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背后伸出一只手(一更)
    “什么,让我代表本州参加比赛?”

    封寒差点忘了自己还是校游泳队成员,而且曾夺得过州冠军,就他这样的,早就该进国家队了。

    两年后就是米国落山矶奥运会,封寒还是有机会摘金夺银的,毕竟,杨州的游泳项目向来冠绝全国,扬州第一几乎就意味着全国的第一,也就意味着在全球都有竞争力。

    “我知道你如今在文坛风生水起,没必要在泳池挥汗如雨了,”安熹教练苦口婆心道,“但最近粤区出了一匹黑马,没有你,咱们杨州这次的成绩恐怕会很难看,成绩难看,上面的领导就不高兴,上面的领导不高兴,咱们的拨款资金就会减少,咱们的拨款减少,学校的整体游泳教学质量就会降低……”

    “安教练!”封寒打断了碎碎念的安熹教练,“我就一个问题,来回的飞机票给不给报?”

    “给报给报,如果能得奖牌,还有现金奖励!”安熹激动道。

    他听田径队的马教练说,封寒最近已经推掉了所有长跑相关的训练,说是要专注发展,其实是封寒不喜欢跑一身臭汗,又热又累,如果游泳的话,还是可以商量的。

    老安不知道内情,以至于听到封寒答应了,开心地差点摔进泳池里。

    封寒扶住老安,又问,“那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比赛啊?”

    “明天就去,先在京城的场馆集中训练一段时间,熟悉环境,大概四天后比赛,你要是没意见,我就给你多报几项了,能者多劳嘛。”安教练笑嘻嘻道。

    这次是全国青少年锦标赛,也将是封寒参加的第一个国家级比赛,不过封寒没把比赛当回事儿,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他没有经过刻苦的训练,仅凭天赋想要拿奖还是有难度的,这次答应去,主要是为了能光明正大地去京城找女朋友耍。

    哈哈,不仅省了路费,而且时间又这么长,美滴很啊!

    放学的时候,封寒告诉大熊他们,“最近我要跟你们分开一段时间了。”他讲了自己将要参加全国游泳比赛的事。

    大熊小鹿都很为他开心,他们也都相信封寒的实力,就是鹿幼溪表情有点冷漠,在班里她本来就封寒一个熟人,虽然平时总是拌嘴,但起码不会那么孤单,他要是走了,自己的日子怕是难熬了。

    邻分别的时候,鹿幼溪告诉封寒,“独孤佚人。”

    “啊?”

    “告诉韩主编,我的笔名就用独孤佚人了。”鹿幼溪又告诉他是哪几个字。

    “什么鬼笔名,听着就跟独孤校长的亲戚似的~”封寒吐槽了一句,回家就把话给老韩带到了。

    老韩欣然应允,还笑称,“这样更有趣呢,独孤佚人,这是孤独一人的意思啊。”

    又来了~

    在餐桌上,封寒说了自己明天要参加比赛的事,苏苏拉着封寒的衣袖,“那锅锅不能看苏苏比赛了吗?”

    封寒刚要宽慰妹妹,梅凤巢道,“你比赛在下周末呢,到时候你哥就回来了。”

    封寒一个恶寒:这都没躲过吗!

    “好啦,会去的。”封寒安抚着苏苏,小孩子的讲故事比赛,啧啧,闲的我哟。

    梅凤巢对封寒没什么不放心的,他可是小学时候就曾一个人坐火车回长安的,说得最多的就是“不要把比赛当回事儿,不要有心理压力。”

    封寒很想说,我真没压力啊,虽说文体不分家,不过他个人肯定要分的,既然选择了自己热爱的事业,必然要全力以赴,体育就只好放到一边了,保持住现在的身材就好,前世的封寒脸还是这张脸,但身材糟糕,皮肤油腻,发际线高,戴副眼镜,鞋不抹油,气质和现在差一大截,难怪女人缘不行。

    第二天是周六,封寒没有通知苏嬛,直接自己坐飞机去了京城,本来按照州体委的安排,是所有学生都先去临安集合,然后从临安起飞,组团去京城刷金刷银,但封寒可不是真的为了比赛的,没必要循规蹈矩,他只想多一些和女友相处的时间,所以擅自行动。

    在飞机上,封寒还有一段偶遇,“瓜瓜姐?你也回京城啊?”

    “是啊,好巧啊小封寒,”方瓜瓜有些不好意思,“上次的事你不怪姐吧?”

    “不怪不怪,反正都算在鹿幼溪头上了。”封寒笑道。

    方瓜瓜马上一本正经道,“你也不要怪溪溪,她很快就后悔了,开出去一段就回去找你了,只是没找到,后来找了一晚上都没结果,她都快急哭了。”

    “真的?”

    “当然,千真万确!”

    “好啦好啦,反正我也早就原谅她了。”封寒大肚道,那晚收到她短信的时候,自己确实很生气,不过这么久了,他早就淡忘了,即便此时从方瓜瓜这里听到那晚的细节,也没有多少反转的快意。

    之后封寒又跟方瓜瓜聊起她去京城干什么,原来是她们公司主投资的电影后期制作出了一些问题,她去处理一下。

    鹿幼溪那边已经安定下来了,之后方瓜瓜可能就要常驻京城了,毕竟围绕影视制作开发的所有一切都在京城,别的地方影视行业氛围不够浓烈,没有做大做强的土壤。

    全国有两大影视之城,一个是京城,另一个就是羊城的港城区,专门做一些白话电影,专注米国市场,有东方华莱坞之称。

    到了机场后,方瓜瓜还硬要送送封寒。

    “不用了,我还要去女朋友那一趟,您忙吧。”封寒婉拒道。

    先目送方瓜瓜离开,封寒正准备打车去电影学院,突然,背后伸出一只手,拍在封寒肩上。

    封寒转身一看,“啊?”

    做了新发型的韩舞接过封寒的行李箱,“啊什么啊,你妈告诉我你的航班号,让我接你的,走啦!”

    看到小舞姐潇洒地转身,几根小辫子灵活甩动,封寒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一个多月没见,怎会不想念,只是幸福来得太突然,“喂,你等等我啊~”

    “你头发怎么变成这样了?”封寒问。

    “我们寝室有个妹子特别喜欢研究发型样式,我几乎每天一个新发型,都是她弄的。”韩舞轻笑道,他肯定想不到那妹子是什么发型。

    “你准备把我送到哪儿去啊?”

    “当然是送回家了,你应该好久没回来过了吧。”韩舞晃了晃钥匙,是封寒和梅凤巢之前在京城的小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