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0章 断片儿(第一更)
    到了楼下,苏嬛笑问,“真的不让我上楼喝杯咖啡吗?”

    “不巧啊,我家没咖啡~”封寒摸着苏嬛的脸蛋道,“乖啦,早点回去休息。”

    苏嬛把脸凑过去,“要亲亲才走~”

    封寒看看左右无人,狠狠地抱住她,吻上了苏嬛的唇。

    两人熟门熟路,搂上就有点分不开了,正当他们缠绵着,恰好,一个少妇抱着女儿经过,正是之前在电梯里的那对母女。

    少妇还记得韩舞封寒这对金童玉女,因为天色有点黑,韩舞苏嬛身高又差不多,她也没看清女孩已经换人了,只觉得两人感情真浓,在楼下就控制不住了,也不差那几步啊~

    她忙捂着女儿的眼睛,笑着匆匆而过。

    搂着苏嬛软玉温香的娇躯,封寒感觉自己醉的更厉害了,“好了,你再不走,怕是走不掉了~”

    “我又不怕的~”苏嬛嘟着嘴,随即道,“那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我走啦。”

    “嗯~”封寒一直目送着苏嬛的身影消失在眼前,这才上了楼。

    沙发上,韩舞正蜷着,一边啃苹果,一边看电视,刚才她看了预告,体育频道晚上11点有今天游泳比赛的报道。

    “啊,这么快就回来啦?”韩舞有点意外,“吃饱了吗?”

    “没吃饱,被灌了一肚子酒,你这还有吃的吗?”

    “当然,我可是准备了西餐的!”韩舞趿拉着鞋子进了厨房,随后道,“不过你得等会儿,煎牛排需要的时间长一点。”

    “只有牛排,没有红酒啊?”

    “那不是在茶几上的嘛,瞎啊!”

    红酒牛排就是今晚韩舞给封寒准备的晚餐,不过封寒不在,她只吃了自己的牛排,没碰红酒。

    封寒虽然喝的有点多,但还是找出两个瓷碗,准备和小舞姐小酌几碗。

    “牛排来了!”当韩舞把牛排摆在桌子上,封寒突然关了灯,点上两支蜡烛。

    “你干嘛啊,灯泡又没坏?”

    脸蛋上了色的封寒邪魅狷狂地撩撩头发,看着韩舞,“你不觉得牛排红酒和烛光更配吗?”

    韩舞坐在封寒对面,“但是红酒和大瓷碗很不配啊!”

    “凑合一下,家里没高脚杯啊。”封寒给两人各倒了满满一碗。

    韩舞又道:“我就干喝酒啊,多没意思。”

    “那不是有薯片吗,就着吃可以啦。”

    韩舞白了封寒一眼,突然秀出一把刀,然后从整块牛排上切了三分之一下来留给自己,“没意见吧。”

    “没,我之前吃了点,”封寒先和韩舞碰了碰碗,“明天就要回家了,谢谢你这几天的照顾,让我吃好喝好睡好,这才能后顾无忧地比赛……”

    “对了,奖牌呢?”韩舞想到这个问题。

    “书包里呢……诶,等一下,先把酒喝了啊~”

    韩舞忙风风火火去拿,“先看!”

    “哇!金牌啊,这么多,哇,银牌啊,有两块,哇,唯一的铜牌啊,好珍贵!”

    封寒好笑道,“想要几块就拿几块,军功章里有你的一半!”

    “我才不要呢,回家给阿姨看吧,”韩舞刚要把奖牌收起来,突然道,“咦,怎么少了一块啊?”

    封寒的心咯噔一声,在韩舞继续质问之前,他一口将满满一碗红酒喝了进去,“我先干为敬!”

    红酒度数虽然不高,不过此时封寒胃里红的白的啤的混在一起,效果愈发强烈了,然而韩舞依然在锲而不舍地问,“怎么少了一块金牌啊,是不是丢了呀?”

    “怎么会丢了呢~”封寒拉过清点金牌数量的韩舞,“有一块在我们领队那里,需要回去给上头复命用。”

    “哦,这样啊~”韩舞这才放下心来,好不容易赢来的荣誉,如果丢了多可惜啊,“啊,你的碗怎么空了?!”

    封寒打了个酒嗝,“刚才有点口渴,就没忍住喝了一碗,我再倒~”

    韩舞劝道,“你先吃点牛排,看我的手艺怎么样?”

    “看模样就知道不比西餐馆里的差!”封寒赞道,“幸好之前你在家里不管厨房,否则我肯定不是现在的体重。”

    对于封寒这种拐弯抹角的夸人方式,韩舞表示很受用,杵着下巴道,“你以为我不想管啊,阿姨不让我管,怕耽误学习。”

    “嗯,怕你耽误学习,就不怕咱们仨耽误长身体。”

    韩舞噗嗤笑了,“阿姨的厨艺哪有你说的那么差啊,起码比老韩的强啊,你是不知道我没学会做饭之前过的什么日子。”

    “为我们之前过的苦日子,干杯!”

    “是干碗!”韩舞举起瓷碗跟封寒碰了一个,“少喝点,就这么一瓶。”

    封寒又塞了一块牛肉,“嗯,真好吃!”

    韩舞笑笑,又说起表情包的事。

    “对,是我画的,不错吧,”封寒侃了起来,“我觉得现在互联网的交流方式太落伍,纯粹的文字交流太死板了,图片形式的表情有时候比文字更具表现力,就像我画的小黄脸表情,以后肯定会成为主流的。”

    “瞧把你能的~”韩舞好笑道。

    “我说真的,表情也是一种语言,而且不在乎你说的是官话,白话还是英语,都能看懂,这种才厉害呢,我只是画了一部分,你可以在我的基础上发扬光大,到时候卖了钱我分你点。”

    “好好好,我再画几个小黄脸,到时候卖了钱分你点。”韩舞狠狠吃了一块牛肉。

    “说反了吧,你是不是看我喝多了忽悠我~”封寒眼神已经有点迷离了。

    韩舞主动给封寒倒上酒,“对啊,你喝的越多越好忽悠,再来点。”

    封寒来者不拒,“女人真是善变,刚才劝我少喝,现在又让我多喝,那我干了。”

    封寒主动多喝猛喝,这样等会儿自己如果说了什么过分的话,第二天也可以用喝多了圆过去,哈哈,自己果然是个天……

    第二天,清晨。

    封寒醒了,怀里抱着香香的,软软的……被子~

    再仔细看,被子里面裹着一个人,虽然在家看惯了韩舞刚睡醒的模样,清丽迷人,嘟嘟的嘴唇带着几分俏皮,但离这么近,她对封寒的吸引力也无限扩大了。

    两人之间隔着两层被子,但他们的的确确睡在了同一张床上了!

    这次肯定错不了,韩舞的呼吸节奏明显还在熟睡中,睡美人的模样让封寒不忍心惊动她,只是安静地,眼睛不眨地看着她。

    可是,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是喝断片了吗?可是怎么两人就睡到一块去了?自己的贞洁还在吗?

    小舞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