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雪里拖枪和煤堆小白杨
    (打赏超200次加更!)

    “第四幅送的是阁老宋仕明,不过我这可不是贿赂,我都退休了,也指望不上他什么了,他是我邻居,他的私宅就在隔壁,远亲不如近邻嘛,况且他也喜欢这些风雅的东西。”苏老不厌其烦地解释,一副小封你一定要相信我啊~的样子。

    封寒很想睿智地说一句:不要再说了,解释就是掩饰!

    阁老,大概就相当于前世的那几大常委,是一号二号之下最高的国家领导人,这里也是如此。

    内阁老人是首相和内相之下的次一级统治阶级,是全国权势排前十的大人物,一定程度可以佐佑首相和内相的行政政策和执政理念,一般阁老之数不会超过七个,最低的也都是个伯爵。

    并非只有伯爵以上的人才能担当,而是只要坐到那个位置,皇家的加爵诏书马上就来,即便之前并没有爵位,也可以直接提升至伯爵,毕竟,爵位是皇家独家经营的买卖,有最终解释权。

    妈蛋,别说苏老了,封寒现在都想去隔壁抱抱大腿,万一能被认个干孙子啥的,那自己岂不是成了这四九城里能横着走的人物了。

    不过说到第五位,前面的宋阁老又有点不够看的了,因为这位爷差点当了皇上。

    苏鸣鹤的这位朋友叫蓝田业,是当今皇上和蓝荆苓的伯父,颍王!

    原来皇上他爷爷是准备按照长幼顺序,把皇位传给蓝田业这位颇有才名的皇子的,不过蓝田业拒不接受,这才有了先皇以皇次子的身份登机,之后蓝田业就一直寄情于琴棋书画这些东西,而且建树颇高,和苏鸣鹤、曾广贤都是推心置腹的朋友。

    说完五幅画的分配情况,苏鸣鹤又提了一嘴,“哦,对了,之前有个叫吴远的动画公司老板想找我买授权,你应该知道的吧。”

    “对,他想根据这几幅画做一部史无前例的水墨动画电影,这是一个很好的在全球增加水墨画影响的机会,我觉得应该支持。”封寒是替吴远说话,也是为自己,这件事如果真做成了,也会提升他的影响力。

    苏鸣鹤点点头,“我还没答复他,既然你觉得行,那就让他去弄吧,我倒是更喜欢神笔马良这个故事,怎么就没人拍呢!”

    “毕竟短片动画是很难赚到钱的,动画公司也要生存嘛,”封寒安慰道,“不过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您就跟吴远说,要想做小蝌蚪找妈妈,就必须也把神笔马良一起做了,我可以象征性收点版权费,您也可以挂一个艺术总监的名头,这样他肯定乐意做。”

    “你这小子倒是鬼主意多,就这么定了,这叫捆绑销售对吧。”

    “您老盛名!”封寒赞了一句,刚要把话题扯到爵位上,突然听到“喵”的一声。

    一只白猫从门缝钻了进来,先是脑袋,然后是雪团般肥胖的身子,最后是一只长长的粗粗的挺直的高高翘起的黑色尾巴!

    “哇,雪里拖枪!”封寒惊叹道。

    苏鸣鹤笑笑:“你还知道这种猫的名字?”

    “哈哈,我也很喜欢猫的。”封寒笑道,并对雪里拖枪招招手,然而那家伙并不鸟他。

    雪里拖枪不是猫品种的名字,而是古人对不同花色的猫咪的雅称,即全身雪白,只有尾巴是黑色的,就叫雪里拖枪,另外还有金被银床、四时好等,可见古代我国人民也有不少猫奴,取得名字都这么好听雅致。

    封寒知道雪里拖枪,一是因为看了马未都先生的节目,他的观复博物馆里就养着不少流浪猫,叫做“观复猫”。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看苏嬛的《懒猫团》,书中主人公也养过一只类似雪里拖枪的猫,不过那只是全身乌黑,只有尾巴是白的,它是反雪里拖枪的,所以苏嬛在书中给它命名为“煤堆小白杨”,倒也很生动形象。

    这只雪里拖枪不理封寒,倒是在苏鸣鹤裤腿边蹭来蹭去,一副讨好的模样。

    苏鸣鹤自鸣得意道,“这小东西聪明着呢,知道我被大夫禁食油腻,每次吃饭的时候,它就守着我,本该我吃的肥肉全都归了它,我女儿都说它胖了一大圈,快成猪了。”

    “哈哈,令嫒还真是天真烂漫啊~”

    “什么天真烂漫啊,天真懒慢倒是真的,”苏鸣鹤吐槽道,“她也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养了好好几只猫,可是养了几个月,就不养了,有的给了她侄子侄女,还有的送给了同学朋友,这只是给她妈妈的。”

    “小孩子嘛,就是没长性嘛~”封寒宽慰道,因为见苏老有个不到一岁的女儿,所以想着刚刚说的这个女儿肯定年纪也不大。

    苏鸣鹤点点头,觉得封寒说的有道理,“不过我和这肥猫也有感情了,如果我刚接手的时候知道你喜欢猫,肯定就转让给你了。”

    “诶,君子不夺人所好,我还喜欢恐龙呢,总不能把东扬发现的那只恐龙化石占为己有啊,那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封寒到处宣扬自己对恐龙的喜爱。

    苏鸣鹤笑道,“我听说了,听说化石非常巨大,现在还远远没有挖掘完全呢。”

    “对啊,考古挖掘是非常辛苦的,负责这个项目的常乔教授是我国最权威的恐龙专家,他亲自临场指挥,好几次在现场累的晕倒过去,”封寒胡扯道,然后强行转移话题,“爵爷,像常教授这种,十大名校的知名教授,本领域的权威专家,而且工作态度也没的说,您说他得到爵位的希望大不大啊?”

    “他多大了?”苏鸣鹤问。

    “应该过50岁了吧。”封寒估算道。

    “50岁,那应该差不多了,搞科研的学者,又是某领域的大牛,一般到了年纪都会有爵位的,十大名校可是出爵位最多的地方。”

    见苏鸣鹤对爵位这玩意儿好像真的很懂的样子,封寒大喜过望,忍不住继续追问。

    “爵爷,像你们这种做文化的也是这样吗?需要等到一定岁数才有封爵的希望?”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还混个屁啊,到时候都已经七老八十了,容颜易老,佳人们可是等不及的,还不如直接遗民中东来的快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