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评萎(第一更)
    企业家名叫阎乐,是水木童装公司的老板,其他人都是兴高采烈的,唯有他心情低落,旁边那个大口喝酒的教育局官员是他的大舅哥,要不是大舅哥需要拉赞助讨上司开心,遇到事业危机的他才不想掺和这件事呢。

    虽说赞助这种小型赛事花不了几个钱,但又搭工又搭料,一天一宿不睡觉,最后也起不到宣传的效果,真心没什么利益可图。

    正想着找点什么促销方法把库存的那批衣服卖出去,突然,大舅子程本顿说起了下午的比赛,“下午有个叫元骅的小朋友,他妈妈是我们教育局的副局长,他爸爸更是婺城的南城区区长,大家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明白~”儿童教育家高康第一个表态。

    儿童节目主持人何仕虽然心中不忿,也点点头,表示理解。

    唯独童话作家狐说心里不满,嘴里更不满,他最讨厌这种徇私舞弊的事了,“来前可没说这种事!当我们是什么人!”

    气氛一时间有点紧张,直到狐说说完后半句,“一般这种事要加钱的~”

    “加钱好说,等各位忙完了都有红包,”程本顿松了口气道,“阎总是咱们的赞助商财神爷,有他在一切都不是问题!”

    阎乐知道自己又要破费了,可却无计可施,在公开场合,自己还是要给妻兄面子的,只好硬着头皮点头。

    狐说终于开心的笑了,然而老头乐极生悲,当他把一块大大的鱼肉夹进嘴里,突然眼睛圆瞪,脸憋得通红,手掌不停地抓着脖子。

    坐在他对面的主持人何仕首先发现,“狐老,你怎么了?是不是被鱼刺卡住了!”

    “肯定是被卡住了啊!”儿童教育家高康挨着狐说,只见他猛地拍击狐说的后背,“好点了没有?”

    程本顿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喝这个!”

    狐说猛灌了一口,然后又原封不动地喷了出来,嗓子沙哑道,“这特么是酱油!”

    程本顿还有理了,“我又不做饭,我哪里知道哪是醋哪是酱油啊,不都差不多吗!”

    阎乐看老头子快不行了,忙道,“还是快点送医院吧,旁边有个儿童医院,还来得及!”

    程本顿不情愿道,“马上就要开始比赛了,一来一回哪来得及啊!要不狐老您老再坚持一下,比完赛咱再……”

    “我说的是在狐老咽气之前还来得及!”阎乐无奈道。

    何仕也支持阎乐,“还是送医院吧,我看他快不行了~”

    狐说老师也是同样的想法,难受死了,不过临走之前,他还在拉着程本顿的衣袖,用眼神跟他交流,此时他的喉咙已经无法发声了。

    程本顿用力地拍着他的手,“放心,红包不会少你的!”

    狐说这才放心地在程本顿手下的陪同下前往儿童医院就诊。

    目送狐老的背影,高康突然“诶呀”一声,“饭还没吃完呢!”

    程本顿忙招呼大家上楼吃饭,不过何仕提出一个问题,“可是现在少了一个评委啊,怎么办呢?”

    阎乐忙道,“少就少嘛,反正我们也是取平均分的,多一个少一个无所谓的。”

    程本顿却道,“怎么能这么说呢,让家长们看到了,肯定要怀疑我们有黑幕的啊,我们一定要公平公正公开,不能给人留下口舌的!”

    大哥你说这话也不嫌脸红!阎乐无奈道,“那随便找个工作人员顶一下吧,凑过五个人就行了。”

    程本顿瞪眼道:“那怎么行,开始之前都要介绍评委身份的,你随随便便找个人过不了关的。”

    见大舅哥这么麻烦,非要给自己破财不可,阎乐不禁气道,“那你想怎么样,现在再去找个童话作家,可能吗,靠谱吗,找得着吗!”

    突然,何仕看着从饭店走出的一男两女,试探性地叫了一声,“封寒老师?”

    封寒敏感地一回头,“叫我?”

    “诶呀,真是封寒老师,程主任,阎总,咱们真是太幸运了!”何仕激动道。

    “你哪位啊,你认识我?”看着眼前的小个子男人,封寒疑惑地问。

    梅凤巢在一旁低声提醒道,“他们是这次故事大赛的评委。”

    何仕道,“您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我是蓝莓卡通的主持人,我叫何仕,同时我被吴王选中,要为将来的葫芦兄弟配大娃。”

    他说的应该是配音,不是交配,封寒点点头,原来是蓝荆苓的人,那就是自己人喽,于是笑嘻嘻道,“原来是何老师,有何贵干?”

    何仕已经听到梅凤巢的话了,他笑道,“这位大姐说的不错,我们是这次水木童装杯儿童故事大赛的评委,刚刚我们的一位评委,著名童话作家狐说老师因为吃鱼刺卡住喉咙,现在送去医院了,所以评委席出现了一个空缺。”

    “封寒老师您是如今国内最负盛名的儿童大师,作品都被课本收录了,不知道能否救个场?”

    阎乐也听说过封寒这个人名,在婺城当地,乃至在杨州都有点名气,但他心中却在呐喊:不要答应,不要答应!答应了还不是我出钱!

    封寒摇摇头,“恐怕不太方便。”

    “为什么啊?我们可以给出场费的!”程本顿大咧咧道。

    “是这样的,我妹妹也参加了这次的比赛,我应该避嫌的。”封寒解释道。

    程本顿听了,忙问,“你妹妹讲的是哪个主题?”

    “诚实。”封寒道。

    “哦,那就没问题了,”程本顿松了口气,“是这样的,我们这个比赛每个主题都有一个冠军,我觉得封寒老师的妹妹,拿诚实组的第一名肯定没问题,到时候大家都投满分好了!”

    封寒眉头一皱,“那您这么说,我就更不能参加了,虽然不是什么大型比赛,但我也希望她是靠自己的真本事拿奖的,靠拉关系走后门,这样的第一,我觉得她也不会喜欢的。”

    阎乐此时都想鼓掌了,高风亮节啊!

    可何仕又问了,“可是我在名单里没有发现一个姓封的小姑娘啊?”

    “哦,我妹跟我妈姓。”封寒道。

    何仕一拍手,“这就好办了,我们又不知道你妹妹是谁,到时候看表现打分,这样就可以保证公平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