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是人性的扭曲,还是……
    “等一下!”

    为了安全起见,封寒把跟苏嬛的合影放到另一个文件里,这才递过手机,然后等着看老韩激动的表情。

    不过他好像激动的有点过头了,不是那种大吼大叫的激动,面上虽然平静,手却有些发抖,嘴角喏喏着什么。

    “叔,你咋了,看到偶像也不用这样吧?”

    “什么偶像啊?”梅凤巢凑过来,当她看到屏幕上的照片后,问封寒,“你怎么会有这张合影?”

    “看不出来吗?我自己拍的啊~”

    “谁让你拍的?”

    “小舞姐啊,她说这是她和叔叔的偶像,正好她在会稽做评委,就让我顺便求张合影,你是不知道,为了这张合影,我费了老鼻子劲儿了!”

    “对,我们可以证明!”姥奶为封寒摇旗。

    “你们知道啥啊,这是我……这是苏苏的奶奶!”梅凤巢点破道。

    苏苏的奶奶?那也就是韩舞的奶奶咯?封寒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韩士群又问,“她身体还好吧?”

    “挺硬朗的,腰板挺直,训起鹿幼溪跟训孙子似的~”封寒如实禀告。

    身边卷起一阵风,姥姥也来凑热闹,“来来来,我看看我们亲家长什么样,竟然不让我闺女进门!”

    姥姥明显有些气愤地抢走了手机,“哟,这,这不是那个演员吗,叫,叫什么来着?”她又递给孙兰,问她。

    “端木樱。”

    “对,端木樱,我看过她的电影啊!”

    “和只看过,几十年前,她还去过咱们龙城拍电影呢,和咱们住在一条街上~”奶奶补充道。

    封寒忙问,“妈,你怎么得罪这老太太了,干嘛不让你进门啊?”

    “大人的事小孩子别掺和!”梅凤巢瞪了儿子一眼。

    韩士群牵强地笑了笑,“和你妈没关系,是我和家里的关系出了问题,我和他们也有十多年没见了,好了,不说这些了,吃饭吧。”

    一个儿子,和父母能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十多年都没见,可是看到母亲的时候,还是会激动,还是会关心她的身体?

    这其中,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呢?

    封寒很好奇。

    恐怕也就苏苏这个没头脑的不好奇,餐桌上,她捧着两位姥姥做的凉皮吃的那叫一个欢,急得封寒狂喊,“给我留点,你这么大点吃多少是多啊!”

    苏苏盯着封寒和盆,“不给,我还要~”

    封寒抱着大碗,告诉苏苏,“你知不知道,吃西北的面食,最好的姿势是蹲在门口,就像我这样,特别香~”

    封寒打了个样儿,然后呼哧呼哧的,好像是比桌子上更香。

    苏苏中计,也和锅锅一样,捧着大碗,蹲在大门口,莫名地感觉自己好社会。

    然后封寒出其不意,“嘭”地关上了门,只留下门外的苏苏在风中凌乱,并想起那首歌“冷风不断的吹过~”

    接着封寒又快速把剩下的凉皮盛进自己碗里,这才把外面快要哭了的小苏苏放进来,又一通亲亲抱抱举高高,这才息了怒。

    其实他也是为了妹妹着想,这东西虽然美味,但太凉,吃那么多,怕小孩子稚嫩的肠胃承受不了。

    看着兄妹两个因为自己做的凉皮争夺,奶奶很有成就感,“跟妹妹抢什么,明天奶奶再给你做~”

    姥姥问,“明天不走啦?”

    奶奶哼道,“都怪你们小凤,这么大了,连个凉皮都学不会~”

    梅凤巢:“我不会做凉皮,但是我会开公司啊,对了老公,跟你说个事~”

    梅凤巢趁机坦白了她和儿子的想法,没想到韩士群竟然意外地很同意,“我就觉得你在我那里屈才了,这才是真正值得你施展的舞台啊!”

    梅凤巢沉吟道,“怎么感觉你是怕我在你公司碍事啊~”

    “没有,绝没有这种想法,只是群巢是做杂志的,这方面是我的强项,但你却不太懂行,你来了也只能给我打下手,委屈你的才华了。”韩士群笑嘻嘻道。

    “哼,这么说还算像样。”梅凤巢翻着白眼道。

    “对了,小寒,你准备给公司取个什么名字啊?”韩士群机智地转移了话题。

    封寒信心满满道,“无敌文化!”

    “无敌?这么嚣张?”

    封寒和苏苏站起来,当场飙歌,“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

    以苏苏的歌唱天赋,她只能在每句结尾的地方跟着混一句“寂寞”“孤单”“吹过”,其作用类似于凤凰传奇喊“哟”的那哥们儿。

    “歌是好歌,就是无敌这个名字太过外露,如果将来做大,容易给人以口舌,最重要的是,跟熊迪重名了~”

    “啊?”封寒一脸懵逼。

    “熊迪,字无敌,你不知道吗?”

    “熊无敌?”封寒绷不住笑出声,“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他竟然还有两个名字!”

    “你熊伯伯作风比较老派,买书都爱买竖版的,给儿子取个字算什么,”韩士群轻笑道,“取这样一个表字,也是因为大熊刚出生的时候太虚弱,无敌寄托了你熊伯伯对儿子活下去的期许。”

    “那该叫长生啊~这一会儿有迪,一会儿无敌的,熊伯伯真会玩儿,那我还是换个名吧,万一让小鹿知道我用她老公的名字做公司名,该吃醋了~”封寒咧嘴苦笑。

    “你刚才的歌里有一句是怎么唱的?独自在顶峰中?”韩士群思索道。

    “对啊,还有冷风不断的吹过呢。”

    “顶峰,顶峰你觉得怎么样?”

    “顶峰文化~”

    “对啊,霸气有了,而且还比较内敛。”韩士群自鸣得意道,感觉自己取名技能max~

    这个名字跟原位面的一家好莱坞电影公司撞名了,不过这不需要担心,他只需要关心,是否符合自己对公司的期许,是否喜欢这个名字的含义。

    “顶峰文化,就他了,我喜欢!”

    梅凤巢做了记录,“好,明天我就去找你鹿叔叔一起商量一下,今天散会!”

    ……

    当韩士群一个人在卧室加班的时候,梅凤巢钻了进来,打开她的手机,让韩士群看。

    “你把照片要过来啦?”韩士群惊喜道。

    “你自己肯定不好意思要吧,”梅凤巢坐在老韩身边,叹道,“小舞这么做,显然也是希望你能和她爷爷奶奶重归于好,也算那丫头用心良苦了,你真不打算带我们见见你的家人?苏苏可都四岁了,这还没见过爷爷奶奶呢~”

    “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这不是怕你见到,见到她尴尬嘛~”韩士群搂着妻子。

    “我脸皮厚你不知道啊,而且她是小舞的妈,我不会跟她急眼的,快过中秋了,要不你回一趟沪城,先探探路,毕竟爸妈年纪都不小了,你身为长子,应该把孝字放在首位,总不能全都指望你弟吧。”

    韩士群想了想,重重地点了点头,“那好吧~”

    ……

    封寒的房间里,他已经开始借助互联网查询老韩和他父母的故事了,可是收获并不多,毕竟端木老师不是流量明星,互联网又是近几年才快速发展的,网上关于她的新闻凤毛麟角,多是那些获奖的新闻旧闻。

    所以这事还得问韩舞,“小舞姐,你欺骗了我~”想一笑而过没门!

    “你小舞姐洗澡澡去了,你是她弟弟吗?干嘛不直接叫姐?”

    竟然是施雅颂接管了韩舞的手机。

    封寒:对,我是她弟弟,我们这边的习惯就是这么称呼,姐姐你是我姐的同学吧?

    施雅颂:对啊,我们睡上下铺,关系超级铁~

    “那,”封寒多嘴问了句,“你们学校有没有人追求我姐的?”

    “我们学校,没有啊!”

    封寒松了口气,然而施雅颂还没完,“不过外校有一个,开着跑车,长得超帅,你姐啊,已经沦陷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