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吃米粒(第一更求订阅)
    没错,封寒就是故意气那个女记者的,能把她气出妇科病才好。

    他不是个小气的人,但今天这个女人,还有她背后的组织意图让自己万劫不复,毁我名声不要紧,可是毁了名声让我怎么赚钱!

    有些底线是不容触碰的!

    封寒就差直接开口骂她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没疯,“好,好,我就找个美女,让她出题,也正好让大家看看,你是不是欺世盗名!”

    不过感觉离疯也不远了,她双眼发红,说话都有点声嘶力竭了,女人冲入人群,找啊找,突然眼前一亮!

    鹿幼溪就知道,自己肯定会被选中的,即便穿着最普通的校服,她依然是人群中最闪亮的那个。

    然而女记者和鹿幼溪擦肩而过后,在她身后找到了曾乐心,“请问你是位老师吧?”

    “不是,我就是路过的。”曾乐心很惊喜,虽然今天长了个痘,但自己也不比这些花季少女差嘛。

    “那就麻烦你了,我看现场,你长得最漂亮,由你来出题怎么样?”

    马上有人虚了,有没有眼光,那位大姐都多大了!

    当然,男生们是彻底的狂欢,和那些黄毛丫头相比,这才是女人!

    女记者当然看到了鹿幼溪,但她故意视而不见,她名叫胡娇,有个弟弟叫胡亦然,有个表妹叫朱佩琪,那首诗就是从朱佩琪那里听来的,而且朱佩琪还告诉她,鹿幼溪是封寒的同桌。

    曾乐心让校领导们别出声,但其实已经有不少人认出了她,美女城主嘛,尤其是那几位婺城当地报纸的记者,天啊,竟然是“婺城虽美,但不如城主大人万分之一”的乐心城主!

    胡娇不关心政治,她把笑起来很甜的曾乐心带到封寒面前,“这位大美女够资格让你写诗了吧!”

    呀,还是熟人呢,这不是乐侃老师他姐吗?近看更像高媛媛,比电视上还要漂亮呢!

    曾乐心似乎也认出了封寒,这个天才原来就是给她侄子讲故事的那个高中生啊,而且害的她在老爸面前丢人,还以为要被介绍给他认识发展呢。

    封寒信心十足,“请出题目吧。”

    曾乐心问,“你擅长什么题材,是感情还是风景、状志,我出个你擅长的。”

    “怎么可以这样,当然要出其不意才行啊!”胡娇急了,“你这是公然放水!”

    然而曾乐心微微一笑,“那你就是公然为难人咯,世上没有几个人能做到你说的那样,更何况他还只是个孩子。”

    曾乐心虽然在笑,但气场十足,竟然压得胡娇不敢反驳。

    封寒却浑不在意,“我真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你随便出吧,我接招就是,反正对我来说都没什么难度。”

    在美女面前炫耀,是男人的通病,无关乎他有没有姐姐或者女友。

    见封寒都这样说了,曾乐心也就不客气了,她环视此时的食堂,见垃圾桶里已经堆满了废弃的事物,有馒头米饭,有蔬菜,也有肉。

    华夏人历来讲究节俭,只是近些年随着国家和人民富强了,浪费现象也越来越严重,虽然有东南亚和高丽扶桑的粮食肉食源源不断地供给大夏,但浪费依然是可耻的行为,是需要坚决杜绝的现象。

    曾乐心也没想题目的难度,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意思,“我发现食堂的浪费现场很严重,可是食堂并没有悬挂相关标语,你来想一个吧。”

    听到这,胡娇开心了,这个太难了,还从来没见过诗人写诗说浪费食物这种事的!这个题材之前就没见过,太小众了,我到要看你封寒怎么办!

    这个好办啊!

    封寒假模假样地沉思了一会儿,恰好见桌子没擦干净,还有一粒米饭黏在上面。

    他捏起这粒晶莹剔透的米饭,在所有师生面前开始了的表演。

    灯光ok!

    收音ok!

    道具ok!

    action!

    封寒踱步沉吟,“锄禾日当午,”转个身,“汗滴禾下土。”

    眼神再悠远深沉一些,把手中米粒举高一些。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一首诗念完,封寒把米粒扔进嘴里,闭上眼睛,细细咀嚼,仿佛能够品到农民伯伯的心酸劳累!

    这是唐代诗人李绅的悯农二首,另外一首是“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这首其实也是广为流传的,不过用在此时此地就太不合适太反动了,锄禾还勉强能说的过去。

    虽然如今农业现代化程度发达,农田更多靠的是机械,但是在很多山区地带,农业依然是非常劳累辛苦的,在太阳底下挥舞着锄头的画面仍旧是存在的。

    其实李绅的《悯农诗》有三首,千百年来人们只见到前两首,第三首被传到皇宫,没在民间流传开,直到近代,人们才在敦煌石窟中的唐人诗卷中发现(老佛放在作者说了)。

    两首悯农诗风格简朴厚重,语言通俗质朴,音节和谐明快,或许这些都不能称作优秀诗歌作品的特征,论地位,悯农也只能是泛泛而已,但因为写到了老百姓心坎里,所以千百年来在民间广为流传,因为他写尽了历史长河中最底层老百姓的苦难遭遇。

    当然,因为现在的社会环境,即便是锄禾,也很难让这些蜜罐里长大的人有所感触,所以还要配合封寒的行为艺术食用。

    当看到封寒吃下那一颗从餐桌上捡起的米粒,此时的封寒仿佛身披圣光,变得更加高大!英俊!完美!

    原本那些从来没有把几粒米,个把馒头当回事儿的高中生,此时只觉格外的惭愧,同样是生活在一起的同学,为什么做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呢!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

    有的人默默地把准备扔掉的半个馒头拿起,塞进嘴里,有的人在刷碗之前,认真地吃掉了碗上的米粒,还有个男生,把鸡腿骨头唰了一遍又一遍,只为不浪费一丝鸡肉!

    其实感触最深的应该是李逸阳,他父母就是农民,封寒诗中所写,他是亲身见过并经历过的,但是他对封寒喜欢不起来,反而更加厌恶!

    他不过是站在高处以圣人之姿俯视农民,怜悯这些农民而已,这样的诗该取个什么名字呢,不如就叫悯农吧!

    封寒睁开眼睛,表演到这差不多可以收了,“这是我刚刚有感而发,写的一首绝句,叫做悯农,不漂亮的记者阿姨,还有漂亮的不像话的路人姐姐,请评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