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魔女幼溪(第四更!)
    (200月票加更)

    知道曾乐心黑历史的封寒,此时大概明白她为什么不敢写了,而且就算写,肯定也会写得很难看,还不如不写。

    “独孤校长,我看曾城主好像真的挺赶时间的,不如今天就算了,到时候您写好了,我去你家找你要好不好。”

    “你知道我家?”

    “我和乐侃老师是好朋友,跟曾老也认识,和小宝也算是忘年交,你家老宅我是知道的。”

    嗬,这口气,好像已经攻陷了我们全家一样,以前那些相亲的对象都没你干得漂亮!

    不过封寒一句话帮自己解了围,曾乐心还是欢天喜地点了头,“好,那就这么说定了,这周末吧,这周末我回我爸那一趟,你来找我。”

    “不见不散!”

    从独孤校长办公室出来后,两人分道扬镳,曾乐心看着封寒青春潇洒的背影,不禁感慨,还真是个有趣的小鬼啊!

    走相反方向的封寒一路上都在接受别人崇拜的目光,即便没在食堂的人此时也都听到了传闻,大家都知道,今日一战,封寒怕是要彻底红了。

    文章登上课本,诗作被市长青睐,又是体育健儿,他太闪耀,闪耀的人们都懒得跟他比。

    回到教室,班里的同学都做到了表面上的为他高兴,只有鹿幼溪,她还在想,为什么那个女记者选的是曾乐心,而不是自己。

    这还不是最苦恼的,毕竟她也承认,曾乐心是和自己是旗鼓相当的,可是,对方凭什么连正眼都不看自己,就直接选了曾乐心!

    差距有那么大吗!

    难道,难道自己已经容颜老去了?瞎担心的鹿幼溪急忙从前面云大川那里借来小镜子,还好啊~

    封寒突然凑过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哎呀,还是这么帅啊!”

    鹿幼溪轻哼一声,“帅能当饭吃啊。”

    “你提醒我了,我去食堂却忘了吃饭!”这就是装逼的最高境界,忘我忘饭!

    鹿幼溪白了他一眼,从抽屉里端出饭盒,里面有两个还热着的肉包子,比鹿幼溪的大。

    封寒惊得站住不动了,难道自己刚刚的表现让她对自己另眼相看,从而不可自拔!

    只能我拔!

    “我姐和姐夫买的,让我烧给你。”

    “我还没死呢,别咒我!”

    鹿幼溪:他竟然知道我用的是那个烧,不是那个捎!

    鹿幼溪不得不承认,虽然两人一直不对付,但这个家伙还真是了解自己呢,这种感觉,很不好~

    就好像那个一直非常了解自己的母亲,正因为彼此了解,所以自己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她送进戒毒所的。

    封寒一边吃包子,一边看着鹿幼溪漂亮的脸蛋问,“幼溪啊,如果当时那个记者选的是你,你会给我出什么题目啊?”

    鹿幼溪如实道:“写一首句中有鹿的诗。”你能说什么,合情合理吧。

    封寒马上进入图书馆把唐诗、宋词、唐词、宋诗、明清诗词翻了个遍,出来后不禁有些庆幸,好险啊!

    虽然句子里带“鹿”的诗不算少,但特别出彩的并不多,结合背景和自身经历,可以选择的就更少了,到时候肯定不会赢得这么漂亮!

    鹿幼溪还真是亡我之心不死啊,出这种损招,最可怕的是还能自圆其说!

    “哼,魔女幼溪!”封寒吃着包子嘟囔道。

    “你说什么?”鹿幼溪听到了一些。

    “我说模拟来袭,”封寒咽下包子,“也不知道咱俩谁能夺得班级倒数第一的殊荣呢~”

    东扬一中每四周放一次长假,放三天,不过在放假之前还要有一次模拟考试。

    说起这次考试,封寒只要把语文一科考好就行,反正他的天才之名也只是,别的考的再烂也在大家预料之中。

    模拟考啊!

    鹿幼溪的脸色都不好看了,好像真的没几天了!

    第二天,关于封寒的天才争议引爆了婺城的媒体圈!

    虽然这是没什么争议的,因为城主亲自出题,封寒应答完美,《悯农》一诗瞬间红遍全市,乃至全州!

    所谓争议,自然是新闻人惯用的伎俩,这不是有个反面教材东扬文艺周刊跳出来质疑了吗,而且嘴脸特别难看,他们就把封寒和胡娇的争斗写了一遍,写得跟网络小说似的。

    女配鄙视,男主打脸,路人惊叹,再次翻转,女主降临,男主爆种,惊爆全场!

    嗯,这很套路~

    可以说,经过东扬文艺这么一闹,封寒少年天才的名号算是坐实了,以后再有人质疑,就是自己煞笔,有本事你也当场写出一首堪比悯农的诗啊!

    少年人本就是喜欢争强好胜的,经过这一阵的频繁报道,几乎婺城各所高中,乃至不少杨州的少年们都知道了封寒的存在,也都跃跃欲试想要跟他比一比,但是能比的平台似乎不多,眼下只有一个,那就是《萌芽》杂志!

    有的人已经投稿并通过了,有的人之前没当回事儿,不过听说封寒是《萌芽》主编的儿子后,那这个萌芽还非投不可了,这次没赶上,那就下次!

    韩士群最近几天收到了不少质量上乘的稿子,甚至有人直接在最后面提及,比起韩主编的儿子封寒如何?

    老韩开怀不已,有封寒这个高山放在这,会有越来越多的少年来《萌芽》挑战他,想要翻过他,这就是自己吸引人才的鱼饵啊!

    至于东扬文艺周刊收到的来自官府的打击,韩士群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心疼的,毕竟东扬文艺周刊是他亲自带起来的。

    “老大,样刊已经做出来了,要不要看看?”伍陆敲门问。

    “是吗,我看看!”韩士群小跑出去,这一刻他已经等得迫不及待了!

    ……

    鹿幼溪迫不及待地让方瓜瓜开车,“走啦!快!”

    在马上就要考试的头一天,鹿幼溪临阵逃脱了,她给曾乐心打了个电话,说拍摄三天怕是不够,她可以请两天假,提前见导演。

    曾乐心当时也没多想,就同意了,叫郁彤安排,于是鹿幼溪有了名正言顺的逃学理由。

    坐在考场上,封寒苦笑不已,魔女幼溪竟然会惧考试如虎,看来除了男女不分,她的槽点又多了一个。

    结束了数学考试,他问大熊小鹿,“鹿幼溪提前跑了,那考完了咱们还去找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