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寻亲乌龙(第四更!)
    身为新人,谭秋业的位置竟然很靠前,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这次能得奖!

    他屁颠屁颠地和自己的团队找到座位,然后就看到端木樱抱着一个晃悠着小腿的女娃娃走了过来。

    谭秋业忙立正问候,“端木老师好!”

    他们认识,谭秋业上大学的时候去韩家吃过饭,这才知道那个睡在他上铺的兄弟竟然是韩小冷和端木樱的儿子,韩小龙的弟弟!

    当时他的表情是Σ(⊙▽⊙“这个样子的,简直震撼到无以复加!

    后来在他拍摄导演处女作的时候,端木老师更是客串出演了一个角色,为他撑场,算是他导演路上的引路人。

    “坐吧。”端木樱依然冷淡,然后把苏苏按在座位上。

    苏苏离开妈妈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耐心消磨地差不多了,抱着胳膊撅着嘴,“哼,我要找妈妈!”

    谭秋业玩笑道,“端木老师,这该不会是韩澈那小子的私生女吧?”

    “他敢!”

    谭秋实缩了缩脖子,好冷!

    端木樱对苏苏道,“等会儿我会上台帮你找妈妈,也不知道你是从哪儿被拐来的,现场这么多媒体,肯定能找到的。”

    “那我现在饿了怎么办?”这娃是属饕餮的,而饕餮不是龙生九子之一。

    端木樱:能怎么办,你看我像是有吃的样子吗?

    她看了看坐在后排的小助理,助理摇摇头,就那么一根棒棒糖。

    “端木老师,我这,我这带吃的了,让孩子吃吧。”谭秋业掏出一包茴香豆。

    苏苏眼前一亮,正想吃这个呢,她不客气地接了过来,还对端木樱客套了一句,“奶奶,你吃吗?”

    “我……”话没说完。

    “那我就自己吃咯,哇,真好吃!”

    端木樱和后面的谭秋业都笑了,老谭笑着问,“端木老师,您觉得《傀儡》能得奖吗?”

    端木樱只是回了句,“还有点嫩。”

    谭秋业心里咯噔一声,完咯,这是没戏的意思吗?

    ……

    萌芽杂志社,韩士群和几个心腹在公司加班。

    距离萌芽创刊号上市的时间只有不到10天了,虽然依然还有从全国发过来的稿件,不过第一期的内容他们已经基本确定了,这第一期,分量足,质量高,尽管没有太重量级的作家,但贴合学生的生活和思维,应该会有一个不错的开端吧。

    “几点了现在?”韩士群问。

    “六点了。”

    “呀,六点了啊!”韩士群猛地站起来,“那你们都下班吧,我还有事!”

    韩士群打开电脑,看起了会稽国际电影节现场直播。

    颁奖环节很个性,首先颁发主竞赛单元,然后才是各种附属小单元小奖项,真是任性,一点都不考虑收视率啊,看完主竞赛单元谁还看后面啊。

    韩士群要看这个直播,就是想在电视上看看老妈端木樱,毕竟以她拍戏的速度,自己可能要好几年才能看到一部,还不一定能找到电影院放。

    “哇,有了!”镜头有时候还是会扫到端木樱的,毕竟是坐在第一排的,又是这届的评委会主席,不过因为苏苏个头有限,镜头扫过的时候,总是擦着她的头皮过去,以至于老韩还不知道小女儿就在母亲身边。

    直到一个多小时后颁发的最佳影片。

    端木樱后面的谭秋业和他的伙伴们正抱着一座银色鲤鱼奖杯狂吻,一个小奖,最佳摄影,不过对于第二次拍摄长片的他已经是莫大的鼓励了。

    有了这个,韩澈的投资肯定有得赚,而他将来拍第三部电影的时候,也能轻易拉到投资!

    而且有了这个奖,接下来他还要带着《傀儡》征战国内三金,想必也会收获不小吧!

    要颁最佳影片了,谭秋业收拾心情,准备给最大赢家掌声,此时他已经差不多猜到获奖的是哪家了。

    端木樱选择带着苏苏来这里,也是因为获奖的是一部关于儿童的电影,带她上台不算突兀。

    这次镜头终于给到了苏苏,端木樱牵着苏苏的小手,把一嘴茴香豆味儿的她带到舞台上,宣布结果后,让她把象征着会稽国际电影节最高荣誉的金鲤奖杯交给来自伊琅电影的《小手套》剧组。

    苏苏还不大情愿,这大金鲤鱼一看就不便宜啊!

    本来制片人想亲自接下奖杯,不过看是一个小朋友传递奖杯,于是让他身后的本片小男主角华小波去接。

    这是一个讲述苦难伊琅的故事,两个孩子传递奖杯的画面更加友爱感人,很多被这部电影打动的现场观众都忍不住有些泪目。

    韩士群已经傻眼了,这什么情况,为什么苏苏会在母亲身边,难道梅梅已经找上并搞定了母亲!

    我的苏苏啊,看来奶奶很喜欢你啊!韩士群忍不住嘴角上扬,眼眶中有种叫幸福的液体在打转。

    当领奖者下台后,作为主竞赛单元评委会主席的端木樱在总结陈词的时候,身边还带着那个萌哒哒的孩子。

    很奇怪,她怎么看也不像颁奖的司仪小姐啊,不仅没穿汉服,还穿着凉鞋,而且站没个站象,歪头杀、挠耳朵的小动作不断,总之很不正经的样子。

    说完正经话后,端木樱霸气地指着镜头,让他给近景,向下摇,然后端木樱蹲在苏苏身边,对着镜头道,“现在,耽误大家一点时间,插播一条寻人启事,这个孩子是我在酒店捡到的。”

    韩士群:捡的?我是不是也是捡的!

    端木樱:“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来的,我只知道她叫苏苏,今年应该四岁了,希望她不负责任的父母看到后,能速来会稽皇家大酒店把孩子领回去……”

    韩士群忍不下了,这什么奶奶啊,拉着亲孙女给她找爹妈!他当即拨打了那个十多年都没碰过的号码。

    电视正在直播,接电话的自然是小助理,小助理激动地看着来电显示:小龙。

    作为行内人,又是端木奶奶的助理,她自然知道这个电话意味着什么,“小,小龙老师!”

    “端木老师在吗?”韩士群气呼呼地问。

    “她,她在台上啊~”

    “对,我都糊涂了,等她下来了,你告诉她,那个小女孩是我闺女,让她给我送回来!”

    “啊?”小助理蒙圈了,这什么套路?

    “听不得懂吗,那个正在找父母的孩子是我女儿!”

    “可是她叫梅苏啊~”

    “跟我老婆姓!”

    对了,梅凤巢,她是怎么看孩子的!挂了电话,韩士群又给梅凤巢打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