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五幅缺二(2,求订阅!)
    封寒心里咯噔一下,大熊小鹿他们不会出事了吧!

    “喂!”封寒急道。

    “嗯,”熊迪终于出声了,“刚才吃鸡腿,噎了一下。”

    封寒:mmp~

    紧接着是小鹿的声音,“封子,训练辛不辛苦啊?”

    “小意思啦,你们干嘛呢?”

    “哦,我和小溪来熊家写作业呢,我婆婆准备了非常丰盛的晚餐给我们!”鹿皓歌道,鹿幼溪在一旁听着。

    电话又回到了大熊手上,“给你打这个电话是有点事让你帮忙。”

    “这虚伪的友谊啊,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的……”熊迪慢悠悠道。

    “还是我说吧!”鹿皓歌抢过手机,“苏爵爷不是给你画了一组蝌蚪寻母图嘛,一共五幅,他决定把其中四副送给四位老朋友,其中就包括我公公,老先生一幅画就是上百万,为了安全起见,我公公就想让你顺手带回来,就不走物流快递了,你滴明白?”

    “哦,明白了,为了省那几块钱邮费,瞧你们这圈子绕的,那我怎么找他要画啊?”封寒笑道。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啊?”

    “过两天我就比赛了,比赛之前有半天自由活动的时间,我那个时候去吧。”封寒道。

    “好嘞!”

    ……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两天后~

    和前世的京城一样,四合院这种独具特色的建筑群落形式出现在了燕京,同样是在城市比较中心的地带,临近皇城,寸土寸金,格局紧凑,而且规划的更好,保留也更完善,几乎还是一百多年前的样子。

    封寒按照大熊发过来的地址找了过来,这件事吧,熊迪还真是找对人了,封寒正对苏爵爷的多妻生活感兴趣呢,也想找个相熟的老头问问,有什么快速获得爵位的办法。

    扣响门后,有门房开门,通禀过后,还有管家来领人,不愧是子爵宅邸,而且还当过朝廷大员,就是比曾老头家气派多了。

    这是一个四进的大四合院,而且很敞亮,几千平还是有的,大手笔啊,以现如今的房价,即便喜欢这种幽深清静的房子,封寒也有点不敢想。

    第一个院子是下人们住的,和古时候的大户人家没法比,也就是管家、厨子、打扫的,还有奶妈,丫鬟小厮书童这都是陋习了,早就看不见了。

    第二进最为开阔,还有一个小池塘,就是季节所限,只剩一些枯叶残枝,这里住的都是苏爵爷那些没出去自立的子女儿孙,他最大的孙子现在都已经结婚了,搞不好重孙只比小女儿小一两岁。

    第三进同第二进,只不过要小一些,也是住的儿女。三个老婆,子女必然是不少的。

    最后一进才是住的苏爵爷和他的三个老婆,三个老婆竟然住一个院,封寒都已经能够脑补一场宫斗大戏了,此时他脑海里首先冒出来的就是张逸谋导演,巩俪主演的那部《大红灯笼高高挂》。

    到了,时隔一个多月,苏鸣鹤的精神头似乎很不错,“封寒同学,好久不见啊!”

    “苏爵爷好!”封寒鞠躬道,虽然两人没什么深厚交情,不过封寒是真心感谢,他听乐侃说过,若非苏老力撑,他也不可能有两篇文章被教材选上,当然,如果不是乐侃的推荐,他也不会获得这样的机会,都是好人啊!

    “来来来,里面坐。”进了屋,就看到一个抱着婴儿的年轻女子,长得漂亮,即便不施粉黛,也相当秀美,而且没有封寒之前想象的那种狐狸精的感觉,看上去竟然还蛮舒服的。

    这种相貌气质,别说苏老这样的老艺术家了,就算年轻的富豪们,恐怕也会被她降服吧。

    苏老介绍了一下,“这是我家三夫人。”

    封寒忙叫,“夫人好。”

    虽然人家年纪不大,但辈分高啊,想到那个比自己还要大不少的黎政枢要叫她三姥姥,封寒就觉得有趣。

    三夫人名叫唐青,毕业于电影学院表演系,她还是很守规矩的,“还是叫我三夫人吧,上面还有两位姐姐呢,你就是爵爷经常提起的小才子封寒吧,看起来和那些常见的才子很不同,倒像是个运动员。”

    苏鸣鹤对封寒还颇有了解,“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封寒还真是个运动员,这次来经常就是参加全国比赛的,是游泳吧。”

    “对,全国青少年游泳锦标赛。”封寒答道,“明天就比赛了。”

    “哦,是吗,那祝你取得好成绩,”苏鸣鹤笑道,“不过也不要忘了写故事,我孙子孙女都很喜欢你的故事呢,尤其是我小孙子,是铁杆葫芦娃迷,每天唱什么一棵藤上七朵花,幸好今天他不在,否则肯定要缠着你这个原著作者求剧透的,哈哈!”

    “游泳对我来说只是证明自己能力的一种途径,写作才是我愿意终生从事的事业。”封寒坚定道。

    “那我就放心了,等我家小女儿再大一些,就能看到你更多好故事了。”

    刚说到小女儿,那个襁褓中的孩子苏婵就开始哭了,苏鸣鹤忙站起来,“这是饿了吧,我这就叫奶妈!”说着就要拿电话。

    然而唐青却道,“还是我过去找她吧,我也正好想溜达溜达。”

    唐青聪明地给男人留足空间,省的他们谈话不方便。

    果然,他一走,封寒也就不那么拘谨了,他也知道苏老爵爷是个放荡不羁的主儿,没必要太绷着。

    封寒笑着问,“爵爷,另外两位夫人那里我要不要去打个招呼啊?”其实就是想观察大家庭里的一夫多妻相处之道,提前熟悉嘛。

    “应该是应该,不过今天她们都不在,大夫人去庙里烧香了,她就喜欢那些漫天神佛,二夫人去她大女儿家了,今天你倒是省了不少事。”

    “这样啊,”封寒坐下,“哦,这就是小蝌蚪找妈妈吧!”虽然早就看过印刷版,但那太小了,也有失真,如今看到原版,果然震撼,这画风和白石老人还真有点像。

    “对,不过只剩前三幅了,另外两幅都已经送人了,这第一幅是给熊神医的,这段时间我的身体是真不错,他当居首功。”苏鸣鹤哈哈大笑道,显然夫妻生活很和谐。

    不过封寒听起来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个您就没必要跟我一个晚辈念叨了,封寒有点好奇,“那其他几幅您都送给谁了啊?”

    “哦,我是按照年龄排的,”苏鸣鹤指着墙面,“熊神医最小,所以他拿第一幅,第二幅我打算送给曾广贤那小子,你没见就第二幅没写字吗,是我知道我字不如他,给他留着自己写呢,第三幅我自己留着。”

    “哦,怪不得感觉第三幅画的最好,连纸张的质量似乎都好多一些呢~”封寒玩笑道。

    苏鸣鹤竟然有点不好意思,“没想到你竟然连这个都懂,你可千万别跟别人说呀,第三张用的是已经失传的唐门宣纸,用一张少一张,给他们才不舍得呢!”

    “对了,第二幅你也顺便给老曾送回去吧,本来想让乐侃小子来拿的,不过他最近没打算回老家~”

    “哦,是吗,乐老师也在京城啊,那我是应该拜访拜访的,”封寒笑道,很圆滑地帮苏鸣鹤扯开话题,“那第四幅和第五幅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