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校报名人专访之封寒篇(2/3)
    李逸阳是从农村考上来的,在整体国力强盛的大夏国,他的家庭算是比较贫困的,从小吃不上喝不上,当然主要还是基因问题,以至于个子娇小,缺乏安全感。

    好在他学习争气,每次开学都是免除一切学杂费,而且醉心,拥有较高水平,他的初中老师曾对他予以高度评价,“你现在的素养,已经超过老师了,我都不知道能教你点什么了。”

    因为心中有傲气,李逸阳一路走来,和班里同学从来都是格格不入的,这样的学生,往往就容易沦为校园霸凌的对象,以前,包括刚刚的军训,他没少被班里同学欺负,而且不限男女,所以看到封寒这种块男,看到他活动手脚脖子就害怕。

    封寒还以为遇到了新型碰瓷手段了呢,当即后退两步,以示清白,“我可没碰着你!”

    李逸阳尬笑一声,“哦哦,那没事了,再见。”

    封寒奇怪地看着这个小个子,就为了问这个?莫名其妙嘛!

    等封寒进了教室,班里同学全都向他行注目礼,除了鹿幼溪。

    不少人在小声理论。

    “我还是觉得不信?就他!”

    “可是小溪都承认了,你敢质疑小溪!”

    “人家现在可是吴王面前的红人!”

    “牛什么啊,不就是一个小屁孩子嘛~”

    “听我爸说,那首词现在已经火到国外了,连米国人都知道了!”

    前班花陈晴是最热情主动的,“封寒,你就是那个写出鹊桥仙的封寒啊,之前干嘛都不承认~”

    “哈哈,我要是承认,你能信吗?”

    封寒完美示范了一句话把天聊死,接着云大川狗腿地跑过来,“封哥,你太牛掰了,我原本以为你是个粗人,没想到你竟然是个诗人!”

    “大川啊,我知道你是在夸我,但是听着真不舒服~”

    云大川不知姓名的同桌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这时任课老师走了进来,教室里因为封寒点起的热情顿时降温了,封寒小声对旁边的鹿幼溪道,“谢谢啊,帮我宣传!”

    鹿幼溪:“举手之劳~”

    封寒依然对鹿幼溪保持微笑,因为自己还有求于她。

    昨晚韩舞让他心很乱,也没问她爸和她爷爷奶奶是怎么回事儿,网上查不到,封寒能够求助的也就只有鹿幼溪这个圈内人了,看她和端木奶奶那么熟,总该知道点什么吧。

    然而下了课,封寒还没张嘴问,外面又涌进了一大批人,首当其冲的就是小朱佩琪,“封寒,我是校报的记者,能采访你吗!”

    封寒看了看她身后,“你们都是?”

    “我是校报记者,她们是你的崇拜者~”朱佩琪不屑道。

    封寒越过朱佩琪,和姑娘们打招呼,“诶呀,谢谢支持,谢谢支持,多不好意思啊,都没准备点瓜子糖果,咦,你们好像和看我游泳的是一批人吧~”封寒记忆里有那么一小撮女生,特别喜欢在泳池边上看着他流口水。

    “嗯,以前我喜欢你的身材,现在我爱你的才华!”其中一个长得较清秀的作为代表发言,其他人也都点头应和。

    封寒心中百味杂陈,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女粉丝了,此时,无数先烈的形象在他脑中亮起,吴一帆,皮几万,尼古拉斯赵四,许辉……

    等等,封寒,别飘!艹粉这种事碰不得啊!

    封寒稳住自己,“那什么,该上课上课,别耽误了学习,朱记者,你采访吧~”

    然而粉丝们不肯走,强烈求围观,看现场。

    朱佩琪大不敬地对鹿幼溪道,“这位同学,可以让一下座位吗?”

    班里一半男生都站了起来,怎么跟偶像说话呢!

    然而鹿幼溪要维持自己亲善的形象,怎么能不答应呢,“好啊,我去你们班坐会儿~”

    采访很复古,完全的文字访谈,好像校园名人几乎都有这一遭,比如大熊小鹿,即便没有鹊桥仙这事,以封寒在体育上的建树,也差不多该轮到他了。

    朱佩琪:请问封寒同学,我们都知道,在这新的一学期,你有几首诗词都在著名杂志上发表,对此,你怎么看?

    封寒:我平时都是坐着看,累的话,也会靠在床上看,但我不建议走着看,费眼。

    朱佩琪一怔,旁边的女粉们纷纷叫好,“封寒说得好!”“好可爱!”“我更喜欢看他游泳怎么办~”

    朱佩琪的问题都是早就准备好的,虽然封寒不按套路出牌,不过她还是如实记录了封寒的言论,这也算噱头了。

    “第二个问题,现在鹊桥仙里最后的两句诗已经在网上广泛传播,请问你创作这首词的时候有什么值得跟我们分享的故事吗?”

    “为了让你少写几个字,我决定说:没有。”

    这下子朱佩琪不满了,她提示道,“怎么可能没有,暑假的时候,你难道不是因为思念某个分别的人,因为见不到她的容颜,所以才在七夕那天灵感如泉涌,促成了一段七夕词的佳话?”

    说这话的时候,朱佩琪的脸是红的,呼吸也加重了,她表哥的鬼话她还信呢。

    天啊,她在代入什么!她的内心戏已经演到第几级了!

    封寒言辞肯定道:“这个真没有,我是看到《故事斋》有悬赏征文,被金钱打动了心,于是仓促间写了这样一首词,故事很不浪漫是吗,但是别忘了,写词的我是个很浪漫的人,这个请重点记录!”

    旁边的女粉丝们又开始双手捧心了,好率性,好不羁的封寒啊!太迷人了!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朱佩琪不太高兴,又问,“第三个问题,据说,你还曾在某儿童杂志发表短篇故事,是什么刺激你进行这样多元化的创作尝试呢?”

    这个问题封寒老老实实回答,“因为我家里有一个四岁大的妹妹,她爱听故事,我就给她编故事,顺便投稿赚点稿费,大概就是这样。”

    “哇,好有爱心!”“喜欢小朋友的男人不会是坏人!”“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哥哥就好了!”

    这些女人啊,封寒在考虑要不要给她们开工资了。

    “最后一个问题,”朱佩琪问,“除了已知的一首诗,三首词,还有网上流传的半句近水楼台先得月,你还有其他新作品吗?”

    “这个可以关注下个月的《萌芽》创刊号以及《书香》,答案在上面。”封寒随手做了波广告。

    朱佩琪激动道,“所以,你的稿子被萌芽收录了?!”

    她可是一直投,一直被退稿的,而且至今也没听说学校有谁的稿子被选中。

    封寒云山雾罩道,“到时候看了杂志自然知道。”

    这时鹿幼溪回来了,嘴里嘟囔着,“不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

    下一句还没说出口的鹿幼溪被封寒瞪了一眼,这个眼神的意思是:剧透死全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