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车未震(求订阅)
    鹿皓歌他们走的是主干道,曾乐心是抄的小道,隔得还是远,不然肯定能看得出来,车,并没有在震。

    不止没有震,封寒连个身都不敢翻,生怕吵醒曾乐心,她已经睡着了。

    身为封疆大吏,竟然如此心大,在这种极端环境下都能睡得着,真是大将风范。

    曾乐心把椅座放倒,整个人微微蜷缩,对着封寒侧躺,这个动作说明她可能有点冷。

    不过封寒是不可能像偶像剧里那样,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温柔地盖在她身上的。

    一旦自己这么做了,曾乐心只会以为自己对她图谋不轨,因为封寒里面没穿,脱了这件就是光膀子。

    看着曾乐心近乎完美的脸蛋,还有让男人荷尔蒙飙升的成熟躯体,他实在无法理解,这样一个漂亮大姐姐,竟然还找不到男人!

    是找不到,还是没时间找,或者压根,就没那个生理需要?

    封寒还记得曾乐心的小秘书好像长得不错,两人关系似乎不太像普通的市长和秘书呀。

    诶呀,想什么呢,自己的思想怎么也开始腐化了呢~

    应该不会吧,这样的大美女,不喜欢男人,那岂不是太浪费了,而且,曾老知道了该多伤心啊,他一直想抱上外孙呢,为了这个老闺女,头发都愁的稀疏了。

    “你怎么还不睡啊?”

    封寒正天马行空着,曾乐心突然冒出一句。

    原来没睡啊,封寒直接闭上眼,平平地躺着,“没故事,睡不着?”

    曾乐心噗嗤笑了,“你这是和忘年交学的?”

    “谁?”

    “小宝啊~”

    “不是,跟我妹妹学的,她今年四岁,没故事哄着是睡不着的。”封寒还记得,最后给她讲的故事是《小红脸和小蓝脸》。

    “哇,好幸福啊,为什么我就只配拥有一个弟弟!”曾乐心也不睡了,话题重新点燃。

    此时被极度嫌弃的曾乐侃正在拼命给老姐打call,他们一家三代男人正眼巴巴等乐心大小姐回家呢,可就是不见人影,电话也不接,不是说好今晚回家住的吗!

    心疼乐侃老师三秒钟后,封寒接茬儿道,“唉,幸福什么啊,也皮着呢,没个女孩的样子,才四岁就是班中一霸了。”

    “哦,这么有趣吗?是你住院时病房里的那个小女孩吗?”

    “就是她,你还记得啊?”

    “你也记得我?”曾乐心反问。

    “惊鸿一瞥,印象深刻,”封寒的嘴跟抹了蜜似的,不分年龄身份,无差别攻击,“你是我见过穿病号服最好的女孩。”

    “哇,还用女孩形容我,我害羞了。”曾乐心捧着脸,此时倒是形神兼备的少女感。

    “你本来就很年轻啊,跟少女一样,我要不是先认识了我女朋友,我没准会追你呢。”

    曾乐心把这当做客套话,不算他没大没小,“所以,你有女朋友啦?”

    “你没有吗?”封寒随口反问,却意味深长。

    “我连男朋友都没有,哪来女朋友啊~”曾乐心又把话题引到封寒这边,“你女朋友多大啦?是你同学吗?你喜欢她什么啊?是谁先表白的啊?”

    封寒一个头两个大,“我觉得就算我妈,也不至于问我这么多问题。”

    “刚才还说我像少女,现在却说我像你妈,你们男人啊,嘴里就没个实话~”曾乐心幽怨道,此刻的表情更少女了,直到一声咕咕叫,破坏了这美妙的氛围。

    “是你!”

    “是你?”

    两人互相猜忌,他们都没吃晚饭,谁都有可能,封寒先问,“你车里有吃的吗?”

    “口香糖算吗?”

    “唉!”封寒叹了口气,“来两粒。”

    ……

    听完鹿皓歌的叙述后,梅凤巢平静道,“所以,我儿子就这么丢了~”

    老公刚刚把闺女送到机场,大熊小鹿就领着鹿幼溪登门谢罪了。

    “阿姨,真的对不起!”鹿皓歌把所有错揽在自己身上,谁让鹿幼溪是她妹呢。

    鹿幼溪把手机递出去,勇敢承认,“其实是我跟他开的玩笑,您要怪就怪我吧!”

    虽然她低着头,梅凤巢还是认出了她,“鹿幼溪对吧,比电视上还漂亮,有男朋友了吗?”

    “啊?”鹿幼溪抬起头,您儿子丢了,你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思维也太跳跃了吧!

    梅凤巢摆摆手,“放心,以前他在西北的时候,离家出走是家常便饭,野外生存是必备技能,今天肯定是找不到回东扬的车了,明天你就看吧,他自己就会出现的,没必要替他担心。”

    “哦,”鹿幼溪松了口气,然后认真道,“我没男朋友。”

    如此说来,梅凤巢看鹿幼溪就更顺眼了,他儿子也单着呢!

    闲聊了一阵,笑着送走这三人后,韩士群也回来了。

    “小寒还没回来吗?”

    梅凤巢把鹿幼溪刚才说的话复述了一遍,并重点强调,“这个鹿幼溪和儿子是同桌,长得真是太漂亮,太乖巧了!”

    “这还乖巧,把人扔在县边上,就不怕有个万一。”韩士群这个继父比梅凤巢这个亲妈还担心封寒,只是此时也无可奈何。

    “我儿子我还不知道吗,不会有万一的,”梅凤巢笃定道,后来补充了一句,“顶多就是饿一顿~”

    飞机起飞后,韩舞给爸爸打了个电话,想问问封寒回来了没,她给封寒发了几条哼哈和喳喳信息,都没回应。

    然而此时老韩占线了。

    接听电话的韩士群脸色有些不对,越听越不好看,只是他什么都没说,最后沉默地挂了电话。

    “谁啊?脸色这么不好?”

    “庄御!”韩士群咬着牙道。

    庄御,在年青一代的作家中算是有一定名气的,二十五岁的他,已经出过六本书了,累计销量接近百万,也就是说,几乎每本书都过了畅销书的标准,只是距离蔡蝶飞那种还有差距,更别说最耀眼的苏坏了。

    梅凤巢知道庄御,是因为多年前他曾在东扬文艺周刊投稿,韩士群很看好他,对他的文章多有提点,多少年了,两人一直没有断了往来。

    “出什么事了吗?”梅凤巢问。

    韩士群点点头,“我被这小子摆了一道!大意了!”

    原来韩士群联系的为《萌芽》写长篇连载的青年作者就是庄御,小说框架和前面三万字的稿子经过韩士群的严格审核,并提出修改建议,两人修改多次,终于有了现在的完美版本,而《萌芽》创刊号也马上就要印刷了。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竟然打电话说,他要毁约,并愿意按照合同承担一切赔偿!

    (ps:今天出远门,保底两更,这是第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