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握手言和共同进步(第三更)
    (推荐票破4万加更!)

    没想到啊没想到,以前当段子看的新闻,此刻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妈蛋,大夏的打码师也这么逗比吗!

    封寒知道杨州晚间新闻的影响力,这个点正是饭点,又没有电视剧,似乎也只能看新闻,起码熊伯伯和鹿叔叔是很爱看的,再加上如此不厚道的打码,最慢,明天该知道的也肯定知道了!

    本来是鹿幼溪对他不起,现在事情发生了大反转,如果被那丫头抓住时机,煽风点火,策反了大熊小鹿,就成了自己对不住兄弟姐妹了!

    想到这种可能,封寒忙抹了嘴,拿着自己的礼物,准备打道回府。

    “封寒哥哥,你才讲到四娃五娃啊,你把故事讲完啊!”小宝抱着封寒的大腿,耍起了小孩脾气。

    这一大坨肉,封寒彻底走不动了。

    “宝啊,你站好,哥哥现在就给你把故事讲完。”封寒和小宝相视而立。

    封寒长吸一口气,“四娃和五娃被抓走后六娃和七娃也相继被抓然后被蛇精扔进炼丹炉里准备和大娃二娃三娃一起炼化成仙丹幸好老爷爷及时赶到用山神给他的七色莲花使七兄弟齐心合力共同镇压了蛇精蝎子精全剧终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

    这一大段下来,封寒差点缺了氧,但还是倔强的加了一段高难度绕口令,以此来达到震慑小宝的目的。

    曾宝禄小朋友真的被震住了,大脑一片空白,他都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好了,他想捋捋,也就是趁他一个愣神的机会,封寒彻底从他眼前消失了。

    ……

    “原来封寒那小子没走丢,而且还发现了恐龙化石,他竟然都不告诉我们一声,害我们担心这么久,害小溪那么自责伤心,这件事绝对没完!”小鹿看过新闻后,跟老公通了气。

    在这件事上,大熊支持老婆,这一天过的,简直提心吊胆,跟考了年级第三似的!

    反倒是鹿幼溪这会儿充当起了和平鸽,想着息事宁人,“哎呀,别找他了,他平安没事就好,今天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我的妹妹啊,你太善良了!”小鹿摇着小溪的肩膀,“我看封子是有点飘了,看我不把他从天上打下来!”

    封寒到了家,鹿熊鹿也刚到一会儿,大熊小鹿倒要看看他怎么说,梅凤巢也看过新闻了,那马赛克打得,太不走心,儿子也是倒霉。

    不过她已经把自己摘干净了,就说一直不知道儿子的下落,此时看到儿子,她仿佛刚刚知道儿子还生还,激动道,“小寒,你总算回家了,这一天你都去哪儿了啊!”

    虽然没和老妈对台词,但梅凤巢会有此反应,完全在封寒的预料之中,毕竟我的妈,我清楚。

    而他也早就做好了应对方案,“妈啊,你是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我和咱们那个美女城主,我俩坐一辆车出了车祸,在野外过了一宿,然后又发现了恐龙化石,我跟着他们挖了一天,这才让我回来,你看我身上的泥点!”

    为了演的真一些,封寒特意在路过水坑的时候自己在上面蹦了几下。

    “那你怎么也不想着回个电话啊!”梅凤巢又问,她不问,等会儿让大熊小鹿他们问,更完蛋。

    “我想打啊,可我不是没手机吗,我又没记住你的号码,可把我急坏了,我也想回来啊,可是人家专家教授说,我是第一发现人,没我不行,我也没得办法啊!”

    大熊小鹿还是简单,被封寒情真意切且毫无破绽的表述一一攻克,最终和封寒热情地拥抱在一起。

    封寒心里还是扑腾扑腾的,就怕阴险狡诈的鹿幼溪戳破自己的谎言,然后被大熊小鹿爆捶一顿,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鹿幼溪竟然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咳了两声,念道,“封寒,对不起,我错了……”

    这是一封长达一千字的检讨信,是鹿幼溪在数学课上写的,她深刻检讨了自己把封寒遗弃在路上这件事的恶劣性质,并对受害人封寒致以诚挚的歉意,保证这类事件以后再也不会发生。

    梅凤巢看不下去了,抱住可人的小幼溪,“孩子啊,你言重了,距离县城才20里路,你这连恶作剧都算不上,起码得40公里才能让他吃点苦头呢~”

    封寒:说吧,冲了多少话费赠的我~

    大熊和小鹿也劝封寒,“小溪确实有不对的地方,可你看她认错态度这么诚恳,是不是可以原谅她了。”

    原来封寒是打算绝不原谅的,这个女人太阴了,你能想到她为了玩这一出,保持了这么多天的友好相处,不然以封寒对她的警惕,绝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啊!

    不过现在他自己也心虚,还能说什么呢,自然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两人还颇为正式地握了手,“以后我们就是亲密无间的好战友好同桌了,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进步吧!”

    封寒鬼扯了一番极其正能量的说辞,把老妈看的非常感动:儿子终于拉上女孩的小手了!

    三人走了,梅凤巢把手机还给封寒,“对了,小舞也知道你丢了的事,你记得回她一下,她很担心你的。”

    “什么叫我丢了,”封寒不满道,“您说走失也好啊~”

    梅凤巢感觉不到有什么不同。

    封寒没急着看手机,他问,“早上你说萌芽杂志出事了对吧,什么事啊,这么晚了老韩还没回来?”

    “别提了!”梅凤巢叹道,“那个缺德的石一拓,用高价挖走了你叔看好的一个青年作家,他答应为萌芽写一部长篇的,却临时毁约给了东扬文艺,还有两天就要发行创刊号了,你叔现在很被动啊,他正联系自己相熟的作家呢,看有没有人能救一下场。”

    封寒不理解了,“为什么一定要有长篇呢,他们不是收了很多稿子吗,好像第二期的内容都有了,全都是短文不行吗?”

    “我也不懂,你叔说了,长篇小说是积累杂志人气最简洁有效的途径,只要长篇小说吸引人,杂志的销量就会逐渐递增,而不会轻易出现下滑。

    当初《故事斋》从小到大就是靠着他们社长自己写的几部长篇小说,这才有了故事斋现在的辉煌,即便现在故事斋没有太出色的长篇,以短篇见长,依然还是同类型中的佼佼者。”

    其实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原位面,《明报》就是很好的例子,还有《龙族》连载的《漫客·小说绘》,《小时代》系列连载的《最小说》,连载小说的成功也奠定了杂志的销售业绩,从而成为一方霸主。

    不过从老妈的语气中,老韩想要找的救场似乎不太容易,“他找到救场了吗?”

    “哪那么容易啊,他希望尽量是青年作家,而且写得也要是年轻人的事,最好是学校里的故事,”梅凤巢摇摇头,“他曾想着联系如今最火的青年作家苏坏,如果他现在正在存稿准备发书那就妥了,老韩说花多少钱都值了!”

    苏坏啊,封寒挠挠头,问,“那,联系上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