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新版小学语文教材拟定课文名单(5/5)
    封寒在学校的热度升得快,降得也快,说到底,他最广为流传的也就那么一首鹊桥仙,准确讲是最后两句被推崇为爱情金句,这些封寒身边的人更愿意接受,封寒的才华只是昙花一现,他和他们一样,都只是普通人。

    至于封寒的那些儿童故事,以这些青少年的眼光,写得简直垃圾,不堪入目,直到……

    李妍刚刚在网上浏览新闻,突然,她叫老祖,“祖老师,你来看!”

    “什么啊?”

    “新版小学语文教材拟定课文名单,外泄了!”李妍惊叹道。

    “哦,可是,咱们是教高中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祖骁连动都懒得动。

    “不是你看,这上面有两篇文章,作者署名都是——封寒!”

    “什么!”不仅他,其他各班语文老师也都围了上去,封寒的作品上了教材,这怎么能够!

    然而在名单首列,他们看到了《小马过河》和《小蝌蚪找妈妈》,分别是一年级·下和二年级·上,熟悉封寒的他们都知道,《小马过河》确实是封寒的作品。

    这个名单今早在网络上披露,此时已经引发了广泛热议,成为嘤嘤网上的热门话题,毕竟,这关乎一代人的基础教育。

    ……

    鹿幼溪看着窗外在笑,她的复仇计划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她的做法不犯法,不流血,但是诛心,而且也更加复杂,更加难以操控。

    幸好,一切都按照她的计划和预期发展,刚刚瓜瓜姐打电话过来,向她报告了最新进展,那两个人在一起了,杀害他父亲的凶手,必将得到法律和她的严惩!

    封寒刚进教室就看到鹿幼溪脸上的蜜汁微笑,“幼溪同学,该不会是在想你的小武哥哥了吧?”

    鹿幼溪笑道,“反正没想你就是了。”

    “那我谢谢你啊~”被她惦记可不是好事,封寒坐在桌上,掀开了新一期的《儿童文艺》半月刊。

    应乐侃老师的强烈请求,在封寒和韩舞的共同努力下,《葫芦兄弟》第一话总算完成了,杂志社给出了6000元的高价,封寒、韩舞还有奶奶唐可秀三人平分,这算是三人的共同劳动成果。

    剧情和动画版同步,比皮影版更丰富,也有13话,也就是每人能分两万多,韩舞终于摆脱一张五六十的尴尬局面了。

    这一期的儿童文艺,除了刊登了封寒提供故事的漫画葫芦兄弟,还有他的《小蝌蚪找妈妈》、《三只小猪》这两篇故事,《神笔马良》被安排到了下一期,毕竟,这是儿童文艺,不是封寒故事集。

    其中,小蝌蚪找妈妈是重点推荐文章,毕竟,做插画的苏鸣鹤老爷子比封寒这个小作者要有名的太多,五幅活灵活现跃然纸上的水墨画已然喧宾夺主,倒像他的故事是《蝌蚪寻母图》的文字版说明一样,很多不看儿童文艺的人专门买了杂志,就是为了收藏这五幅插画的。

    当封寒翻到葫芦兄弟的时候,老祖来了,第一节是他的课。

    祖老师看着封寒,五味杂陈,又自豪,又羡慕,一个作者的文章登上教材,这意味着每年有数以千万计的学生会他的文章,知道他的名字!

    这宣传推广力度,简直强大到无解,就好像那个位面,没人不知道李白和鲁迅,就是因为他的文章陪伴了一代又一代学子,每年都能看到他们俩结伴刷存在感。

    两篇啊!多少史上响当当的名字能有一篇挤进课本里,都算是光宗耀祖了!这小子竟然能有两篇。

    因为是拟定名单,后面或许会有变数,所以祖骁没有告诉封寒,省得他患得患失。

    不过下课的时候,他还是凑过去问,“听说你还写了一篇叫小蝌蚪找妈妈的文章?我怎么查不到啊~”

    “老师,你想没收我的杂志就直说嘛,给你~”封寒大方地把儿童文艺递给他,反正自己已经看完了。

    “哦,新出的啊~哇,插图好漂亮,等等,配图——苏鸣鹤!”

    ……

    苏鸣鹤在会议室怒了,“最终名单还没确定,怎么会流出呢,这肯定是我们内部的人出了问题!”

    “苏老息怒,”左横笑呵呵道,“其实外泄也不算什么,正好,也可以听听民众的声音。”

    “哦,民众都怎么说的?”苏鸣鹤眯着眼问。

    “民众的反应还是很热烈的,尤其是现在网络上的中坚力量,他们这代人都是读着老教材长大的,”左横掏出手机,有选择性的念了几段,“这个网友说:希望我的孩子能多读一些名家精品,有些作者的名字听都没听说过,有滥竽充数之嫌。”

    “说得好!”苏鸣鹤鼓掌道,“我记得有个现代诗人就非常滥竽充数,被我拿下了,哈哈!”

    左横脸色顿时不好了,“还有这里,我听说有的作家其实是高中生,这也太不靠谱了,我儿子怎么能读高中生写的文章启蒙呢,教材委也太儿戏了!”

    这条评论直指封寒,左横觉得,只要干掉封寒一篇文章,就有机会把女婿的那篇拉回来。

    好几个人也纷纷点头应和,他们已经调查过了,封寒这位频频有经典诗作问世的童话作家,竟然真的是一个16岁的高中生,这怕是不太妥,而且他真的姓封。

    然而苏老却轻描淡写道,“他知道个屁,在座各位也都是大文化家,我就问你们,谁能写得出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没人吭声了,这首词,他们是服气的,往上捯一千年,所有写七夕的诗词也没有能比得过的。

    还有那首卜算子·咏梅,“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很多身在虚职上的不得志者也很有感触。

    但左横不能怂,他据理力争道,“可是民众们不懂那些,他们更信任那些有口碑的老作家,他们的作品是经过时间考验的,苏老,老百姓的声音我们不能不听啊,您看看,多少人都在声讨这个封寒,而且他才16岁,咱们这么做,是不是容易捧杀了他。”

    最后这句,让很多人站在了左横这边,不少人提议,“要不只保留小蝌蚪找妈妈吧~”

    他们都精明着呢,小蝌蚪找妈妈其实是两个作品,一个是封寒的小说,一个是苏鸣鹤的画,如果裁掉这个,苏老那边不好看,所以只好牺牲寓意更佳的《小马过河》。

    见这么多人站在自己这边,左横亟不可待道,“对啊,我看了看,这些文章里面,现代诗严重缺失,我建议,把慕容牧的那首《断章》加进来~”

    其他人纷纷征询苏老的意见。

    苏老看了左横一眼,一句话秒杀了他,“我就一个意思,封寒可不是我女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