且被翻译成200多种文字和方言,还多次被改编成电视剧、电影、舞台剧、动画片,是全世界人民家喻户晓的童话人物,后来还成了白雪公主的男朋友,让她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咳咳~

    原著字数虽然不多,也不是苏苏这种小娃能记住的,所以封寒就教了一个两百来字的精简版本。

    虽然和原版本比起来会失色不少,不过木偶变人,说谎话鼻子会变长这些新奇的设定还是非常加分的。

    以至于台下坐着的小朋友在看到苏苏声情并茂地表演鼻子变长的皮诺曹后,还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因为他们也想到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谎话,并因此引发了一些担忧。

    这就是好故事的魅力!

    何仕从没听过这样的故事,连类似的都没有,他几乎可以断定,故事出自封寒之手,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就是他妹!

    这么活泼的表演,这么优秀的故事,真的,他的打分和封寒已经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而且肯定是十分!

    当苏苏讲完自己的故事,评分结果是10、9、10、10、9,只有封寒和儿童教育家高康打了9分,平均是9.6分,不仅是诚实组最高分,也是目前为止所有小朋友的最高分!

    惊艳的《木偶奇遇记》之后,后面的故事就显得有点寡淡无趣了,除了依然有不少狐狸故事外,竟然还有人讲了三只小猪的故事,主题是聪明。

    讲故事的是一个胖丫头,模仿小猪的神情非常到位,虽然略不及苏苏,但封寒还是给了九分,平均9.4分。

    台下的观众们都在感慨这孩子命好,竟然选了这个故事,而且被安排到了下午,这可是封寒的作品啊!如果是上午讲的,就不会有这段机缘。

    封寒也反应过来,虽然小胖妞的故事讲得不是尽善尽美,但因为这是封寒刚出的故事,评委们都给他面子,分数不低,于是造就了此时的9.4高分,是目前聪明组的第一名。

    对于出现这种结果,封寒也只能无可奈何。

    讲故事大赛进行了尾声,封寒期待已久的小糯米终于也登场了,封寒下飞机后还没见这俩丫头,没想到她们竟然打扮的如同双胞胎,苏苏的马尾是左歪,小糯米就是右歪,而且两人的衣服款式相同,且都有hellokitty的图案,只是细节略有不同。

    阎乐马上又对这个叫米糯的小朋友重点关注,衣服上的粉红小猫到底是什么,难道是马上就要到来的流行新趋势吗?自己的时尚触觉是不是太迟钝了些!

    何仕则在想,这个小朋友和刚刚的梅苏穿着打扮相仿,莫非她才是封寒的妹妹!

    “我,我叫米糯,大家可以叫我,小糯米,我要讲一个和美丽有关的故事,故事的名字叫,叫《白雪公主》~”

    如果是让小糯米唱歌,她是绝不怕的,可讲故事不是她的强项,所以讲起来有点结结巴巴的,讲到白雪公主遇到小矮人的时候,她甚至忘词了,整个人僵在当场。

    苏苏在后台看着,恨不得冲上去替好姐妹讲。

    台下的米璃也无比揪心,她不敢声张,只能默默握着拳头冲台上的女儿加油鼓劲儿。

    封寒看的即揪心又自责,这个故事本就有点长,而且还是苏苏转述给她的,更显得有点乱,自己应该为她量身创作一篇故事的!

    还是何老师对付孩子有经验,面对卡壳的女孩,他温柔道,“小糯米,你不要紧张,这样吧,先别讲故事了,你的自我简历上说你特别喜欢唱歌,那你先给我们唱个歌吧,唱完歌再讲,好不好~”

    唱歌!

    小糯米突然想到了那首封寒曾教给她,本打算留到妈妈生日那天唱给她听的歌,此时看着台上的封寒哥哥,还有台下的妈妈,她觉得,这个场合似乎也不错!

    不过她没有让自己的故事断了,而是接着讲,“白雪公主每天给小矮人们做家务,还给他们唱歌,她是着么唱的……”

    小糯米这样的处理让封寒都觉得惊艳,她只是一个四岁多的孩子啊,竟然把歌曲巧妙地插进故事中,此情此景,莫非她要唱那首歌?

    那首歌不是封寒主动教的,是小糯米求的,她说想在妈妈生日的时候用一首歌送给她,于是封寒教了她这首不算儿歌的歌曲。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

    封寒激动地拍着大腿,就是这首,就是《世上只有妈妈好》!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电影《苦儿流浪记》和八十年代的《妈妈再爱我一次》都以此歌作为主题曲,在那个位面,在许多人的记忆里这首歌都是一枚重量级的催泪弹。

    歌曲充满了对母亲的深情厚爱,而且歌词简单,旋律明朗,再加上此时演唱的是一个明眸皓齿的可爱小姑娘,她饱含深情的演唱,让在场每一个听众都为之动容。

    尤其是是米璃,她不是一个喜欢流泪的人,那个丫头去世的时候,自己都没哭,可是这时听着女儿唱“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她哭了,趴在梅凤巢的肩膀上哭的稀里哗啦,而梅凤巢的眼眶也有些湿润了。

    有这首歌,米璃觉得自己这四年受的委屈都值了,没男朋友算什么,没家庭算什么,小糯米,你这么好,妈妈怎么忍心让你像根草啊!你肯定肯定是妈妈的宝啊!

    场内大多数是妈妈带着孩子来看比赛,人类的情感是有共鸣的,听着这样一首孩子唱给妈妈的歌,不少女性都掏出手绢,或是想到了自己的孩子,或是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封寒是男人,虽然感动,到不至于落泪,但身边的何老师就太感性了,已经泛起了泪花~

    (ps:第三更,补偿昨晚的更新,还欠一个推荐票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