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隔壁老宋
    见到外面来人后,苏鸣鹤忙迎过去,“诶呦,宋阁老,怎么有空来串门啊!”

    来人是一个和苏老年龄相仿的老者,头发乌黑,身上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不来串门我还听不到这么惊世骇俗的计划呢,老苏,你这可是教唆犯罪啊!”

    “这位大爷,我明明是开玩笑的,你这都听不出来啊!”封寒反驳道。

    他已经听明白了,这位就是苏老家的隔壁老宋,宋仕明宋阁老,全国最有权力的几个人之一,不过那又如何,自己就是一个玩笑话,都没有在网上发帖子,你也没录音,这还能治自己的罪不成。

    听出封寒语气中的有恃无恐,宋仕明哼道,“你大爷!”

    “我爸独生子,没大爷~”封寒嘿嘿一笑,没想到两个位面,京城人骂人的方式都差不多,要创新啊!

    宋仕明坐下,“但是别忘了,你姓封,老苏,记不记得中初四年,太祖爷用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江宁封氏满门灭族。”

    “记得,中初帝的黑历史太多了,也不差这一两件的,后来的永兴帝不也干过这种事嘛,朝中一个姓风的小官,风雨的风,因为进大殿不小心绊倒,御前失仪,说杀就杀了,要说这大夏的几位皇上,还就是文定帝可称千古啊。”苏鸣鹤赞道。

    两人的对话听得封寒一阵头皮发麻,怎么姓封就是罪过啊,说杀就杀啦!怪不得老韩让他改姓韩呢!

    “那,现在皇家对姓封的也是说杀就杀吗?”

    “怎么可能,从文定帝开始,大夏就进入文明社会了,皇上没有权利处死任何人,除非有人要杀他,可以用叛国罪定对方死罪,每一个死刑都是要走司法程序的,而且满门抄斩这种酷刑也都全部废除了,”苏鸣鹤解释道,“真正滥杀封氏的只有开国的中初帝和他儿子永兴帝。”

    封寒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就说嘛,不都说皇帝是摆设嘛。”

    宋仕明又开始泼冷水了,“但是别忘了,你姓封,老苏,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开国至今,还没有哪个姓封的被授过爵位吧?”

    苏鸣鹤点点头,“确实没有。”

    封寒的心又凉了,妈的,还是有针对啊!

    苏鸣鹤安慰封寒,“不过我觉得主要还是因为姓封的本来就不多吧,这个姓本就小众,开国之初就杀得差不多了,还有很多都改了姓,以概率学来看,没有也正常。”

    封寒听得汗毛倒立,开国就杀得差不多了!

    史书上讲的是宣夏两朝是和平过渡,前朝皇室除了皇帝**,其余都安置妥善了,看来事实远非如此啊,突然他想起一个问题,“宋大爷,哦不,宋阁老,您怎么知道我姓封啊?”

    好像苏老刚才并没有叫过他的名字啊!

    苏鸣鹤也反应过来,“宋阁老,你怎么知道这小子姓封啊?”

    “老夫自有渠道,跟你们说不着。”宋仕明故意回避问题,然后拿出苏鸣鹤送他的蝌蚪寻母之四。

    “你怎么拿回来了?不喜欢?”苏鸣鹤问。

    苏鸣鹤点点头,“你看哦,我这幅上面除了蝌蚪,还有一条大鲶鱼,我不喜欢吃鲶鱼,能不能给我换成画虾的那幅啊,我必须喜欢盐酥虾。”

    画虾的是第二幅,也是封寒最喜欢的一幅,那是送给曾老的。

    苏鸣鹤有点为难道,“哎呀,宋阁老,那幅我已经和广贤说好了,他一个小辈儿,您跟他争什么争啊~”

    “什么,那幅是给曾广贤的!”宋仕明突然站了起来,“那正好,两幅我都要了,你问他有意见吗!”

    说着,宋仕明就要去摘画,封寒从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老头,人家送给别人的,你却截胡,还要硬抢,好没道理。

    想到自己答应要为曾老把画带回去,他当即拦在前头,也顾不得对方是什么阁老了。

    “宋阁老,做人要厚道啊!”封寒仗义执言道,“东西您抢了,您是大官,曾老可能不敢跟你要,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苏老的立场,你这样置苏老于何地,让您这么一搅和,他岂不是成了言而无信之辈!”

    苏鸣鹤都没想到封寒敢这么跟宋仕明说话,隐晦地给他点了个赞。

    宋仕明纵横官场几十年,还没见过不怕死的小子,不就是写了个《悯农》嘛,瞧把你能的!

    不过他说的道理,宋仕明是听进去了,“好,老苏,你尽快把画给曾广贤,我到时候直接让他给我送过来,晚上皇上请吃麻辣烫,先走一步!”

    宋仕明终于走了,封寒吓得直接坐在椅子上,领导这种东西,一般都是不上不下的时候,官威最盛,架子越大,像宋仕明这种做官做到顶了天的,已经能做到官威内敛了,不过临走之前看封寒的那一眼,还是让他小心肝直跳,妈的,想象一下把宋仕明换成原位面的那几大长老之一,恐怕封寒连张嘴的勇气都没有吧。

    苏鸣鹤笑而不语,不声不响地帮封寒把两幅画打包好,这时封寒已经平复下来,忍不住吐槽,“这宋阁老也太霸道了吧,而且对曾老也太不尊重了,人家怎么说也是书法大家啊。”

    苏鸣鹤笑得更欢了,“如果你交了一个朋友,跟你称兄道弟,最后却把你闺女拐跑了,你肯定也对那个男人没好脸色。”

    “啊!不是吧!”封寒惊得站了起来。

    “是的,”苏鸣鹤道,“曾广贤的亡妻正是宋阁老的长女,三十多年前,宋仕明的官还没做的这么大,他、我还有曾广贤都是朋友,老曾年纪最小,当年还是相当帅气的,又是单身,结果就俘获了宋家大小姐的芳心,宋阁老当然强烈反对,然后两人就私奔,后来有了乐心那丫头,这才关系缓和。”

    封寒震惊不已,这不就是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把我当岳父嘛!

    所以,所以刚才那个老头就是城主姐姐的外公!

    难怪!难怪城主姐姐年纪轻轻就能担当一城之主!难怪这老头竟然认识我,肯定是从城主姐姐那知道的啊!

    浑浑噩噩拿着两幅画出了苏家,封寒还特意去隔壁看了一下,门口有实强核弹的军人守卫,他小心地返回去,原路出了胡同,连从那个门绕过去的勇气都丧失了。

    在出租车上,封寒给曾乐心打了个电话,他需要城主姐姐的安慰,太吓人了,自己把阁老给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