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真尿性(第一更)
    到了现场,见到专家,封寒才明白,曾乐心为嘛好心拉上自己。

    来自杨州大学的恐龙专家常乔很激动,听说恐龙化石是婺城市长发现的,忙问她发现过程的细节。

    曾乐心马上推出封寒,“是这位同学,他在方便的时候冲出来的。”

    好啊,明明是你,竟然推给我!

    或许是曾乐心觉得撒尿的时候冲出恐龙化石很有噱头(槽点),所以决定保留这个点,但是显然,让她堂堂城主大人充当这个方便的角色很不方便,于是封寒被她推了出来,快来看啊,就是这货一泡把恐龙化石冲出来的!

    到时候人们肯定会赞他一句:真尿性!

    见封寒咬紧牙关不肯承认,曾乐心在封寒背后拧了一下,叫他配合,封寒这才不情不愿道,“对,是我,是我尿出来的。”

    常教授竖起大拇指,“真尿性!”

    封寒谦虚地笑笑,夸点别的不好吗~

    经过常教授的初步探测,这具化石非常完整而巨大,起码有十几米长,恐怕要挖上一个月左右,曾乐心让当地镇长把农民的赔偿工作搞好,不要让大家有什么抵触情绪。

    镇长第一次接触城主这么大的人物,哈着腰道,“怎么会有抵触情绪呢,听说咱们这片出了龙,大家都觉得光荣呢,还问要不要帮忙,他们可以免费帮着挖!”

    常教授感慨:“民风淳朴啊,不过挖掘的工作还是由我们来吧,化石的挖掘清理需要专业的知识。”

    常乔已经带了些人过来,都是他的手下或者学生,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他们很快就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化石露出地面的部分也越来越大,比晚上看到更清楚,窥一斑而知全身,这玩意儿属实不小。

    封寒跟曾乐心还看了一会儿,以示重视,此时封寒基本可以断定,这就是他在图书馆看到的那只东扬龙,这将会是国内恐龙化石发掘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并将在东扬乃至整个婺城掀起一股恐龙热潮,恐怕今后这段时间,恐龙类玩具在当地会比国宝大熊猫更好卖一些。

    期间,封寒还在专家面前卖弄了一下,当一个学生问常教授,“老师,您说这个大宝贝大概是什么年代的啊?”

    常乔还没开口,封寒就抢答了,“应该是白垩纪的吧。”

    常乔有些意外的看了封寒一眼,“小同学还没走啊,你对恐龙也有研究?”

    “在教授面前哪敢说研究啊,我只是和每个男孩一样,从小就对恐龙这种庞然大物很好奇,不过我更了解侏罗纪一些。”封寒淡淡道。

    “那你凭什么说这只恐龙是白垩纪的,而不是侏罗纪和三叠纪的呢?”学生反问,似乎有点不爽封寒在教授面前显摆。

    封寒耸耸肩,“当然是猜的了,已知的恐龙化石主要就是侏罗纪和白垩纪的,这两个时期的恐龙最为繁多也最为强盛,三叠纪的太少了,在这里出现的可能性不大。”

    “侏罗纪年代更远,一般埋的更深,挖掘难度高,白垩纪距离我们更近,一般埋得浅,你看这只,这么容易就被我一泡尿冲出来了,显然白垩纪的可能性更大啊,另外,在杨州其他几个地方发掘的恐龙也多是白垩纪的,说明在白垩纪,我们这片区域是恐龙聚居地。”

    常乔点点头,“小同学分析的头头是道,显然是真对恐龙有研究,如果将来考大学,可以考虑我们杨州大学古生物系,但是,我们做研究不能拍脑袋随便猜,在没有做检测之前,我无法断定这只恐龙的年代,我们还是交给专业仪器来判定吧。”

    封寒忙称受教,又问,“那个,常教授,高考200分能上杨州大学吗?”

    他带的那几名同学全都愣住了,200分!这要怎么考才能考到200分啊!

    常乔忙打起呵呵,“那什么,我有点热,小刘,给我拿杯水,哈哈~”两百分,好尴尬啊~

    正尬着,曾乐心叫封寒过去,说是有记者,要采访他。

    “啊,就这点小事,还要采访啊?”封寒不以为意。

    “这可不是小事,杨州州台的记者,是要上州晚间新闻的,你认真点。”说着,曾乐心还整理了一下封寒的发型,刚刚睡醒过来,还显得有点不修边幅。

    这一幕被郁彤看到了,更加坐实了两人的关系,老板也太宠这小男朋友了吧!可是也要注意场合啊!

    “城主,他们来了!”郁彤忙打断这两人。

    作为全国九州十二区最繁华最富有最有人文气质的杨州,杨州电视台的新闻记者,也是媒体行业里待遇最好的,难免滋生傲气,不过见到曾乐心这位年轻漂亮的政坛新贵,个个都谦逊到了极点,拍摄安排全都是曾乐心说了算,包括问答的稿子。

    曾乐心和封寒是分开拍的,先拍曾乐心,然后是封寒这个第一发现人。

    封寒还是那套说辞,不过说了一会儿,他突然问,“这段什么时候播啊?”

    “今晚就能播。”记者老实回答。

    封寒忙道,“那能不能给我打个码啊?”

    “为什么啊?”这么好的露脸机会。

    封寒总不能说,他现在还是失踪人口吧,“我这人低调,哎呀,你听我的就行了!”

    如果是别人这么说,记者早烦了,你算老几啊,跟我们无冕之王这么说话啊!不过封寒是跟曾乐心一起的,自然一切都好说,“行行行,没问题。”

    采访继续。

    回去的途中,封寒厚颜无耻地问,“别忘了答应我的那幅字。”

    “好,回去就给你写,你明天来取吧。”

    “别啊,我跟你回去,看着你写,写得不满意,重写~”为防她耍滑头,封寒还是盯着点比较好。

    到了曾家,曾乐心把老头从书房哄出去练拳,两人关好门窗,开始了练毛笔字。

    曾老一边洗牌切瓜,一边纳闷儿,“干什么啊,怎么连窗帘都拉上了,多黑啊~”

    第一幅写出来,封寒摇摇头,“这不是我想要的,重写。”

    “怎么就不是你想要的了,你想要什么直说啊!”城主大人撅着嘴,生气了。

    封寒转了转,突见墙上就挂着一幅曾老亲书的《陋室铭》,笔走龙蛇,气势如虹,他忙道,“就那个,给我写个一模一样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