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1章 床上华尔兹(第二更)
    虽然封寒一直小心翼翼,可韩舞还是被她设的闹钟惊醒了,封寒讨厌闹钟!

    韩舞看看对面的封寒,揉了揉眼睛,语气平和,“你醒啦~”

    封寒点点头,又问,“你把我睡啦?”

    韩舞拍了封寒的脑门一掌,气愤道,“你忘了昨天的事啦!”

    封寒回忆了一下,“我们在吃牛排和红酒,你拼命劝我多喝,把我灌醉之后,就……”封寒轻轻啜泣,模样非常之欠揍。

    他果然激怒了韩舞,只见韩舞撩起被子,蒙住封寒的脑袋就是一顿捶。

    竟然敢打我,我可是老爷们儿!封寒不甘示弱,双手搂住韩舞,腰部发力,将局势逆转,瞬间就变成了男上女下,他拨开被子,看着身下的韩舞,两人的嘴距离也就十公分,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韩舞顿时红了脸,“你别骑着我,你给我下去!”

    韩舞虽然个高腿长,可绝不是一个优秀运动员的对手,封寒死死压制住她,欣赏她着急的样子,成就感满满道,“你说说吧,这一晚上你都对我做了什么,该负责负责,该报警报警~”

    “你还让我负责,你知不知道自己喝多了非要拉着我跳舞!”

    “跳舞?我从来不会跳舞啊,怎么会提这种古怪的要求?”封寒纳闷道。

    “因为楼上有一对夕阳红正在练交谊舞,你听见人家的音乐非要让我跟你跳华尔兹!可是你根本不会,还踩得我脚生疼!”

    “要不我给你揉揉~”封寒说着风凉话。

    “你先滚下去吧!”虽然隔着两层被子,但韩舞还是觉得这样不合适,如果这是自己亲弟弟,哪怕是同父异母都行啊,可他们不是,他们也就才认识八年而已,八年间自己也没把他当成弟弟,顶多就是“我亲爱继母的那个闹心熊孩子”。

    封寒不依,继续问,“接下来呢,你怎么睡到我的床上了?”

    挣不脱的韩舞只得道,“之后阿姨和我爸看了体育频道的报道,知道你大获全胜,所以给你打电话,那会儿你酒劲儿上来了,根本说不清楚,我让你去洗把脸再说,就把你推到洗手间了,然后我和他们说了一下你的优秀表现。”

    “再然后呢?”

    “再然后我在洗手间发现抱着马桶睡死过去的你,”韩舞眼角看向斜上方,“之后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你搬到床上,你一会儿闹着喝水,一会儿闹着要吐,我怕你把被子弄脏了,就抱着被子守着你,守着守着就睡着了。”

    越说到最后,韩舞越理直气壮,眼睛直直地盯着封寒,显然昨晚她苦极了累惨了。

    封寒觉得这不是真相,起码不是真相的全部!

    封寒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趁韩舞不注意,偷袭她,亲吻了她的额头,“那就谢谢小舞姐昨晚照顾小弟啦,能不能回避一下,让我换身衣服。”

    韩舞没想到这小子敢亲自己!

    难道不知道自己没刷牙吗!

    不过韩舞没发怒,哼,这算是扯平了吧~

    韩舞走后,封寒掀开被子,脱掉身上的衣服,光溜溜地打量着房间和床上的衣物被子。

    衣服还是昨晚他穿的衣服,但为什么一点酒味儿都没有!昨天他白的啤的红的喝了那么多,怎么可能还带着清香的味道!

    难道,难道昨晚小舞姐把自己扒光了,然后把衣服洗了一遍?

    可不至于连内裤都洗了一遍吧,内裤都是干干净净的,一点也不像是穿了半个月的!

    如果换成苏嬛,封寒觉得完全可能成立,韩舞应该还不至于。

    所以,是自己主动脱的?!

    想到这,一些模糊的记忆似乎变得清晰了起来。

    脱光光~

    洗澡澡~

    敲门声。

    韩舞惊讶而好奇的目光~

    以及艰难的拖拽、安置到床上!

    ……

    韩舞心事重重地给封寒准备送行饭,时不时瞅一眼他的房间,生怕他发现什么端倪,话说应该不会吧,自己已经把首尾完全处理掉了啊。

    当韩舞把饭菜摆在桌上的时候,封寒出来了,行李箱都收拾好了,也换了身衣服,他径直走到韩舞身边,打开手机,开始播放华尔兹的伴奏,并一把拉住韩舞。

    “我刚刚恶补了一下华尔兹,要不要再练练~”

    ……

    被韩舞送到地铁口后,封寒就让她别送了,刚刚两人跳的很尽兴,尽管韩舞有些惊慌失措,但并不影响整体的美感,而且自己没有踩到她!

    也不枉自己在图书馆一个人练了那么久的理论。

    直到看不到封寒了,韩舞还在回味刚刚的尬舞。

    自己真是太不容易了,为了不被踩到脚,还要配合他错乱的节奏,也就幸好自己名字里有个舞字,从小就练过,否则换了别人,肯定要被踩成猪蹄的!

    不过那小子比昨晚确实进步了很多,是刚刚专门在网上恶补了吗,想到这,韩舞不禁旋转跳跃闭起了眼,心情有点小雀跃。

    当她睁开眼的时候,抱着女儿遛弯的邻家少妇恰好经过,她看着长发甩动的韩舞,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儿。

    韩舞也还记得这对母女,还笑着跟她打招呼,“姐姐好~小宝贝好。”

    见少妇盯着自己的长发,韩舞想到那天的事,笑道,“这次没梳辫子,小宝贝就不要揪了吧。”

    少妇终于确定了,昨晚见到的那个和封寒拥吻的女孩,头发没这么长!

    天啊,太渣男了,在自家楼下就敢和别的女人做那种事,如果是在酒店,还不定还能玩出阿威十八式呢!

    可这是人家自己的事,少妇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最后还是语重心长地对韩舞道,“妹妹,我看你年纪不大吧,挑男人的时候,一定要擦亮眼睛啊!”

    “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韩舞不解。

    少妇有些愤慨道,“你是个好姑娘,不过你男朋友不一定是,记得擦亮眼睛!”说完,少妇扬长而去,自己已经说得够明白了。

    我男朋友?

    机智的韩舞猛地想到,她说的该不会是封寒吧!

    可是她为什么说封寒不一定是个好姑娘呢?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不对不对,这话不能这么理解,他很明显是个小伙子~

    韩舞站在路边想道:莫非是封寒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更不对了,我们又不是那种关系,他怎么会对不起我呢!

    大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嘛?你说清楚啊!

    上了飞机,封寒直飞的婺城,老妈苏苏还有小糯米一家都已经在那里准备故事大赛了,封寒要前往助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