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一小时退房(4/5)
    因为晚饭之前要回来和家人赏月,所以留给封寒的时间很紧张,除去来回飞机、出租车的耗时,他和苏嬛能够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不到一小时。

    不过有钱任性,花费巨多,只为看你一眼!

    封寒从下飞机就在和时间赛跑,快一分钟到电影学院,就能多一分钟和苏嬛相处的时光,出机场的时候,还差点撞倒一个时髦老爷爷,老爷子人没事,但还是狠狠瞪了他好几眼。

    然而当出租车开进寸步难行的市区时,封寒才开始反省和后悔。

    为了制造惊喜,可能结果就是自己只能和苏嬛匆匆见一面,然后马上告别!

    早知道八年后京城的拥堵恐怖如斯,他就该让苏嬛在机场附近等他的。

    哪约会儿不是约啊~

    还是先打个电话吧,惊喜这件事可以不考虑了,“嬛嬛,你还在学校吧?”

    “在啊,感觉你今天可能会来看我,所以我哪也没去~”苏嬛甜甜道。

    “你神婆啊!”封寒感慨,“你既然这么神,有没有想到京城很堵,我在北五环已经堵了半小时了~”

    “啊!五环~你怎么不早说,你现在下车等我,我马上过去!”

    “这么堵,你怎么……喂喂……”

    她已经挂了。

    不过封寒还是选择听女友的,他当即路边下车,把自己的确切位置发给她,不到半小时,一辆酷炫的黑色摩特钻过缓慢移动的汽车长龙,轰鸣着停在封寒面前。

    骑摩托的也是长腿怪,不过封寒没好意思看,毕竟,他已经有人了。

    见封寒不动,苏嬛只好摘掉头盔,“上车啊~”

    “啊,嬛嬛,是你啊!”这有点意外了。

    苏嬛递了一个头盔给他,封寒上了车,紧紧抱住女友的腰,还调皮地挠了挠。

    平时的苏嬛慢悠悠的,但是飙起车来,一副老司机做派,在成片成片的汽车中自由穿梭。

    方向是机场,准确讲,是机场旁边的一家高档酒店。

    当进入属于他们二人的空间后,封寒直接将女友壁咚在墙上,此时的苏嬛有点飒,如果不是今天见了,很难把她和风驰电掣联想起来。

    “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会唱歌,还能飙车~”封寒落唇,落在她的嘴角边。

    苏嬛笑着迎上封寒的唇,“不如你,会写歌还会写诗~”

    不容她说更多的话,封寒已经彻底封死了她的嘴。

    或许是分开的太久,今天的苏嬛格外纵容小男友,即便封寒的手在她的腿上乱摸,也由他去了。

    甚至,当封寒的手开始攻略她的上半身,苏嬛在扭捏了几下后,也让他得手了,只是叮嘱,“不许脱我衣服!手也不许进去……”

    封寒严格遵守规定,然而最后却面红耳赤道,“那你能不能自己脱啊~”

    那手感,让他意乱情迷。

    苏嬛推开封寒,撩了撩发丝,封寒也清醒了些,指着桌上的水,“要不要喝点水?”

    “好,有点口渴了~”苏嬛捧着水杯,坐在床上,刚才一直靠着墙,硌的背发凉。

    喝了水,润了喉咙,苏嬛开始清唱“好想好想”,虽然依然谈不上专业,但起码基本在调,而且女孩子的音色确实要好听一些。

    封寒枕着苏嬛的腿,感觉耳膜马杀鸡,听觉大保健也不过如此吧。

    面对面的交流让他们的心靠的更近,可以谈的话题也更多,身为顶尖艺术类学府,电影学院每天都在发生有趣的事,这些故事都可以成为苏嬛和封寒之间的谈资。

    原本苏嬛是不太关心这些的,不过蓝芝告诉她,她这个人平时太闷,需要这些素材成为她和封寒之间的调剂,如今看来,果然有用。

    快乐的时光是短暂的,封寒掐着点进了机场,两人开了一天的房间,却只住了不到一小时,负责办入住手续的前台看苏嬛的眼神已经变成了怜悯。

    太快了!

    长得帅又如何,一快毁所有~

    在机场诀别的时候,两人又缠绵痛吻了十几分钟,等封寒走后,苏嬛没有立即走,她还要接人,不一会儿,又一班来自乌县的飞机降落了,苏嬛拿出手机~

    ……

    六点钟的时候,封寒就出现在了家里,哇,好险,总算赶在饭点前回来了!

    “咦,叔,你也回来了,跟老爷子聊得怎么样?”

    “没聊。”老韩郁闷道。

    封寒心里咯噔一下,“心结还没解开?”

    “不是,他不在家,去京城了。”

    “这么不巧?”

    “是啊,听管家说,是要升爵,一大早就走了,而且他在京城朋友多,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老韩摇摇头,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回家,您老却不在家。

    封寒也查过韩家老爷子,叫什么小冷,名字挺萌的,却被誉为华语片编剧教父,之前是男爵,这是要晋升子爵了。

    梅凤巢端来了月饼,说道,“你就该听我的,直接去会稽,妈肯定在啊,见见她也好呀。”

    “你不了解我妈,我要是在她工作的时候找她,她不骂我才怪呢,能在工作时打扰她的只有小舞。”

    提及小舞,封寒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去了一趟京城,而韩舞也在那里,自己竟然连看她一眼的心思都没动,怪谁,怪苏嬛吧,谁让她那么迷人,让自己无暇想别的,当时满脑子都是苏嬛,现在,激情冷却,韩舞好像又抢回了一些地盘。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不过没有对比的话,此时的明月也足够圆了,苏苏举着月饼和天上的明月比圆。

    晚饭他们一家是在后院吃的,一边吃饭,一边赏月,老韩抱着苏苏教她最经典的关于月亮的诗词。

    念完一首,他突然看向最近才气四溢的继子,“小寒,值此良辰美景,难道你就没有作诗的灵感吗?”

    封寒沉吟了一下,如果这时候爆出一首明月几时有,会不会老韩这一晚就不用睡了。

    算了,低调一点。

    他指着月亮问妹妹,“苏苏,你觉得那像什么?”

    “像月饼啊!”苏苏举着最后一个囫囵的月饼道。

    “难道你不觉得,月亮更像白玉盘吗?”封寒引导道。

    苏苏沉思了片刻,坚持己见,“还是更像月饼!”

    “叔,我没灵感了,我要睡觉~”封寒揉着太阳穴,这孩子,她不配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