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那个,就是那个(月票破200加更)
    刚刚在颁发奖牌的时候,封寒和齐仁余已经有过接触了,封寒脖子上十一块奖牌都是他挂上的,不过当时的情境,他也只能说声鼓励的“不错”。

    到了宴会阶段,可说的就多了,齐仁余让封寒和刀岩这两个表现最优异的少年才俊过后就来国家队训练,上学的问题自有组织解决,如果两年后能在奥运会上摘得奖牌,大学的问题直接就能解决。

    除了他俩,这次在青少年大赛得了奖牌的几乎都有可能进入国家队,只不过封寒刀岩是局长亲自通知,分量更重。

    刀岩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进国家队,得奥运金牌的是他的毕生梦想,但封寒婉拒了。

    “抱歉齐局长,我还不想离开我的学校和家乡,我们学校的安熹教练很厉害的,我跟着他训练就行,什么时候国家比赛需要我了,直接叫我,我肯定随叫随到!”

    虽然京城有韩舞和苏嬛,但这也就意味着游走在两人之间的重重危险,而且家乡的大熊小鹿,韩叔老妈苏苏也是他无法割舍的。

    齐仁余万万没想到封寒会拒绝自己,“国家队的训练机制还有各种条件都是最优秀的,在这里,你的进步绝不是在高中校队可以比的,如果你不来,可能你再次比赛的时候,会输给你的手下败将,这样,你也不来吗?”

    齐仁余说的句句在理,但封寒还是说,“不来。”

    大夏并非举国体育制度,但也不是米国那种完全自由的市场机制,介于两者之间,只要你有实力,国家可以征召你,甚至不在乎你是不是地方队,但是你也可以拒绝,只要理由充分,国家不会强迫你的。

    见封寒如此坚决,齐仁余没再劝他,举起杯中酒,“敬你一杯,希望下次的比赛,你还能如此惊艳。”

    “谢谢局长。”封寒一饮而尽,呵,有点辣。

    比完了赛,也过了尿检,大家终于可以敞开了吃吃喝喝了。

    因为封寒的表现,很多人都来敬他,比如刀岩、赛博、牛冲这些人,都算是新认识的朋友,还有不少小姑娘也来凑热闹,其中不乏池浩瀚要过电话号码的女生,想要跟他示爱。

    幸好香香及时出现,问封寒女朋友近况如何,这才打破了女生们的幻想。

    得了两块金牌的香香问封寒,“就凭我刚才的救场,是不是得跟我干一个?”

    “那必须的,走一个!”

    封寒大大小小喝了能有十杯,有白的有啤的,然后理所当然地借尿遁逃离了现场。

    吃饭的地方离游泳馆不远,封寒吹着晚风寻觅着咖啡厅,身子有些摇晃,书包里是他的11块奖牌。

    “封寒呢?”罗勇得知封寒拒绝进入国家队参加训练后,当即问池浩瀚。

    池浩瀚:“我也不知道啊,刚刚还跟赛博划拳呢。”

    赛博:“没有,刚才他和小姑娘喝酒呢。”

    香香:“刚才我们一起上洗手间了,别的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上的是女洗手间~”

    罗勇:“这个臭小子,有了一点成绩就膨胀了,浩瀚,你的长距离游得不错,下次1500m一定要赢了封寒,让他少那么自大!”

    池浩瀚喝了有点多了,拍着领队的肩膀,称兄道弟道,“勇哥,你就别管他了,封哥那不仅仅是游泳奇才,还是奇才,他现在动动手指就能赚钱,游泳啊,估计是不会太放在心上了。”

    “我也有所耳闻,他真不是玩票?”罗勇担心地问。

    “玩票,开玩笑!有空你看看他的小说就知道了,真的,现在我们班的那些小姑娘都在追呢!”池浩瀚一脸向往道,“可惜我不会写,我要是会写,我也不游泳啊,多累啊~”

    ……

    “嬛嬛,我找不到你了,你在哪儿啊?”

    “你是不是喝酒啦?”苏嬛放下咖啡问。

    “喝了点,那群人,泳池里比不过我,就想在酒场上找回面子,幸好我机灵,偷偷溜出来了,不然他们群起攻之,我肯定招架不住的~”封寒迷迷糊糊道。

    “你站在原地不要走动,”苏嬛结了账,“然后告诉我身边有什么建筑,我去找你。”

    “哦,我,我头顶有个月亮,前面,前面有个大茶壶~”

    “傻瓜,你就在我对面啊!”苏嬛从大茶壶咖啡厅走了出来,走到脸色泛红的封寒面前。

    封寒的眼睛有些迷离,所以此时的苏嬛显得更美了,她本就美,此时在封寒的眼中,那些美丽被放大了,但他强忍着没有抱抱她亲亲她,而是把书包翻到身前给她看,“你要的金牌,给!”

    苏嬛没接金牌,而是抱住此时有些弱的封寒,“你真棒!”

    “别夸我,我现在腿都软了。”不是喝酒喝得,是游泳游的,小比赛就是操蛋,你分三天比多好啊,两天时间太紧张了。

    抱住封寒的苏嬛还想追着他的唇吻他,封寒却扭过了脸,“别,酒味儿太大。”

    不过苏嬛还是掰着他的脸,固执地吻上了,这是封寒应得的鼓励,她还进一步诱惑封寒,“我们开个房间,你洗漱一下,我再好好奖励你,怎么样,那个,就是那个(。)(。),你不是说做梦总是梦到吗,我让你看看实物。”

    这个提议太诱人了,封寒差点就从了,但是他抗住了,“不行,不行,我明天一早的飞机,还要回去收拾行李呢。”

    “那就去你家,你不是在京城有房子吗?”苏嬛觉得,如果房子不错的话,以后他和封寒就有根据地了。

    这当然更不行了,想到家里苦等自己的韩舞,封寒厉声道,“苏小嬛同学,你以为我封寒是什么人,以为我是色中饿鬼吗!你以为我是那种以亵玩女性身体为乐的人吗!我爱你,就绝不会连这个都忍不了!”

    封寒又狠狠地吻上苏嬛,然后认真道,“现在打车,我送你回学校!”

    看封寒这样子,苏嬛又感动又好笑,“还是我送你回家吧,我保证不上去诱惑你还不行吗?”

    “那,那行吧,有水吗,给我喝点~”

    苏嬛直接把自己喝剩下的矿泉水给封寒,封寒笑笑,“这里还有你的香味儿。”

    苏嬛笑着戳戳封寒的头,“傻样~”

    在车上,苏嬛终于看到了封寒的11块奖牌,封寒大方道,“这玩意儿要多少有多少,拿去玩儿!”

    苏嬛摇摇头,“我就拿一块好了,就是好奇金牌长什么样,我随便拿一块吧。”

    苏嬛把手伸进书包里,只听金属碰撞声叮叮当当的,她手一抽,就是一块50m蛙泳冠军的奖牌,封寒的第一块全国冠军奖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