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组队一起搞相声(1/3)
    对着电脑的封寒面色铁青,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愤怒,明明,明明自己也有女朋友的啊!

    后面施雅颂的喋喋不休,封寒没怎么听进去,他才不想知道韩舞跟那个外校男生有多么登对呢!还夫妻相,呸!

    施雅颂的对话戛然而止,应该是韩舞抢回了手机。

    封寒直接打电话过去,韩舞一边甩着施雅颂不可企及的长发,一边接电话,“喂,什么事啊?”

    “你,你是不是谈恋爱了?!”什么爷爷奶奶,什么父子隔阂,封寒早就不关心了。

    韩舞瞪了施雅颂一眼,走出寝室,“没有啊,你别听我同学胡说。”

    “那开着跑车的那个外校男生是什么情况?”封寒拿出父亲般的威严。

    这个施大嘴,韩舞无奈解释道,“那是我家的一个亲戚,还有,你管这么多干嘛,有事说事,没事我还要睡觉呢!”

    “真的是亲戚吗?叫什么?是什么亲戚?有亲戚证吗?”封寒四连问。

    韩舞受不了了,“你的问题有点多,我选择不回答,还有别的有营养的问题吗?”

    “我~”封寒颓了,她在京城,就算她心里有鬼,自己也实在鞭长莫及啊!

    “算了,没事了,你早点休息吧!”封寒有些气恼地挂了电话,感觉身为一个高二学生,实在蛋疼的可以,没法和女友亲密接触不说,也没法保护姐姐不受那些狂蜂浪蝶的骚扰!

    听着手机的嘟嘟声,韩舞喊了声糟糕,忘了问他有没有把照片给爸爸看!

    ……

    今天是周日,明天正常上学,封寒熊迪接上了鹿家姐妹,鹿幼溪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神色如常。

    路过报刊亭的时候,封寒停了一下,他看到新一期的《东扬文艺周刊》,封面上预告了,蔡蝶飞的新作《蓝风筝》将于下一期开始连载,周围还有几个初中生模样的女孩围着看着,蹦蹦跳跳,狂喜不已,看来蔡蝶飞在中学女生这个群体中还是有一些影响力的。

    不过文学类杂志市场这么大,不存在一个杂志销售火爆就把另一个挤兑死的情况,封寒对《萌芽》和老韩还是有信心的。

    到了学校,封寒首先去了一趟语文组办公室,他知道李妍老师在蹲守自己,与其让她堵,还不如自己送上门,争取一个宽大处理,祖老师现在不也活的好好的吗。

    其实这么多天过去了,李老师的气早消得差不多了,她一恨老公挖墙脚,二恨天才学生不愿意跟着自己,仅此而已。

    而封寒也够聪明,一进来就首先承认错误,说明之所以想转班,其实是想跟熊迪鹿皓歌这两个发小在一起,没想到被祖老师坑了,他要去的是竹班,结果却到了菊班。

    他这么一解释,顿时,所以的仇恨都转移到祖骁老师的头上了,不过他们是夫妻,顶多把零花钱扣没了,不至于伤筋动骨。

    话题说开了,李妍老师最后心平气和地问,“那你告诉老师,为什么之前不把自己的才华展示出来?为什么要藏拙呢?”

    封寒叹道:“李老师,藏拙,是因为我已经足够优秀了,锋芒太露不好,你看,我长跑非常厉害,游泳也是顶尖的,人又长的帅的掉渣渣,如果连文学都那么优秀,那让别的男生怎么想,让他们怎么活,我是一个善良的人,我得考虑别人的感受啊!”

    “好吧,不愿意说实话老师也不逼你,你回去上课吧。”李妍挥挥手。

    “那行,李老师再见,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的授业恩师,但却变成了我的师母,我该孝顺您还是会孝顺您的~”封寒告辞而去。

    出门的时候正好碰上郭老师。

    郭老师笑容满脸,肥腻的大脸宛如盛开的雏菊,“封寒同学,你这几天让我好找啊!”

    “郭老师,找我干啥?”

    “你听着嘿,”郭老师起了个范儿,“我请你吃蒸羊羔,蒸熊掌……”

    老郭这是让封寒检查他的练习情况呢,嚯,这语速,这节奏,标准啊!甚至已经超过了封寒的水平!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天赋异禀吧~

    封寒最后叫好道,“郭老师厉害,听了这个,我上午的课怕是听不进去了,已经有点饿了~”

    郭老师嘿嘿笑道,“那个,你除了这个报菜名,还有没有别的这种段子啊,我还想学~”

    这是要把自己文艺细胞榨干的节奏啊!

    有倒是有,不过在这里用不上,贯口分大贯儿和小贯儿,大贯儿一般上百句,最经典的有两大贯,一个自然就是《报菜名》,能和它媲美的只有《地理图》。

    所谓的不能用,就是指的这个《地理图》,世事变化,那个位面地理图里的地名大部分都不一样了,有的国家不存在了,或者换了别的马甲,韵脚都押不上了,最重要的是,一些国内地名限于政策,一旦念出来,就会变成*****。

    所以面对郭老师的强烈请求,封寒又教了一个谜语贯口,“什么上山吱扭扭,什么下山乱点头,什么有头无有尾,什么有尾无有头,什么有腿家中坐,什么没腿游卞州,赵州桥什么人修,玉石栏杆什么人留,什么人骑驴桥上走,什么人推车轧道沟,什么人扛刀桥上站,什么人勒马看春秋,什么人拉着什么人是哈哈笑,什么人拉着什么人是泪交流,什么人白,什么人黑,什么人胡子一大堆,什么圆圆在天边,什么圆圆在眼前,什么圆圆长街卖,什么圆圆道两边,什么开花节节高,什么开花毛着腰,什么开花无人见,什么开花一嘴毛,什么鸟穿青又穿白,什么鸟穿出皂靴来,什么鸟身披十样锦,什么鸟身披麻布口袋?……”(为了避免说我水,下面的谜底老佛就不说了,厚道吧~)

    封寒也是在图书馆里练了好久,才能顺着背下来,但远不如报菜名说的溜,不过这也足够让老郭目瞪口呆的了。

    他早早就打开了手机录音,待封寒一口气说完,老郭赞叹不已,“你这脑子是怎么想的啊,太厉害了,这都是你自己编的?”

    “是的啊,”封寒觍(tian)着脸道,“要不郭老师也帮帮我,我闲着无聊就爱想这种东西,不过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嘛~”

    “那我能帮什么呢?”郭老师认真了。

    封寒觉得地理图这么埋没了可惜,“郭老师,我还很有一个构思,这个构思叫地理图……”封寒大概讲了讲地理图这个超级大贯儿的说法,并先表明自己知识浅薄,没有走过万里路,知道的地名太少。

    老郭听了哈哈大笑,“这个我在行,每到寒暑假,郭老师我最喜欢的就是到处去旅游,我还考了导游证呢,这个我能编啊!”

    “那太好了,其实吧,我写的这些东西算是一种新型喜剧表演形式的基本功,就是磨练嘴皮子的,要是郭老师你真写成了,等到国庆文艺汇演的时候,咱俩可以搭档登台演出啊,本子我来写!”封寒诱惑道。

    还别说,老郭爱秀,这话算是说到他心坎里去了,“一言为定!”

    “几匹马都难追!”

    搞定了李老师和郭老师,封寒心里美滋滋,然而到了教室门口,又遇到一个小个子,真的很小的个子,离近了,封寒需要低头跟他说话。

    对方先开口,“你就是高二4班的封寒吧。”

    “是我。”

    “人们都说鹊桥仙是你写的,真的?”他问。

    “真的,怎么了?”封寒活动了一下有些累的颈椎,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响。

    “啊~!”对方吓了一跳,踉踉跄跄后退几步,“别打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