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2章 文娱复兴(第二更)
    苏鸣鹤小课堂还在继续,“嘉威帝重启了爵位制度,让一些人成为了大夏的特权阶级,五个称号,等级分明,为了服众,这些获得爵位的无不是对国家和民族做出过贡献的人。”

    “因为那时国家在科技上远远落后于西方,西方的工业革命早已经开始一百多年了,所以政府和皇室有意鼓励科技创新,赶超西方,很多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都得到了爵位奖励,成为这个国家最受尊重的一批人。”

    “即便现在,也是如此,九个公爵中,有五个都是科学界的国宝级人物,在1400多名爵士中,有一半是科学家和发明家,至于另一半,则包含了商人、文艺界人士、军人政客,以及其他社会各阶级阶层。”

    “嘉威帝在位50年后,熬走了体弱的太子,最后传位给长孙承天帝(蓝荆苓的爷爷),承天帝虽然没什么大的作为,不过经历了世界大战的他捞钱确实很有一套,在他之前,商人一般是无法得到爵位的,除了个别为皇家效力的皇商,皇上会念其劳苦功高,赏赐爵位收买人心,但最多也就是男爵了。”

    “但是刚刚经历了世界大战的大夏国百废俱兴,于是嘉威帝就想了一个办法,为那些想要得到爵位的大商人开了一条方便之门,只要他们为社会捐款,捐到让他满意,就能得到爵位,最高甚至能直接升至伯爵!”

    “当然,这些钱不是捐给皇家,是捐给大学,捐给公共设施,捐给老人和孤儿的,那时的富人很少讲道德,只讲利润,都是一群自私自利,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承天帝用这一手,换来了大量建设学校和基础设施的钱,最多的甚至捐出了全部身家,现在很多新兴大学都是那些年创建的,这些商人也得到了爵位名誉,最高的甚至被封伯爵,还有皇帝亲自授勋,礼遇有加,让他们贼有面子。”

    “自此,富人圈子的风气得到了一定改善,很多人奋斗一生,累积亿万家产,老了老了,却捐给了社会,获得了一个荣誉称号,要知道虽然爵位可以减税甚至免税,但那针对的是个人,而不是企业,能省的钱有限,所以那段时间,民众对商人的观感大有改善,大量资金从个人流向社会,国家发展迅猛,快速把大部分战争国家甩在身后。”

    封寒能够想象那时的情景,自古商人的地位就不高,评价更是低,即便皇族蓝氏就是以商业起家,以商业篡国,对待商人算是比较优渥,但依然无法和官员、科学家相比,社会地位还是比较低下的,所以他们格外地想要获得地位的上升。

    “不过商人的道德是靠不住的,”苏爵爷又转折了,“刚开始人们捐钱还很实在,都是真金白银地投入到社会中,一座座教学楼、孤儿院、养老院拔地而起,大夏人太多,文定革新上百年都没彻底完成义务教育普及,但战后的那段时期却完成了,那会儿几乎恨不得有一半的爵位都是授予给良心商人的。”

    “后来就都学精了,捐钱成立基金会,真正用在正事上的钱不多,最后还是全都留给了子孙后代,加上经济犯罪的情况越来越猖獗,慢慢的,皇家对给商人的授爵也谨慎多了,最近这些年能获得爵位的商人有的并不在乎捐款多少,而在于是否改变了社会,很多互联网大亨没有捐身家照样爵位在身。”

    封寒脑子里已经转了好几圈,投身科学界,进军互联网,感觉都不是自己的强项啊,于是问,“爵爷,那文艺界授爵的可能性大吗?”

    苏鸣鹤哈哈道,“以前的可能性并不高,皇家的兴趣是赚钱,并不重视文学艺术这些虚的东西,在文定革新的时候,文学的重要性被最大限度的降低,一度沦为副科,数理化才是正科,那时候恨不得全大夏的人都是科学家,都能造枪支弹药,从事工业,这样的情况维持了差不多一百多年,虽然也有文学家艺术家授爵,但那都是做到国内最顶级的人物才有此殊荣。”

    封寒也知道这些,为了写《三重门》,他也做过这方面的功课。

    “直到二十多年前,在先帝同泰晚年间,政府意识到国民文学素质艺术修养已经处于全球落后阶段了,虽然我们的国家gdp是全球第一,人均gdp也排进了前十,但已经很多年没有诞生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文学作品、影视作品以及艺术作品了,出国给人的印象就是大夏的暴发户来了。”

    “这才有了十多年前的学科改革,语文被提升至和数学相同的地位,艺术等科目也成了中学必修的副科,影视行业更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扶持,等到当今鼎康帝登基的时候,语文的分数更是破格提升至200分,高于数学一个档次,其实这也有点矫枉过正了,只不过百年落后,政府和皇室看到效果缓慢,所以用了重药。”

    “我们业内把同泰帝的举措称为‘文娱复兴’,跟欧洲的那个文艺复兴就差一个字,我和老曾都是那几年被授的爵位,自那之后,文艺圈获得爵位的概率就大了很多,前两年我记得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作家被授爵了,就因为他写的小说在米国进了什么畅销榜,还得了个奖,获得了国际认可,从来都是外国的书在我国畅销,他这算是大大的为国争了光,不过他在国内的影响力差点,听说最近的一本新书都卖不动。”

    听到老苏头这话,封寒的信念又燃了起来,妈的,这才是自己的希望啊!看来还是要写书啊!

    苏爵爷转而又道,“不过论授爵最年轻,还要数为国争光的运动员,每届奥运会过后,总有几个运动员被树立典型获得爵位,平均年龄差不多只有20多岁,反观文艺圈、科技圈、商界,30岁获得爵位的都算是年轻的了,普遍都是50岁在业内有了一定声望,才会被授爵,至于政客,就更不要说了,一般不会低于50岁。”

    苏爵爷说的很明白了,封寒还是应该侧重体育,如果能像水神齐仁余那样重振大夏游泳队的气势,很有可能在两年后封爵!

    要么,等到三十来岁,说不定能像那位火到国外的作家一样,不过他的佳人等得起吗?封寒30岁的时候,苏嬛都34了,韩舞也32了,正常情况下都该结婚了!

    “看来我要两手抓两手硬啊!”封寒不禁道,原本他对游泳的定位就是一个保持好身材的兴趣爱好,但是现在,为了韩舞和苏嬛,自己说不得要拼搏一把!当然,写作更是不能落下,那才是自己的根本。

    苏鸣鹤听懂了封寒的意思,笑笑,“其实想要获得爵位,还有一条捷径?”

    “什么?!”封寒双眼放光道。

    “交好皇帝,”苏鸣鹤放下雪里拖枪,“说白了,爵位给谁,全都是皇上一句话,他只是为了让爵位的含金量显得高,所以才严格限定人选,只要他想,就算是街边的乞丐,只要他一句话,那个人也能封爵,就有这样的例子,一个宫女,不过是个合同工,因为救了失足落水的太子,就被鼎康帝封为女爵,大家也不会说什么。”

    “您这到真是个好主意,”封寒感慨,“改天我找几个人绑架皇子公主,然后自己充当英雄,把他们都救了,这样应该能给我个爵位玩玩了吧。”

    “放肆!”突然,一个严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黄口小儿,竟敢对皇家无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