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请问需要特殊服务吗
    昨天体育频道关于封寒的报道虽然不是在黄金时段,但对家乡人民依然是个振奋人心的大消息。

    隔了一晚,第二天杨州的媒体就开始转播了,上到杨州卫视,下到东扬日报晚报,无不欢欣鼓舞,从脑顶的呆毛到脚后跟的皮质,把封寒这位文成武德的少年奇才上上下下夸了个遍。

    连曾乐心在看早报的时候都迫于无奈地看到了封寒的帅脸,这还真是一个善于创造惊喜的小家伙。

    而且家乡电视台对封寒更加不吝惜时长,不仅转播了体育频道的视频,还连夜赶往安熹教练家中,对他进行采访录像。

    安熹教练当然是违心地说了一些封寒天赋超常且认真刻苦之类的话,脸上笑嘻嘻,心中mmp。

    因为封寒表现出来的游泳天赋,已经决定他肯定能参加国家队,获得世界冠军并非难事,甚至有望在奥运会上摘金夺银,这样的人才,自然是家乡的希望和骄傲。

    所以东扬的副县长亲自跑去临安接机,然而在这班飞机上并没有看到封寒,领队罗勇告诉他,“他单飞了,好像是去了婺城。”

    ……

    婺城,封寒来了,带着无上荣誉和人气,然而走在机场上,没有长枪短炮的记者,没有热情如疯的粉丝,他平静的走下飞机,走出机场,穿过没有正眼看他一眼的芸芸众生,被一个出租车司机拉到了车里。

    故事大赛被安排在婺城儿童大剧院,上午举行,下午结束,苏苏和小糯米都是在下午,封寒打车来到儿童剧院,找到旁边的温馨旅店,她们中午就在那里休息,不过此时还在剧院看别人的表演。

    “老板,有没有一个叫梅凤巢的开了房间。”封寒进门问。

    “哦,你就是梅女士的儿子是吧,”老板娘显然已经得到提示,“你的房间是二楼的211,先生看上去有点眼熟啊,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老板娘倒不是见色起意故意搭讪,封寒指了指她身后的电视,“没准是在电视上见过吧~”

    “啊,你是,你是得冠军的那个!”老板娘激动道,她记不得封寒的名字,只记得这张帅脸,还有当地电视台对他无下限的吹捧,仿佛明天就能拿奥运金牌了似的。

    封寒露出一个迷人微笑,“那是不是住店可以打折呢?”

    老板娘忙收敛笑容,认真道,“我可能是记错了,上楼往左拐~”

    封寒也收起自己的迷人微笑,白笑了!

    在飞机上封寒一直在看杂志,看的是《文偶》,不愧是销量千万的顶级杂志,上面发表文章的无不是当今文坛最有分量的一批人,而且有年轻的,有年长的,年龄层次很全乎,满足了几乎所有爱好者,即便封寒这样深受网文熏陶的年轻人,也能在其中找到让自己投入其中的文字。

    所以飞机上没能好好睡一觉,这会儿封寒就开始闭目养神了,不过脑子里还在运转,想着《侏罗纪公园》的事,他觉得既然把场景设定在东南亚,要不要去那边旅旅游,感受一下风土人情。

    不然以他那狭窄的知识面,恐怕会出不少bug,他不求写得像原著那样学术性十足,起码常识方面不该出错,多走走看看也会让自己的文笔更生动有趣。

    想着想着,有人敲门。

    大白天的,总不能是特殊服务吧,封寒问,“什么事啊?”

    “先生,请问需要那种服务吗?”一个清亮的女声道。

    封寒惊得差点从床上翻下来,自己可真没那个想法!

    在大夏,青楼这种东西依然存在,但并不是所有的地区都合法,巧了,在杨州,皮肉生意是合法的,大名鼎鼎的艳情杂志《清楼》总部就在杨州城。

    不过开青楼必须有门面有执照,员工定期接受体检,偶尔还要进修上课,规定工时自然也不能少,像这种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外卖依然是被法律打击的,虽然这个位面还没诞生艾姿,但其他古老的传统病毒也不少,便宜归便宜,还是有风险的。

    当然,危不危险,封寒都不会接受诱惑了。

    “不需要,谢谢。”封寒义正言辞道。

    然而对方还不死心,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提前看到自己的真容了,觉得这笔买卖就算不收钱也划算。

    “大哥,你再考虑考虑啊,我长得很漂亮的,而且不贵~”

    哇靠,这声音听着就挺甜的,要不,看看长什么样!

    封寒从床上坐了起来,走了两步又犹豫了,万一是警方的钓鱼执法怎么办!

    这不是什么大酒店,就是一个街边旅馆,感觉老板不是很能罩得住,万一自己被钓了鱼,总不能喊城主姐姐来救自己吧,那多丢人啊!

    诶,有猫眼,封寒悄悄猫过去,道,“你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

    如果长得不好看,就让她走,如果长得好看,更得让她走了,难道还要叫进来劝她从良吗,他可没那普度众生的情怀,而且对自己的定力也不怎么放心。

    封寒凑近去看,然而从猫眼里只看到了一个手掌挡在前面,外面的特殊服务员娇滴滴道,“不让看,看了就没神秘感了~”

    封寒看那手掌倒是蛮漂亮的,手漂亮,声音漂亮,看来是真的漂亮了,封寒忍痛转过身,大义凛然道,“你走吧,我真的不需要!”

    “行了吧?”女孩问。

    “真不行!”封寒坚决道。

    “行了!”梅凤巢道。

    封寒脑袋嗡的一声,这是,亲妈的声音!

    他忙打开门,只见首当其中的就是老妈梅凤巢,她拍着儿子的肩膀满意道,“嗯,不错,意志很坚定!”

    “妈,你,这,这是干嘛啊?”

    封寒拉着女孩道,“米老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

    “是你!”

    “是你!”

    两人异口同声,然后又不约而同。

    “他是你儿子?”

    “这是米老师?”

    梅凤巢看看儿子,又看看小米老师,“你们认识?”

    封寒笑道,“我吃过她的冰棍。”

    米璃尴尬道,“他曾经把一本儿童文艺让给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