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那记忆宛若初恋(2/5)
    这是封寒第一次来《萌芽》杂志社,办公地点不算多么高大上,毕竟草创,需要省钱,不过工作人员们全都打了鸡血一般,学校都放学了,他们仍然在……吃外卖~

    封寒看到的第一个熟人不是老韩,而是齐轨。

    “轨叔,你不是不愿意上班的吗?”封寒调侃道。

    伍陆走了过来,“老齐手痒输光了积蓄,无奈卖身给我们萌芽,你看,这办公室的装潢都是他主抓的,太诗情画意了!”

    齐轨苦着脸,徒留一声叹息。

    明明很悲伤的一件事,封寒却只想笑,“六哥,叔叔呢?”

    “最里面的办公室就是他。”伍陆指道。

    韩士群刚看完一篇东扬一中的投稿,竟然意外的不错,很有灵性,一抬头,“小寒,你怎么来了?”

    “有大事!”封寒风风火火地坐到老韩对面,他真是一分钟都等不了了。

    “叔,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好像端木奶奶有个儿子叫韩小龙,没有叫韩士群的啊,你该不会是蹭名人热度的吧?”

    “什么蹭热度,我自己爸妈还能搞错吗,我就是韩小龙。”

    哇了个靠,这么爽快就承认了!我还有好多铺垫呢!

    “所以,你就是那个拿奖拿到手软,曾经红遍全球的超级童星韩小龙!”

    “把门关上~”

    “诶!”

    关上门,封寒盯着韩士群,老韩站了起来,表情深沉,“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久的记忆都变得不那么清楚了。”

    “那你干嘛不继续演戏啊?你看人家鹿幼溪,小小年纪,在京城都有豪车别墅了,你怎么也不会比她差啊!”

    老韩摇摇头,“其实很简单,我的青春期来的有点早,13岁的时候青春痘野蛮生长,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是从小帅大的,怎么能接受呢,于是干脆息影,远离了影视圈。”

    “后来呢?”

    “息影休养这段时间,我闭门不出,上学都是在家里请的私教,这段期间,我喜欢上了,并深深地沉迷其中,当我十六岁彻底战胜青春痘后,我的模样跟小时候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对演戏的热情也消失殆尽,所以就用本名韩士群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就这样?”

    “就这样。”

    “好可惜啊~”如果是封寒,放着天大的名利诱惑,他恐怕做不到老韩这样,他终究是个俗人啊。

    “不可惜,如果我还在娱乐圈,恐怕也就不会认识你妈妈了。”韩士群笑笑。

    好吧,老妈大过天,封寒还有第二个问题,“对了,我刚来东扬的时候,小舞姐暑假的时候去哪儿了?”

    韩士群一怔,他被问住了,主要是封寒的弯儿转的太急了。

    “就是八年前,端木奶奶拍《迷路》的那一年!”封寒提醒道。

    “哦,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把她送到她奶奶身边,之后又在她妈那里住了一段时间,”韩士群疑惑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事没事~”封寒基本能够确定了,鹿幼溪真的是睁眼瞎,只不过还需要小舞姐的最后确认。

    “叔,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封寒犹豫了一下,“你和你爸妈到底是怎么了,要不是小舞姐,我还以为你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呢。”

    说起这个问题,老韩明显有些局促,脸色都不对劲儿了,封寒及时收手,“算了,我就知道不该问,我先走啦。”

    老韩,“等一下!”

    难道肯说了!

    老韩:“告诉你妈,晚上别做饭了,明天你姥姥奶奶就走了,在外面吃吧,毕竟你妈也不太会做饭。”

    “您这算是说到我心坎里了,那我走啦~”

    晚上在外面酒楼吃了一顿江南风味的美味佳肴,算是给姥奶送行,原本计划住一天的奶奶多住了一天,给家里做了不少凉皮,配了不少料包,到时候可以直接食用。

    而这期间,他也收到了韩舞的回复“问吧,什么事?”

    封寒忙回:“你说你认识鹿幼溪?”

    韩舞:“对啊。”

    封寒:“是八年前在《迷路》剧组认识的?”

    韩舞:“你怎么知道的?!”

    “我上个洗手间~”封寒说了声,跑到外面,正好接到韩舞的电话。

    “你和小溪相处的不错嘛,这么快就跟你说起小时候的事啦?”韩舞间接承认了。

    “可是她为什么会认为韩舞是男的呢?”

    韩舞撅着嘴,“呵,说的好像你没认错似的~”

    封寒想了想,来东扬之前,妈妈已经说过了,韩叔叔家里有个漂亮小姐姐,封寒是一心期待的,然而到了东扬后,看到喜气洋洋迎接他们的韩舞,封寒一句话就把她得罪死了,“妈,这明明是个哥哥啊~”

    真的不能怪封寒,韩舞那会儿不仅短发,穿的邋里邋遢,而且见面之前刚刚在外面玩泥巴,身上脏的跟个泥佛似的,他猜测是个小哥哥完全合理啊。

    他们俩的梁子大概是从这里开始的,韩舞记到了现在,此刻幽怨的口吻,像只小猫爪子一般挠着封寒。

    “好吧,一切都理通了,你和鹿幼溪小时候在剧组就认识,她以为你是个男生,跟我说起你,用的都是武术的武~”

    “哈哈!”躺在床上的韩舞笑得直抖腿,“她好笨哦,等我放假回去,我一定请她吃饭。”

    “瞧你高兴的,骗人这么开心啊~”

    “我可没骗她,是她自己误会了,我顶多就是没解释~”韩舞心虚道,何止没解释,当她知道小溪误会后,她故意装的很爷们,处处表现出大哥哥的英雄气概,绝对是存心误导。

    这本意只是一个十岁小女孩的玩笑,结果她忘了走之前告诉小溪真相,以至于八年过去了,鹿幼溪心中还残存着关于小武哥的美好记忆,那记忆宛若初恋。

    待韩舞笑够了,封寒问,“还有一件事,我已经知道端木樱是你奶奶了,可是你爸为什么和家里决裂啊,这个你知道吧?”

    韩舞突然严肃了下来,“我爸见到合影是怎么说的?”

    “也没说什么,就是问候你奶奶的身体情况,哦,我还听我妈说,他打算中秋去看你爷爷奶奶。”

    “那就好,”韩舞松了口气,“多余的你就别问了,我家里的情况有点乱。”

    “好吧,说的好像我不是这家人似的~”封寒活脱脱的怨妇语气。

    “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真是小孩子,韩舞哄道,“总之,如果阿姨不想跟你说,你就别问了,大人有大人的考量,对了,我用你买的绘画板画了两页葫芦兄弟,要看吗?”

    韩舞点明“你买的”,封寒的心情瞬间转晴,但语气依然傲娇,“那就发过来瞧瞧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