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双妻的诱惑(2,求订阅!)
    封寒在看谢玉泉,谢玉泉也在看封寒,不过似乎是有点不以为然的样子。

    在刚刚结束的一场粤区游泳赛事中,谢玉泉打破了封寒保持的几项全国青少年记录,正是如日中天呢。

    而且他听说封寒那家伙弃武从文,开始玩起了文学,即便在遥远的粤区,也听说了这么一号文学青年,于是谢玉泉更加松懈了,呵呵,文人,也不知道手上还有没有扶鸡的力气。

    如果封寒听到了,肯定要笑他没文化了,那叫缚鸡之力好伐~

    封寒是真的很认真在做训练,因为他承诺要给苏嬛金牌,起码要守住自己最擅长的蛙泳项目。

    “小池,要不要比一比。”封寒问池浩瀚。

    “比什么项目?”

    “你擅长蝶泳,我擅长蛙泳,不如比仰泳吧。”封寒提议。

    “这个提议不错,公平,有赌注吗?”

    “如果我赢了,我就让你收集本队以外的10个女生的电话号码。”封寒想了想。

    “这根本不是惩罚啊,这是发挥我的强项啊!”池浩瀚自称社交达人,自信满满,“那如果我赢了,你得给我写首诗,现代的古代的都行。”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我的诗都是给女生写的。”封寒很抗拒。

    “你就说行不行吧~”池浩瀚无耻道。

    “行吧,不过不能限制时间,我得有感而发才行。”

    “没问题啊,记得欠我一首诗就行,万一以后你成了家,我就赚了!”池浩瀚狂笑道。

    在两人pk的时候,换好泳衣的谢玉泉以自由泳的超快速度超越了两人,虽然是不同泳姿,根本没法一起比,不过这一幕仍给粤区代表队以极大的信息,杨州队最快的两个人都被谢玉泉轻松超越,哈哈,还有谁!

    粤区代表队的领队罗奔对罗勇道,“嘎嘎嘎,勇哥,我们这边的谢玉泉两年后有在奥运会上摘金夺银的实力吧!”

    罗勇大方道,“确实,有点大将之风,比你当年强。”

    “切,两年前我要不是拉肚子,你那块银牌就是我的了!”罗奔不服气道,不过脸上还是带着笑的,显然,他们是队友。

    两人正说着,一个外号叫白鲨的京城队领队跑了进来,脸憋得通红,“水,水神来了!”

    “啊!他竟然来了!”罗勇罗奔突然身体绷直,有种要见偶像的紧张和激动,然后,他们看到了一个略显肥胖的官员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了进来。

    刚刚在仰泳比赛中赢了封寒的池浩瀚也看到了那胖胖的官员了,“天啊,你看谁来了!”

    封寒看了过去,“看不出来啊。”

    “水神齐仁余,这你都认不出来了!”池浩瀚摇着封寒的身体。

    “哦,有点印象,不过他怎么胖成这样了,我能认出来才有鬼呢。”

    封寒之前是看过他的游泳视频的,齐仁余,大夏曾经最优秀的游泳运动员,多次获得世界第一称号,共拿下过5块奥运金牌,7块银牌,是大夏奥运金牌获得数最多的人。

    有人说,大夏的游泳赛事分为三个时期,没有齐仁余的时代,齐仁余在役的时代,还有齐仁余退役的时代。

    中间那个是大夏泳坛的黄金时代,不过现在已经有点江河日下了。

    池浩瀚道,“现在人家是泳协主席,又有两个美娇妻,发福不是正常的嘛~”

    “两个老婆?”听到这个,封寒来劲儿了,“他是男爵?”

    封寒只知道齐仁余的职业辉煌,对他的私生活知之甚少,幸好身边还有一个池浩瀚这样八卦的人。

    “什么男爵,人家可是子爵!”

    子爵?!封寒惊了,按照他的理解,那些获得爵位的基本都是一些老人啊,到了子爵这个层次,起码也要七十吧,比如苏鸣鹤还有韩小冷两位。

    水神齐仁余,封号洋涛子,当他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获得一金四银的时候,他就因为打破了大夏游泳队奥运0金牌的尴尬而被皇家封为洋涛男了,那时他才18岁,之后两届奥运会分别获得两枚金牌,28岁退役的时候,被封为洋涛子,而现在齐仁余还不到四十岁。

    齐仁余是来视察的,看有没有好苗子能在两年后的奥运会为国效力,各领队纷纷让手下最优秀的队员动起来,秀起来。

    然而封寒却满脑子都在想,18岁的男爵,18岁就能取俩媳妇儿了!

    之前封寒的思维还停留在前世,一个男人配一个女人,如果男人喜欢两个女人,那就是渣,就是花心不靠谱。

    可他差点忘了,这里是大夏皇朝,苏鸣鹤还有仨老婆呢,而那也并没有妨碍他成为人民喜爱的艺术家和教育家!

    所以,自己为什么要掩饰对韩舞的喜欢,如果,如果他也能成就爵位,那自己也可以追求两个优秀的女孩啊,虽然让两个同样优秀而骄傲的女人和平相处比较难,但并非绝不可能!

    从池浩瀚那里,封寒得知,齐仁余的两个老婆,一个是一米八的国际超模,一个是一米九的排球国手,而且,他现在正在交往一个跳水皇后,因为他有三个老婆名额!

    老齐的这三位每一个拎出来都是优秀女性的典范,是万千男人追逐的对象,但因为他更优秀,国家希望他把优秀的基因更多更广的传承下去,所以他做到了齐人之福,他一个近四十的有妇之夫追求一个二十多岁的跳水冠军,并没有成为他身上的污点!

    那么,我呢?

    此刻封寒陷入了对爵位的无限憧憬中,他觉得自己非常有必要研究一下如何快速地获得爵位,他不贪心,只要能有最低的男爵就好。

    不过,现在他还只是一个普通人,同时喜欢两个女人就是贱人,过度表达自己丰富的情感就是渣滓,所以,他会尽量克制对韩舞的喜欢,但绝不会再因此让自己陷入矛盾纠结。

    爵位嘛,自己背后站着中国自唐太宗之后的无数知识学问,会很难吗?会很难吗!

    想到自己还有换灯泡、做模特的任务,封寒婉拒了队友聚餐的提议,先行撤了,而池浩瀚也开始向其他队伍的美女问起了电话。

    然而,他好像高估自己的颜值和魅力了,竟然频频受挫,一个都没成,他又不愿去问那些容易上手的普通颜值女。

    于是池浩瀚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换了一个思路,“美女,能问一下你的号码吗,哦,是我们队封寒让我问的。”

    “好,你记一下,”美女很热情,“还有哼哈号也记一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