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麻烦给我打马赛克(第二更)
    原来曾乐心只以为封寒的话是无心之言,但现在她极度怀疑这小子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小秘密,奇怪,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不过既然封寒没有挑明了,曾乐心也就装作他不知情好了,大家彼此默契。

    她狐疑地走到封寒身边,看着老爸的得意之作,摇摇头,“这应该是我爸近几年最好的作品了,我写不出来。”她虽然仿地像,可终归不是曾广贤。

    “那不行啊,你答应我的啊,我不管我不管,人家就要你写~”封寒撒娇道,再不撒娇,自己就要老了!

    曾乐心抬头看着和她咫尺之隔,一米八几大个的封寒,好恶劣的撒娇,想吐~

    想了想,曾乐心把这幅字摘下来卷了起来。

    封寒忙拦住,低声道,“你干嘛啊,写不出来也不能偷啊~”

    “父女之间的事能叫偷吗!”这个女人振振有词道,“我拿回去揣摩揣摩,等我领略了其中真谛后再给你写。”

    两人刚打开门,就看到曾老做俯首帖耳状,他终于忍不住好奇心,想听听这两人在书房干什么,他整个人倚在门上,门一开,三个人差点撞上。

    “爸,你干嘛呢?”曾乐心不禁脸一红。

    “哼,我书房里那么多珍本孤本,你们又是关门又是拉窗帘的,我不放心,你手里拿着什么呢?”

    既然被撞上了,曾乐心也就不隐瞒了,“爸,我见你这副字写得实在漂亮,就想带回去欣赏欣赏,回头给你送回来。”

    “送回来?不会给我掉了包吧?”曾广贤怀疑地看着女儿。

    “爸,你想哪去了,我就是学习学习,我和封寒同学有约,要写一副送给封寒同学,算是对他的表彰。”曾乐心实话实话道。

    “用得着你送啊,这篇文就是他作的,我很喜欢,理应写一幅送给他,小封啊,进来,给我研墨。”

    封寒是知道曾老一幅字的价值的,虽然1500万的《兰亭集序摹贴》是个意外,但平时一幅精品怎么也要几百万,当初一个“囍”字,自己已经承了很大情了。

    “曾老,这个我真不能要,太贵重了!”

    “贵不贵重那是交易市场的事,难道拿了我的字还能卖掉不成?”曾老笑嘻嘻地问。

    “那自然不能,您的书法是可以传给后世子孙的!”

    “那不就结了,不卖,那也就是一幅好看点的字而已,有什么贵重不贵重,而且你还教过我太极拳呢,感觉饭前练了一会儿,午饭都吃得香了呢,所以给你你就拿着,算了,还是让我闺女研墨吧,她更专业。”

    曾乐心不情不愿地翘着兰花指给老爷子研墨,姿态雍容,像是走进了国画一般,就是语气有些幽怨,“爸,你不能厚此薄彼啊,你送他一幅字,那也送我一幅画呗。”

    对于女儿,曾老向来好说话,“要什么画?”

    “你听一下这句诗,自由发挥好了,”曾乐心边磨边吟,“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铺好纸的曾广贤一顿,“还有两句吧?”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曾乐心接上。

    “该不会又是封小子的新作吧?”曾广贤看着封寒。

    “献丑了。”

    “爸,你平时真该多看看新闻报纸什么的,您还不知道啊,这是我给封寒出的题目,让他现场写诗,然后就写出了这首《悯农》,他确实有点小聪明呢。”

    “这首诗可不是小聪明,是大智慧!”曾广贤越咂摸越觉得这首简单的诗有味道,“行了,等我晚些时候给你画。”

    他先完成对封寒的承诺,写了一篇《陋室铭》,虽然还是同样的人,同样的文,但人的巅峰状态有时就那么一瞬间,所以曾广贤觉得这篇写的不如之前那篇,有些对不住封寒。

    然而封寒一个外行人,哪看得懂这些啊,在他眼里,这幅和那幅是一样优秀的,一样价值百万!

    曾广贤心中多少觉得有些亏欠,可又舍不得送之前那幅,于是他又在书房里搜刮了一番,找出一套新人毛笔字四件套——笔墨纸砚,外加一本曾广贤字帖,最新出版的,市场价66.6。

    字帖是最便宜的,但那笔墨纸砚加起来起码都上万了,虽然都是曾广贤自己用不着的low货,但搁封寒这里,就有点太高大上了。

    曾广贤嘱咐封寒,“你的字啊,配不上你的诗才,以后啊,多练。”他只是看过小马过河的原稿了。

    “您放心,我一定不辜负您老的装备!”

    封寒又在曾家叨扰了半天,曾乐心都走了,封寒还不回家,晚上曾老一客套,他就真的又在人家吃了晚饭,并准备再睡一宿,曾宝禄是非常欢迎的,封寒已经给他讲了葫芦兄弟一半多的剧情,他是死活不肯放他走的。

    看到儿子这么喜欢封寒的故事,曾乐侃那叫一个酸,自己的作品他可从来没有这么狂热过。

    封寒不回家,梅凤巢终于急了,她把电话打到曾老这里,“他们晚上又来问了,那个鹿幼溪小姑娘都快哭了,你还不给我滚回来啊!”老妈竟然有点怜香惜玉了。

    封寒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哼,鳄鱼的眼泪而已,再让她反省反省吧,妈,你别心疼他,也别担心我,我在曾老这里过得特别好,好吃好喝好招待!”

    而且乐侃老师的厨艺竟然相当了得,怪不得爷仨儿都是圆圆的呢,好喜欢曾家的伙食!

    挂了电话,封寒他们一家人开始边吃饭边看新闻,女儿让自己多看新闻,曾老觉得有道理,毕竟看新闻是见到女儿最便捷的方式。

    她忙起来可能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但市级新闻每天都能看到,州级新闻偶尔也能看到。

    恰好,曾老看起了杨州晚间新闻播报,首当其中就是胡公山恐龙化石的发现,剪辑后的顺序是,先采访了美丽的城主大人,接着是常乔这些正在挖掘的专家,最后才是封寒这个“第一发现人”!

    看到这,封寒傻眼了,“怎么,怎么没给我打马赛克啊!”

    正当他疑惑之际,视频中的自己说出了打码的要求,瞬间,他的脸被马赛克了,记者问他为什么,他诚实的回答,“我这人低调啊~”

    鹿家,两位家长和两个女儿看着电视里低调的马赛克,全都定格在了夹菜的瞬间,刚才那个不要脸的家伙,是封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