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表情包
    “城主姐姐,干什么呢?”封寒问。

    “洗澡呢。”

    “跟谁啊?”

    身陷泡泡中的曾乐心秀眉一皱,“你洗澡还要跟别人一起啊!”

    “也没听到水声啊~”

    “洗澡分很多种,我洗的这种叫泡泡澡!”曾乐心吹了吹泡泡,“有事说事。”

    “我就是问一下,你是不是跟你外公提过我?”

    “我外公?”曾乐心突然坐了起来,“你知道我外公是谁?”

    封寒讲了一下他刚刚在苏家的经历,省去了一些旁枝末节,只是说了画的事,最后问,“你外公心眼小不小啊,不会把我怎么样吧,城主姐姐,你可得保我啊!”

    曾乐心听了气愤不已,“他敢!”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曾乐心还没说完,“他敢抢我爸的画!”

    “喂,我说的不是画,我说的是我的人身安全啊,你说我一个小小的高中生,我为了你爸招惹了堂堂阁老,过后想想,总觉得有点危险。”

    “不会有事的,”曾乐心宽慰道,“他要是敢对付你,你就提我!”

    “提你好使啊?”

    “好使,如果他真动怒了,看在我的面子上,肯定会留你个全尸的。”曾乐心捂着嘴偷乐。

    “喂,你要是这个态度的话,那到时候我就说,我是你男朋友,我看他下不下的去手!”封寒硬了起来。

    男朋友,多么陌生而遥远的称谓,曾乐心叹息道,“我外公对我的男朋友下手更狠哟,你可要想清楚。”

    “大姐,你别吓我了行吗,我胆小儿~”

    “不逗你了,你也别自己吓唬自己,我外公是什么人,堂堂七阁老之一,差不多也到了宰相肚里能撑船的级别,怎么会把你放在心上,不过你最好以后别让他看到你就好。”曾乐心最后善意提醒道,外公是外公,他那几个舅舅可不是善茬儿。

    “好吧,我以后见了他肯定退避三舍,对了,那条恐龙挖的怎么样了?”封寒又问,这也是他最近很关心的话题。

    曾乐心似乎有点失望,“距离全部挖出来还早呢,不过听常乔教授说,很可能是新物种,但应该不会超过20米。”

    “干嘛非要超过20米啊?”封寒不解地问。

    “你不懂,之前杨州最大的恐龙化石是在天台挖出来的,长达20米,如果能超过那头,那我们这头就是杨州最大的恐龙化石,这样才有噱头嘛,现在看来,怕是要泯然众矣了。”

    “也不能这么说嘛,毕竟这是婺城挖出的第一只恐龙化石,说不定以后还有更多呢。”

    “不用以后,就这几天,又有人挖出了恐龙蛋化石,”曾乐心道“看来东扬以前真的有不少恐龙,现在那里已经掀起了一阵恐龙热。”

    封寒笑道,“城主姐姐,我现在有个想法,如果能成,说不定会把东扬恐龙的名气打出去。”

    “哦,什么想法?”

    “我到家了,等回去见面聊吧,再过两天我就回去,到时候在你家老宅见。”封寒笑道。

    冲进家门后,韩舞已经把饭做好了,她问,“下午不是没有训练吗,怎么这么晚回来?”

    封寒晃了晃两个长条木盒子,“看,这是什么!”

    “什么啊?”

    “苏鸣鹤苏爵爷的真迹!”

    “啊?你偷的?”韩舞在围裙上擦擦手,紧张地瞪圆了眼睛。

    “说啥呢,我哪有那本事啊,苏老让我带回东扬,一幅给熊伯伯,他是苏老的主治大夫,另一幅给曾老,他们是好朋友。”

    “这样啊,快,快打开,我要看!”韩舞忙冲洗了手,又狠狠擦干。

    封寒就知道她会这样,虽然她说自己的偶像是曾老,不过在画坛的地位,苏老远超曾老,此时曾老不在,鸣鹤老人自然就成了她的第一偶像。

    “哇,原来是蝌蚪寻母图啊,”韩舞惊叹道,“是第一幅和第二幅!”

    “嗯。”

    韩舞看向封寒,“幸好你没有让我画,不然怎么会有这样的经典,来,你先给我拍张合影!”

    接过韩舞的手机,封寒假装在找角度,其实是迅速翻看了她的通话记录,嗯,很好,没有看上去可疑的男人的电话,这才咔嚓咔嚓拍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两幅画就挂在墙上,韩舞一边吃,一边歪头看,封寒看不过去了,“这样,你在那边吃,这样一抬头就能看到了。”

    韩舞用商量的语气道,“封寒,晚上能不能把这两幅画放在我房间啊?”

    封寒故意装出为难的样子,“这个,恐怕不行吧,这两幅画加起来起码几百万的价格,我答应过苏老要寸步不离地守护它们~”

    “哦,那算了。”韩舞竟然意外地没有纠缠。

    封寒忙又道,“不过给你我放心,就放你房间吧。”

    “不不不!”韩舞又开始拒绝了,“这么珍贵的画,确实应该小心再小心,就放在你房间吧,睡前让我临摹临摹就好。”

    原来她是打得这个主意,可以临摹大师的真迹,这种机会在美术学院也不是常有的。

    于是在封寒的房间,他躺在床上,玩着韩舞的绘画板,韩舞则挥毫泼墨,试图复制苏氏美学的神韵,当然,是不那么容易的。

    封寒则找到了自己擅长的美术风格,在韩舞的绘画板里,除了葫芦娃和流星花园,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她画的一些表达情绪的表情,一个竖着辫子的小姑娘各种挤眉弄眼,封寒觉得不够精简传神,于是在旁边画上了相应的小黄表情包。

    之前画猫的时候,总是很艰难,但是微笑、滑稽、暴汗这些对封寒是一点难度都没有的,韩舞画的每个表情旁边,都能画一个对应的小黄脸,这套表情包经典就经典在简洁而且覆盖面广。

    想到明天就要比赛了,封寒不敢玩太晚,画了一会儿就睡了。

    第二天睁开眼,天大的惊喜哐的一下砸到了封寒,他竟然看到韩舞在他面前,和他相对而眠!

    天啊,难道昨晚韩舞画累了就直接在他的房间睡下了!

    封寒的心狂跳不已,没想到第一个跟他睡的女孩竟然会是韩舞!而且来的这么突然,我,我还没脱衣服呢!

    封寒的眼睛从上而下将韩舞扫了一遍,她,也没脱!连被子都没盖!

    封寒刚要把自己的被子分一半给她,韩舞突然睁开眼,把封寒惊得一哆嗦。

    趁着封寒发呆,韩舞哈哈大笑,“是不是吓坏了,哈哈!”

    “你干嘛啊?神经病!”封寒吓得汗都出来了,刚刚他差点让韩舞跟他睡一个被窝。

    韩舞起身,“我叫你起床呢,见你睡得这么香,就逗逗你,对了,今天我逃课看你比赛,够意思吧!”

    “太够意思了!”封寒激动道,差点抱住韩舞,当意识到韩舞不是苏嬛,不能随便抱,这才克制住了。

    洗漱的时候,封寒的手机震了一下,是苏嬛的短信。

    “今天我去看你的比赛吧,放心,我没逃课,上午没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