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超级大V带我飞
    封寒不能泄露那两首情诗,是因为《书香》有规定,既然收了人家的稿费,自然当守住秘密,让想知道的人去买杂志找答案。

    鹿幼溪最终也没说,不过“曾经沧海难为水”这句诗还是走漏了出去,而且仅凭这一残句,就已经足以引人遐思无限了。

    到底后面是什么样的句子,才能和“曾经沧海难为水”相当益彰呢,好难,学生们,老师们,全都加入了热烈的讨论,并在校园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感觉封寒在诗词造诣上已经远远地甩开了他们。

    上午来找他的李逸阳也听说了,不过他却有些不屑,诗词终究小道,玩弄词藻修辞而已,有本事文章上见高低!

    几个课间,不是被朱佩琪搅和了,就是鹿幼溪上厕所了,封寒一直没能找个机会跟她好好聊聊。

    直到下午的计算机课。

    虽然现在几乎人人家里都有电脑,不过学生们还是以娱乐为主,这就让计算机课显得非常有必要了。

    竹班菊班是一起上的,封寒想挨着鹿幼溪,鹿幼溪想挨着鹿皓歌,鹿皓歌想挨着熊迪,熊迪想挨着封寒,因为电脑的摆放是一排一排的,所以他们想要组成一个闭环的愿望落空了。

    最后封寒挨着大熊,大熊挨着小鹿,小鹿挨着小溪,封寒和鹿幼溪根本说不上话,不过还好,可以用嘤嘤网私信交流。

    打开嘤嘤网,封寒给鹿幼溪发了个消息,“我问你个事~”

    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老师一边讲课,封寒一边浏览嘤嘤网上的消息,他觉得自己的电脑知识已经够用了,掌握了开机关机还不够吗!

    嘤嘤网上,封寒的粉丝已经达到了五万人之多,这都要感谢蓝荆苓,这小子最近发的嘤嘤动态都@了他,几千万粉丝的超级大☆,手指缝里流点粉丝都够他消化的了。

    他的最新一条动态是发的录音棚的照片,各种专业设备,各种高大上,看下面的评论,好像是临安最有名的录音棚海阔天空,很牛哄哄的样子。

    “本王要进军歌坛了,不日将发布新歌,词曲作者是@封寒老师,请大家期待一下?~”

    蓝荆苓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球粉丝的心,看他的嘤嘤热度,让封寒不禁想到了那个位面的tf三人组,要是把他打造成明星,估计会很容易捞钱吧。

    除了蓝荆苓,还有一个熟人@了他,乐侃老师。

    原来是苏爵爷完成了《小蝌蚪找妈妈》的水墨画组图,而且很时髦地发到了网上,这个的热度就差远了,评论只有几百,都是圈内人和少量一些忠粉,不过封寒在这条嘤嘤上停留的时间却很长。

    太美了,太有意境了!

    青蛙蝌蚪本谈不上什么美感,但是用水墨泼就,却灵动而雅致,而且完全契合他的故事,看这五幅画,就好像重温那段美妙的童年时光,蝌蚪和大虾仿佛都动了起来。

    只可惜,艺术家的关注度还是太低,即便皇家这些年有意为艺术家们封爵授奖,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扭转的,怪就怪当年皇家重工商轻文教的政策,当然,这也是为了快速赶超西方发达国家的无奈之举。

    闲来无事的封寒翻了翻苏爵爷以前的动态,竟还有意外发现,身为小学教材改革的主要力量,他之前就发过新版“语文”两字,并说明是由曾老写的,只不过曾老并没有嘤嘤号,连个@的人都没有,评论更是寥寥。

    封寒看着这两字一阵发呆,这,这不是“萌芽”同款吗!

    曾老喜欢琢磨新字体,这是他的新创造,比较严肃活泼,他先是给苏老写了“语文”,之后又给韩士群用相同的字体写了“萌芽”。

    萌芽的主要面向群体是初高中生,封寒可以想象,当未来那些孩子上完小学,升入初中后,在杂志铺子里一眼看到这两个似曾相识的字,潜意识里就觉得亲近,然后不由自主地打开,付账,啧啧,这广告打得妙啊!

    鹿幼溪终于回了封寒一句,“什么事?”

    封寒问:“你是娱乐圈的,应该知道端木老师有个儿子吧?”

    之后又是等待,无聊的封寒看了一眼旁边的熊迪,“嚯,你在玩什么啊?编代码?”

    “嗯,练习而已,大惊小怪什么。”

    对哦,之前就知道大熊喜欢计算机的,而且已经自学了大学课程,别看大熊是学霸,但玩游戏也非常有瘾,而且很宅,他和别的游戏宅最大的区别就是,他有老婆~~

    大熊之所以喜欢上编程,就是想自己做挂,在游戏里一路无敌,真有志向!

    封寒隔着大熊小鹿,对鹿幼溪发出怪声,提醒她快点回答自己的问题。

    然后鹿幼溪突然举手,“报告老师,死机了~”

    “重启啊。”

    “是按这里吗?”她羞涩地指了指,鹿幼溪一上手就是笔记本电脑,哪玩过台式机啊。

    封寒趴在键盘上狂笑,终于遇到连开机关机都整不明白的了,认识鹿幼溪这么久,好像没有一个科目是她擅长的,这是什么,全系学渣啊!

    鹿皓歌帮妹妹重启开机,封寒继续在嘤嘤网上闲逛,结果又收到了蓝荆苓的@,这孩子,是不用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上学吗?这么闲~

    “呀!发新歌了!”

    距离上一条嘤嘤才五个小时,这半天时间就把歌录好了吗?

    呃,似乎一个儿歌应该没多复杂,即便有伴奏、合成、修音,五个小时足矣,蓝荆苓@了封寒,发文称,“这是我和@封寒老师合作的《葫芦娃》,是他的新作《葫芦兄弟》的主题曲,感兴趣的哥哥姐姐请给个双击!”

    双击后面的链接,封寒跳到了音缘网,这是蓝荆苓的个人页面,只有一首歌《葫芦娃》,看不到点击数量,只能看到下载数,哇,才一分钟,就已经有两位数的下载了!

    每一次下载,都意味着封寒多了一份收入,虽然童歌不是音乐消费的主体,但蓝荆苓的号召力摆在这,全球亲妈粉无数,老妈说得对,自己可能又要发一笔小财了!

    封寒刚要听听音质如何,鹿幼溪的消息也发过来了,“知道啊,不过并不熟,我和端木奶奶的孙子更熟~”鹿幼溪如实道,并隐含着秀恩爱的意图。

    封寒摸着下巴,突然背后一凉,端木奶奶的孙子,不就是我吗!

    难道,她都知道啦?!

    ps:明天中午就要上架了,正在写上架感言,容我先哭一会儿,忒他鸟的感人了,简直闻者伤心,听者落泪~个屁啊!

    其实是在为明天的更新流泪,五更啊,可怎么写得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