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出轨了(第三更)
    鹿幼溪有点心慌了,“怎么找不到啦,我打一下他电话!”

    方瓜瓜挥了挥手机,“手机在我这呢。”

    “你怎么能这样呢!天都黑了,他又没手机……”

    方瓜瓜:“亲,这不是一早你就让我拿的吗,当时我内心也是很受谴责的啊~”

    鹿幼溪:“那现在可怎么办啊?”

    方瓜瓜想了想,“现在写忏悔书,1000字以上的,感情流露的,如果能让封寒活着看到,估计以后还能做朋友。”

    “我不!”鹿幼溪坚决道,“我最讨厌写作文了!”

    方瓜瓜:“那就没办法了,不过好在也就二十里路,以他的小体格,两个小时估计也就到了~”

    ……

    在曾乐心的跑车里,封寒左看看右摸摸,惊叹不已,“城主姐姐,你这车不便宜啊,**了吧~”

    曾乐心笑了笑,“我爸有钱,给我买的,不行啊。”

    “真羡慕这么大还能啃老的~”封寒啧啧道,不过曾乐心倒是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

    “对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你在这瞎溜达什么啊,要不是有我,你根本找不到车。”曾乐心红着脸问。

    “唉,别提了,遭小人算计,鹿幼溪你知道吧?”封寒不放过任何一个揭露鹿幼溪的机会。

    “认识,她做婺城形象代言人就是我定的,我们还见过,对了,那天在学校食堂你也在啊,”曾乐心红着脸看了封寒一眼,“怎么,她算计你了?”

    “对,就是她把我丢在路上的!”封寒恶声恶气道,“你说这个人缺不缺德,天都快黑了,就把我扔在荒郊野外,简直没有人性!”

    “哎呀,小女孩嘛,总是有点小脾气的,你是不是惹人家生气了,到时候多说几句甜言蜜语就好了。”曾乐心红着脸劝道。

    “城主姐姐,你是不是误会我们的关系了?我们不是那种关系!”

    “不是吗?按理说她今天应该是大盘山拍宣传片的,既然带着你,我还以为你们关系不一般呢,才子佳人,绝配啊,还可以和你的那对发小一样,现在就扯证结婚,等十六年后,你儿子都差不多能有这么大了~”曾乐心好笑道,这话她自己觉得耳熟,脸更红,腿夹得更紧了。

    “一点都不好笑好吗,”封寒叹道,“她是我同桌,我们的关系不会比这更亲密了,对了,你手机呢,借我用用,我给我妈打个电话,可能不回家吃了。”

    “为什么啊?”曾乐心递给他。

    “去你家吃啊,你不是说今天给我写一幅字的嘛,对了,我还有点特别要求,就是希望您能写的比较接近曾老的笔迹,真假难辨最好。”封寒暗示道。

    “啊?什么!”听到封寒这么说,曾乐心明显怔了一下,他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这么说,他是不是话里有话!

    就这一个愣神的功夫,封寒忙道,“喂,看路啊,前面有车!”

    曾乐心反应过来,顿时看到一辆农用车冲她开了过来,而且还开了远光灯!去你妹的远光灯啊!

    眼睛被晃了一下的曾乐心急忙转弯,这一转就冲出了公路,脱离了正常的轨道。

    冲进旁边的田地后,车子还在高速运转,压倒了一片荞麦地,不过好像是刚刚下过雨,因为泥泞,跑的并不快,终于,反应过来的曾乐心踩了急刹车,车子停住了。

    车子没什么事,就是好像陷进地里了。

    人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封寒手上的手机掉了出去,陷进了泥里。

    封寒心有余悸,看着昏暗天空下的农田,诧异道,“这好像不是大道啊,你这是开到什么地方了?”

    曾乐心的头从气囊里冒出来,揉着额头,“我,我要上厕所!”

    她憋坏了,也不在乎在封寒面前说了,她已经到了崩溃边缘。

    “你跑这来上厕所啦?”

    “前面路边有个厕所,差点就到了!”曾乐心懊恼道,就差一点。

    封寒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包,“你去那啊,反正天黑了,也没人能看到,我找找手机,没准还能用。”

    推开门,曾乐心嗖地蹿了出去,看到这动若脱兔的速度,封寒内心是感激的,憋成这样了,还肯停下来搭救自己这个路人,真是人美心善,好官啊!

    刚感慨完,啪嗒,曾乐心被田埂绊倒了,四仰八叉,毫无形象~

    封寒也顾不得摸手机了,忙蹚了过去,“美女城主姐姐,没事吧?”

    曾乐心挣扎着爬起来,却一拐一拐的,“脚崴了~”一走路就疼。

    这语气,好委屈~

    这里离路边太近,而且没有玉米高粱地阻隔视线,让她堂堂一城之主在这里小解实在不妥,还就得去小土坡那里。

    封寒蹲下来,拍拍肩膀,“上来吧,我背你过去!”

    “那,谢了!”曾乐心也没假客套,现在情况紧急,必须争分夺秒。

    不愧是田径队的王牌,封寒跑起来风驰电掣,为了不从他背上颠下去,曾乐心必须抱紧封寒的脖子,胸脯紧紧贴着封寒的后背。

    这时不容封寒有太多旖旎的想法,虽然,确实大,成熟女人的身体也和小姑娘很不一样,但他此时只有一个想法,跑下去!

    跑到了那个山包,远离了道路,山也黑透了,放下曾乐心,封寒走到山包的另一面,“可以开始了,我给你守着~”

    对一个十几岁的小孩,曾乐心还是绝对放心的,然而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那个,你能不能走远一些~”曾乐心不好意思道,这么近的地方有个男孩,她感觉不顺畅,而且,万一让他听到了该多尴尬啊。

    封寒大踏步走了十步,“可以了吗。”

    这个距离,曾乐心还是很满意的,接下来,她又遇到了一个大问题,自己没带纸!

    虽然知道现在不是讲究的时候,但没纸,这……

    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好吗?封寒问,“好了吗?”

    再蹲下去也解决不了问题,指望自然风干是不现实的,曾乐心只好求助封寒,“你能去我车里拿点纸吗?”

    虽然自己小解的时候从来不用纸,不过封寒理解女孩子的不同,“我身上带着呢,这就给你~”

    封寒靠近山包,距离曾乐心已经很近了,“我给你扔过去,你接着。”

    “你再近点,我看不到~”

    当封寒露出胳膊,曾乐心这才喊,“扔!”

    一包纸准确地落在曾乐心怀里,然后又听到封寒跑远的声音,曾乐心甜甜一笑,是个贴心的男孩。

    站起来整理好衣服后,曾乐心看着地上的润土,不免猫心附体,扒拉着土,想要掩盖上,然而下一刻,她猛地大喊了一声,“啊!”

    “怎么了?”封寒冲了过去。

    “骨……骨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