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切西瓜拳法(第二更)
    这是封寒的作文第一次登上三江阁,而且是三篇!

    第一篇是前些天他做的那首《悯农》,这首诗现在已经到了东扬一中无人不知的地步,甚至在其他学校和机关的食堂,也能看到这首诗,每读一次,都会分外珍惜碗里的食物,真是有魔力的一首诗。

    虽然这不是在考试的时候写的,但三江阁的收录标准也不仅仅是考试,如果学生有机会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学校知道后,也会在三江阁上留有一席之地的。

    第二篇第三篇就是几天前考试的作品,一首现代诗《小巷》,一篇抒情散文《故都的秋》。

    小巷的出现让所有阅卷老师都很意外,本以为封寒只是擅长古风,没想到连现代诗都能驾驭。

    虽然老师们看不懂小巷的其中深意,但意境肯定是有的,明显和其他同学以“啊”开头的现代诗区分开,而且因为封寒已经是名人了,所以也被呈现在三江阁,还有了各种牵强附会的理解。

    包括此时正在仰望三江阁的同学们,也有各自的理解,毕竟这是封寒写的,肯定没那么简单!

    又弯又长?是有什么象征意义吗?还有钥匙,钥匙自然是开锁的,开锁必须先插入……

    天啊,有人以为自己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玄机,暗自窃笑。

    其实真没那么复杂,但因为封寒不再是普通的高中生,所以,《小巷》也变得深不可测了。

    倒是《故都的秋》,很多人都看得懂,也能从中看出文章的深厚笔力,“北国的槐树,也是一种能使人联想起秋来的点缀。像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早晨起来,会铺得满地。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味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微细极柔软的触觉。”好优美,好准确,好独到的描写!

    虽然大多数人没见过槐树,但是通过封寒的描写,仿佛身临其境,那些句子感觉以后完全可以用在自己的作文里,绝对能加分啊,这篇作文给了多少分?

    天啊,80分,满分作文!看到分数的同学们窃窃私语,没想到封寒的文字功底这么强啊!

    经过老师们的评断,《故都的秋》给了80分,这恐怖的文字能力,故作老成的文字风格,让老师们仿佛看到了一座高山,80分走你!

    至于《小巷》,因为太过朦胧,所以只得了28分(满分40),这是按照高考标准的评分,表意不明,辞藻不够高级,修辞用的不多,所以分数平平,但其实大部分老师都觉得,此诗非常有韵味,如今现代诗有一个朦胧派,此诗深得朦胧派真谛,如雾里看花,叫人摸不着头脑。

    本来李逸阳高高兴兴,假期的时候,他已经得到了萌芽的过稿通知,附带有150元的稿费!

    这是他第一次凭借自己的文字获得金钱的收入,他第一时间给自己买了一件新衣服,花了一百二,剩下的钱买了肉,骄傲地告诉妈妈,今天改善伙食!

    从父母眼中看到对自己的崇拜后,李逸阳兴奋不已,觉得自己和封寒的距离已经拉得很近了,甚至,可以说是打平了,只不过自己擅长写文,他擅长作诗,两人擅长的领域各有不同而已,实际上并没有高下之分。

    然而今天穿着新衣服刚来上学,就看到了封寒的文章在三江阁上独占鳌头,《故都的秋》,老实说,李逸阳觉得自己的文字达不到那样的高度,这对他的打击很大,瞬间感觉身上的新衣服也不漂亮了。

    大熊小鹿走后,鹿幼溪还在人群中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叹着气去教室,和以前一样的教室,只是少了封寒,前面的云大川和他同桌马上就发觉了,“幼溪,封哥呢?没跟你一起来?”

    鹿幼溪摇摇头,不想说什么。

    第一节课就是祖老师的课,他进来后也首先发现封寒不在,也是问鹿幼溪,“幼溪同学,封寒怎么没来啊?”

    话音刚落,就见独孤校长溜达过来,把老祖叫了出去,他是来代为请假的,这小子搞什么鬼,竟然劳驾校长给他请假,而且校长也不太清楚。

    见了他再问吧,虽然奇怪,不过回去后,祖骁当即道,“上课,月考的卷子已经发下去了,我们先看第一题。”

    同学们心想:祖老师这是咋了,得健忘症了?

    ……

    吃完早饭洗完澡的封寒遇到了刚刚起床的曾宝禄,这孩子见到封寒就缠着他讲葫芦兄弟后面的故事,这才连载了第一话,他就迫不及待想知道大结局了。

    还是乐侃老师抱走了小宝,教育道,“小宝乖,让封寒哥哥和姑姑好好睡觉吧。”

    封寒和出浴后的曾乐心对视一眼,这什么鬼表述,我们是分开睡的好不好~

    封寒被安排在曾家的客房,他觉得自己再补两小时就够了,结果一觉睡到了大中午。

    推窗望岳,这宅子的地理位置还真不错,风景极佳,适合隐居,打开窗的同时,封寒也看到曾老还在书房看书,他在这个姿势好像保持很久了,封寒睡前就是这样的,怪不得老爷子如此多肉,不运动啊!

    封寒穿上自己被清洗干净并熨平的衣服,从曾老书房窗前经过。

    “小封醒啦,马上就开饭。”他微微抬头道。

    封寒趴着窗户问,“曾老,你平时有什么运动休闲项目吗?”

    他想了想,“打麻将算吗?”

    “我说的是能活动腿脚的,不是活动手脑的~”

    “那应该没有了,我这人喜静不喜动。”

    “你这样不行啊!”封寒教育道,“老年人应该有适当的体育锻炼,否则到时候你就等着这高那也高吧!”

    “可是我心脏不好,运动的话,也容易这高那高的啊。”

    “我可以教你一种轻缓的运动,要不要学?”

    “那,你进来~”

    “还是你出来吧,运动就应该在户外,你看你这宅子有这么多老树,多凉快啊!”封寒把宅男老头劝到了户外,开始传授太极神拳。

    “来,跟我念口诀,一个西瓜圆又圆,劈它一刀成两半,你一半来他一半……”对曾老,封寒的练功口诀更加简化了。

    当曾乐心自己被太阳晒醒走出房间的时候,看到的是封寒、老爸还有小宝三人在玩一种神秘而羞耻的运动,听名字好像叫“切西瓜”,小宝的加入是听了口诀后,觉得以后切西瓜用得到。

    不过曾广贤有不同看法,“小封啊,我觉得这不像切西瓜。”

    “那像什么?”

    “像打麻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