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砸场子的来了(第三更!)
    今天的访问主要就是针对两篇作品入选新课本,一篇作品被大马来亚小学课本收录。

    以封寒的年纪,这样的成就足以引发轰动,媒体本就望风欲动,再加上梅凤巢推波助澜,于是有了今天的学校外堵门事件,这本身也能算是一桩新闻了。

    封寒甚至在这些媒体中看到了东扬文艺周刊,作为一个综合性刊物,东扬文艺也是有时事新闻板块的,就是不知道负责人知不知道封寒和韩士群的关系。

    为了陪封寒,大熊他们几个也都没回家,都选择在学校食堂吃饭。

    这可是鹿幼溪第一次来学校食堂,处处都觉得新鲜,卖菜的阿姨还认出了她,多给了几块肉,小溪给了姐姐,最后转到了大熊那里。

    食堂阿姨尚且如此热情,可是那些声称爱她一生一世的同学们呢,怎么全都盯着封寒看!

    鹿幼溪来学校都快一个月了,再新鲜也过了劲儿,反倒是封寒这段时间的表现,简直惊爆眼球,鹊桥仙的网络屠版,入选小学教材的风波,桩桩件件都仿佛文坛大咖的动作,可他偏偏只是一个和他们一样大的16岁高中生!

    如果这一版的语文教材能坚持的时间长点,说不定他们将来的孩子都能看到封寒的文章!这该是一种什么体验~

    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好奇者更多,所以,虽然食堂出现了两大亮点,但更多人选择了封寒,恨不得凑到他们身边,好好听听封寒是怎么说的,尤其是封寒那些迷妹,那叫一个敬业。

    李逸阳自然是嫉妒的那一拨,媒体采访,辣妹围观,都冲击着少年人的虚荣心,不过没关系,自己比他年轻一岁,年轻就是资本,说不定到了明年,自己会比他更优秀!

    ……

    在封寒游刃有余地对付媒体的时候,曾乐心也和以独孤校长为首的校方进行了亲切会晤,其他校领导都没想到独孤校长竟然还是曾城主的班主任,那是否意味着将来东扬一中能够得到市里更多的资本倾斜呢!

    不过曾乐心倒是没想的那么远,只是一个劲儿后悔,当初不该连班主任的钱都骗的,尽管自己给他要的就是高仿价儿,但他毕竟当真了啊~

    独孤校长说完东扬一中近些年取得的成绩,包括超高的本科上线率,还有一些竞赛上的金银牌,又问,“那接下来,要不去我们新建的体育馆看看,那标准可是相当的高,游泳的打篮球的场馆都有?”

    曾乐心跟班主任也不见外,“老师,要不还是去学生食堂看看吧,顺便解决一下我们的午饭。”

    旁边一个胖胖哒副校长马上不同意了,义正言辞道,“这怎么可以,怎么能让城主在食堂吃,太不正规了,还是巡查之后出去吃吧!”

    “不用那么麻烦,我接下来还要去乌县,时间紧,随便吃点就行,对了,学校的那个神童不是正在食堂接受采访吗,正好我也看看。”曾乐心一锤定音,别人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然而当他们抵达食堂后,以封寒为中心的那一小撮却有点骚动,封寒好像和一个媒体人吵了起来。

    封寒就知道,东扬文艺的人出现,绝对不正常,老妈就不可能主动联系他们的人啊!

    果不其然,前面都好好的,封寒拿出之前千锤百炼过的说辞来解释自己的创作之路,间或开几个大家没听过的玩笑,把自己开朗阳光睿智的形象塑造起来。

    可是好好的局面被那个东扬文艺的女记者搅和了,她言辞犀利地提出,“一个没有过多生活阅历的高中生,能写出那么多优秀的诗词和故事,不知道大家怎么想,反正我是不信的,你比骆宾王还厉害啊?”

    “而且,据我所知,封寒同学的继父是在婺城圈非常有名的媒体人韩士群,韩士群最早是自由撰稿人,笔力高超,之后在多家知名媒体担当主编职务,那我是否有理由怀疑,封寒同学的那些所谓作品,很有可能是继父代笔的呢!”

    听到这位女记者竟然抛出一个重磅炸弹,其他媒体人全都嗨了!竟然是韩士群的继子?那别说,还真有可能!而且他们也更能理解东扬文艺女记者的动机了。

    虽然之前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捧封寒,宣传封寒,但捧神童哪有揭穿造假神童更有噱头啊,毕竟这年头神童多了去了,虽然最后泯然众矣的也多,但从一开始就是人工假造的却性质不同!

    当然,最好的做法还是等封寒彻底红了再跳出来打假,但在场的人没那么大耐性,现在就迫不及待想搞个大新闻。

    见所有人媒体人都开始反扑自己,封寒依然从容淡定,毕竟,他背后站着的是一个国内前五的综合性图书馆!

    “我封寒不说学富五车,也是读过一些书的,写几个小故事,填几首小词怎么了,你不可以,不代表别人不可以,那些东西对我来说真的不难,就像我十岁的时候就可以在水下憋气十几分钟,一般人早就憋死了,这能说明什么~”

    女记者见封寒接招了,继续穷追不舍,“好,我也只是怀疑,如果封寒同学真的是神童,那当然最好。”

    “不,我不认可神童这个称谓,首先我不小了,都十六岁了,法律上都可以结婚了,另外,我不神,我只是好读书,如果你能像我一样,从小就能通篇背诵全唐诗全宣词,并理解其中含义,做一首像模像样的诗词并不叫难事。”

    嚯,这人好大的口气,唐诗宣词收录那么丰富,他竟然敢说自己全都背下来了,这不是且等着人家考他的吗,就连那些站在封寒一边的本校女同学都开始为他担心了。

    那边闹的热闹,曾乐心叫校方领导不要干涉,她让郁彤过去探听探听,然后自己去打饭,还笑称,“很怀念母校的红烧鸡块呢。”

    校领导自然只好跟着一起排队打饭,然而心里还是提溜着,如果今天真闹出什么不好看的,那真是丢人丢大了,到时候谁的责任,一定要严查彻查!

    过了一会儿,郁彤回来了,“第一句是,我的饭呢?”

    “哎呀,郁秘书,我刚才忘给你打了~”

    刚刚提议外面吃的副校长忙颤悠着一身肥肉道,“我去给郁秘书打,想吃什么?”

    “素的就行~”郁彤今天不想吃肥腻的。

    曾乐心一边吃鸡,一边问,“什么情况啊?”

    向来淡定的郁彤有点不矜持道,“真的是,太太太精彩了!”

    ps:第三更,晚上还有为app点击破百万加更的第四更,应该快了~求月票、推荐、订阅、本章说、书单,让老佛明天能有个加更的理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