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音缘(求推荐!)
    封寒在楼上看着老妈把两坛女儿红埋在后花园,苏苏懂事地用塑料小铲子帮忙填坑。

    正想着其中一坛属于韩舞,熊迪的电话来了,招呼他铁锅炖自己。

    “这就过去,正好,给你们从会稽带了点礼物。”

    到了熊家,先把在会稽买的状元红送给熊伯伯,这个可以等熊鹿考上大学之后再打开。

    两兄弟泡在锅里,水面上还飘着一个木质托盘,上面放着两杯熊爸泡的药酒,很补。

    两人一边泡澡,一边小酌,喝了酒的熊迪话多了些,“你不知道,现在学校里关于你的传言已经传开了!”

    “哦,都怎么说的?”

    “也没别的,就是把你和写鹊桥仙的封寒联系到一块了。”

    “他们怎么知道我就是那个封寒,我又没承认过,难道是祖老师出卖我的?”

    “你忘啦,你找的认证好友是谁~”熊迪提醒。

    封寒拍着脑门,“诶呀,大意了!”

    鹿幼溪帮他认证了嘤嘤名人,大家都能看得见,由此可以断定,此封寒就是彼封寒。

    “知道就知道吧,我的才华藏不住的,我可不像你,会藏拙~”封寒笑笑。

    两人正聊着,鹿皓歌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封子,昨天是你救了小溪!”

    “诶呀,举手之劳嘛,你就不用替她谢我了,她都已经鞠躬致谢了~”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小鹿摆摆手,“我听小溪说,你在会稽找了个女朋友啊?”

    “嘿,这个嘴上没把门的!”封寒承认了,“没错,有机会让你们看看,但是,千万别跟你们爸妈说,帮我保密~”

    虽然结婚的最低年龄是16岁,但熊鹿这种情况很少见,家长们的普遍观点还是,上大学之前不宜谈恋爱,高中学校也是这么规定的,毕竟大夏人口太多,竞争太激烈,上大学是很好的改变命运的机会,而恋爱,太分散精力。

    “诶呀,我肯定不会说的啊,那你告诉我,她是哪的人,多大了,听小溪说,长得特漂亮!你有她的照片吗?”小鹿问了大一串问题。

    有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女朋友,封寒也存了炫耀心理,“拿一下我的手机,里面有我们的合影!”

    然而鹿皓歌刚刚拿起手机,就看到她爸的来电,“喂,爸,封子他泡澡呢,呃,我的意思是说,他和大熊泡澡呢~”

    大熊封寒四目相视,好诡异的陈述。

    最后鹿皓歌把手机递给封寒,“我爸的,说是让你有空去事务所一趟。”

    封寒大概猜到是什么事了,果然,是蓝荆苓那边开始接触鹿叔叔了,“叔,那我现在就过去吧,我也不太懂。”

    挂了电话,封寒刚要起身,“我说人妻鹿,你能回避一下嘛,你老公还在这呢。”

    鹿皓歌撇着嘴走掉了。

    封寒试了试水温,还热着呢,于是建议,“要不我把小鹿叫过来,让她陪你泡?”

    熊迪眼前一亮,随即暗淡道,“算了,我爸还在家呢,而且这光天化日的,不合适~”

    “怂熊,你瞅瞅我,我和女朋友刚认识一天就摘掉了压在头上16年的处男帽子,这才是人生啊!”封寒吹着牛皮,扬长而去,只留下一脸不可思议的熊迪。

    熊迪:真的假的?!

    封寒:谁信睡傻~

    离开的时候,封寒被小鹿拦下了,“我还没看你女朋友呢!”

    “行行行,就这个~”封寒把手机递了过去,结果手滑,滑到了前一张照片。

    小鹿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噗嗤”笑出声,“你女朋友年纪有点大吧~”

    “也没大几岁啊,年纪大点知道疼人,你懂啥啊,你比大熊才大一天,根本不懂姐弟恋的精髓~”封寒嗤之以鼻。

    “可是,这也太大了点吧,”小鹿举着手机,“这都能当你奶奶了吧~”

    “啊?什么呀!”封寒接过手机,“错了,不是这个,后面的~”

    妈蛋,刚才看的竟然是他和端木樱老师的合影。

    “哇!”小鹿真的被惊艳到了,“好像小舞姐啊!”

    “哪里像了,发型,脸蛋,脾气,没一点相同的好吧~”

    “个子差不多嘛,”小鹿狡辩道,“感觉和小舞姐一样,都是那种个子高挑,脾气很好,气质如华,让人没压迫感的小姐姐类型啊~”

    封寒想了想,“你对苏嬛的描述完全正确,可是,你对韩舞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带着这个疑问,他来到了高鹿律师事务所。

    “你小子可以啊,以后如果需要打官司,一定找你鹿叔叔~”鹿为马一见面就笑呵呵。

    “鹿叔,你盼我点好行吗,没你这么拉生意的,”封寒坐下,又问,“蓝荆苓那边的合同呢?”

    “在这,如果你觉得没问题,就签了吧,我已经帮你看过了,非常优渥。”鹿为马全权代理,已经跟对方谈定了。

    翻了两页,封寒有点头疼,“这法律用语说的太绕了,您给我总结归纳一下吧。”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你提供词曲,吴王负责唱,包括录歌宣传这些事也是他来,到时候这首歌产生的收益五五分成,一般顶级的词曲作者加起来也就四成。”

    “可是这种简单的口水儿歌,又没有什么艺术含量,能有啥收益啊?”封寒不解。

    “诶,你可别小看儿歌,音缘网上,总销量第58名的歌曲就是一首经典儿歌,词曲演唱都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山村老师,他凭借这首歌在音缘网上赚了几百万,在大山里盖了两层楼的小学!”鹿为马举例道。

    封寒知道,音缘网是近几年随着互联网兴起而红火起来的全国最大电子音乐销售平台,一首歌的定价一般都是1龙钞,但因为有各种折扣、活动以及vip会员让利,所以一首歌平均下来也就五六角的样子,和实体音乐相比,算是相当便宜的。

    音缘网这种电子音乐平台的出现,极大地冲击了实体音乐的销量,降低了音乐人门槛,增加了原创音乐人的收入,也方便了音乐爱好者听歌,更是创造了不少一夜暴富的传奇,比如鹿叔说的那个山村老师。

    重视版权的时代,除了直接购买下载,手机彩铃也是一项重大收入,经过鹿为马的分析,以蓝荆苓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封寒没准能狠发一笔。

    那还有什么说的,“都在哪儿签啊,现在就签!”

    虽然不知道现在用太多钱干什么,不过有钱总比没钱好吧,这是穷人封寒的人生哲学。

    刚刚鹿叔虽然是在跟封寒开玩笑,不过封寒还真需要他这样一个律师出谋划策,毕竟自己现在名下也有不少作品了,将来肯定会越来越多,就比如葫芦兄弟,这也算不小的ip啊,自己该怎么系统的管理它们呢。

    鹿为马的建议是把这些作品挂在一个文化公司名下,让公司以商业产品的运作方式来把这些作品价值最大化,“你韩叔不是开了一家文化公司吗,找他啊!”

    “不要,他的公司名字太难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