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抓住了韩舞的小辫子(二更)
    回家啊!封寒不禁又问,“那你住哪儿?”

    “这两天没课,也住家里吧,”韩舞回头道,“正好可以探讨一下流星花园的剧情问题。”

    封寒小心地把喜悦藏起来,微微点头。

    然而当看到韩舞开来的汽车后,他有点不高兴了。

    以他对这个世界汽车品牌的粗浅了解,这辆车应该不便宜,即便达不到曾乐心那辆跑车的档次,起码也相当于那个位面的奔驰宝马!

    大夏的汽车虽然不算很贵,但这辆车的价格最少也能值东扬一套房,这绝不是韩舞那点画画稿费能买得起的。

    “这车怎么回事儿?”封寒很严肃地问。

    “我借的啊。”

    “谁能把这么贵的车借给你?”封寒想起韩舞某个舍友曾说过有个开豪车追她的帅哥,不禁紧张起来。

    “拜托,我爷爷是韩小冷,我奶奶是端木樱,我的朋友圈很高大上的好吧,借辆这种车很奇怪吗!”韩舞反问封寒。

    封寒动了动嘴,“算你有道理,回家吧。”他心里想,我这是在替老韩操心而已~

    坐在车上,想到刚刚封寒的拷问,不爽的韩舞反问,“我最近听说你又写了两首诗,叫至吾苏,对吧。”

    “没错啊。”

    “名字怪里怪气的,有点掩耳盗铃的感觉,不过内容很容易看懂,你谈恋爱了?”

    “谁说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告诉老韩,可以告诉大熊小鹿鹿幼溪,甚至就算被老妈知道,好像也不痛不痒,可唯独对韩舞,封寒不想承认,“你也知道,我写诗向来是张嘴就来,从来不需要酝酿情绪这回事儿。”

    “哦,真的吗,可是有些事明明感觉就是具体所指啊,那个东亭西钺暗堂中,分明就是特指的地点啊,网上好多人都在研究这两首诗到底藏着作者的什么故事呢,”韩舞不死心地追问,“难道这里面真的一点故事都没有?”

    “哈哈,能有什么故事啊,真没有,我也是故弄玄虚,你难道不觉得,诗人就应该神秘一点吗,他们猜的越邪乎,就越是符合我的期许。”封寒嘴里没一句实话道。

    韩舞眼珠转了转,算是暂时放过了封寒。

    封寒小时候就是在京城和龙樱古城长大的,不过老妈买的那套房子他并不是很有感情,因为之前一直是租房子住,直到他六岁的时候老妈还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再加上装修什么的,其实封寒也就住过一年,对那里没有太大的归属感。

    如果不是有韩舞,他可能直接就在电影学院附近开房了。

    进了电梯,电梯里还有一个妈妈抱着女儿,女儿两岁左右的样子,还叼着奶瓶。

    韩舞挺喜欢小孩子的,也很受小孩子喜欢,两人刚进去,她的小辫子就被小女孩看中了,肥胖的小手伸手去捞。

    韩舞也不生气,还大方递了一根到那只小胖手里,“姐姐你女儿真可爱。”

    “谢谢,你也很漂亮。”对方客套道。

    “我有个妹妹,比她大点,小时候也喜欢揪我头发,哈哈,”韩舞好脾气道,眼看楼层就要到了,她商量道,“小妹妹,可以放姐姐离开了吗,姐姐到站了。”

    那个妈妈也劝对辫子爱不释手的女儿,“等你长发及腰,妈妈也给你编可好?”

    小女孩乖乖松了辫子,但最后却吐了一口奶,小孩子似乎是练过,一口奶吐出三四十厘米远,正中韩舞的头发。

    那妈妈忙道歉,“哎呀,对不起,这孩子太皮了。”

    “没事没事,她也不是故意的,我们要下了,再见~”韩舞忙拉着封寒下了电梯。

    封寒还愤愤不平呢,“这要是咱家苏苏,我肯定得弹个脑瓜崩啊!”

    韩舞低着头,“哼,就知道欺负苏苏。”

    “有个叫小糯米的小女孩我也经常欺负啊。”封寒得意洋洋道。

    “我知道,那是个乖孩子。”韩舞开了门。

    “你怎么也认识小糯米啊?”

    “上周我回家了一趟,她去做客了,”韩舞解释道,“不说了,我要洗个头!”

    “你竟然回去了也不告诉我?”封寒追着问。

    “你不是跟鹿幼溪他们出去玩了吗,我怎么告诉你啊,本想等你们回来再走,结果还玩了个失踪。”

    “你以为我愿意啊,还不是被鹿幼溪扔半道了。”本来已经平息了对鹿幼溪的怨气,此时听到这,又涌了上来。

    “哎呀,我不跟你说了,我要洗头了。”韩舞把封寒挡在门外。

    封寒坐在沙发上,遗憾小女孩没有吐她一身,这样岂不是要洗澡~~

    然而韩舞进了洗手间又出来,“你帮帮我啊?”

    “干嘛,我又不是洗头小弟,这还要让我帮。”口嫌体正直,封寒撸起袖子,似乎干劲十足。

    “不是让你帮我洗头,你帮我把辫子解开啊!”韩舞一直保持着低头的动作,害怕奶水流进脖子里。

    “你自己解不开自己的辫子?我了个乖乖,这么神奇吗?”封寒凑过去,洗手间空间并不大,两个人显得有些充实。

    “我同学手法很复杂的,也没用皮筋和发卡就让辫子成这样了,你看看怎么解开啊,这么多呢。”

    封寒拿起一个辫尖研究,韩舞顺手脱掉了外套。

    封寒瞬间慌了,“你,你脱衣服干嘛!?”我可是个正经人啊!

    “洗头碍事,你解开了没?”韩舞不耐地问。

    “哦,开了。”封寒感慨那位同学有一双巧手,但还是被他破解了,头上一共八条小辫,他一一解除。

    这个很有新意的发型就这样土崩瓦解了,封寒还是第一次看到韩舞头上有这么复杂的辫子阵容,显得这一米七几的大姑娘俏皮了许多。

    韩舞的发型向来简单,这或许是和她从小没有妈妈有关,老韩那笨手自然不会编小辫,所以小时候是容易打理的短发。

    后来虽然有了后妈,但后妈也是个不靠谱的,梅凤巢自己就是短发,就是因为再婚的时候没把姥姥带上给她编辫子,所以即便韩舞后来留了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也只披肩或者马尾两种造型。

    封寒正想着韩舞发型的变迁史,她就催促道,“好了,你出去吧,我要洗头了~”

    (ps:这是第二更,因为网站评分达到了7.1,所以今天保底加一更!还剩两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